后记

小说:黄昏涅槃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井泥 字数:4698

后记

九州大酒店是江城奢华餐饮酒楼,五楼聚宾厅包房内,超大圆餐桌围坐着十几位男男女女,他(她)是曾经隆祥股份公司部分股东。邀请这十几位吃年饭是曾经董事长肖波。

隆祥公司不经营以"僵尸“形式存十五年。俗话说“坐吃山空“,半年前终因拆迁补偿款发放完毕而作工商注销,彻底地完结具有百年老字号品牌商业企业,历经沧桑,没有战争中倒闭,没有动乱中关门,没有金融危机中败落,却经济顺猛发展大潮中,不能紧跟时代步伐而夭折。股东离心离德,贪图安逸与自私,加上没有有抱负、有凝聚力、团结领导核心是其消亡因素。徒让怀旧者为它唏嘘。虽然江城市志上依旧记载着它历史上辉煌,那也是江城历史文化。市博物馆展厅里依旧还能够看到曾经津津乐金字招牌。但现实中再也找不到它踪迹,这难不是历史文化传承缺失?

企业虽然不存,但多年工作中结下友情还是有,友情让这十几位男女同事直保持着密切联系和交往。

肖波房地产商那里当十几年分管财务付总经理。虽说工作辛苦,但经济收入却是相当可观,年薪是百多万,老板还给他配“宝马“座驾,可谓是顺风顺水,春风得意。每年招集旧时关系比较好同事聚餐,已形成惯例。

经典菜肴后,肖波端起酒杯:"来,来!各位,为今天团聚举杯!不管喝是酒还是饮料,杯子举起来碰下,热闹,热闹!“

“谢谢!谢谢!“

"感谢肖总给提供相聚机会。”

"谢谢!又让肖总破费。"

”谢谢!肖总。“

大伙都站起来,将手中酒杯伸得远远边回应边将酒杯相互碰得咣当响。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彼此祝福和相互敬酒声中,文借酒慨叹:"真是时光容易把抛,转眼之间隆祥公司,这百年老字号就再也没有。好各位有情有意,让觉得还有隆祥公司影子,依旧有着隆祥公司那份情感。"

"是啊,是啊!也有这种感觉。“汤梅赞同

吕钦有些挽惜地说:“这么好企业,又不是经营不善,却垮掉。如果不是内部瞎闹能垮吗?”

万强喝点酒后就想到那说到那:“就是程赖子和吴忠闹着要分钱,怕董、监事多拿份,闹得乱七八糟。闹去闹来自己又没有闹得什么好处,像傻子,其实他闹都是杨国庆、徐可富、朱天背后挑唆。还有程汉娥也不是他妈好东西。”

田斌加上句:"朱天、徐可富、杨国庆都不是阴坏。”

马芬听到朱天名字就想起件事,开口问:“你吗?朱天李颖二十多万。"

“是吗?怎么回事呢?"大伙都看着马芬。

马芬指指王萍"她清楚些。“

王萍接上话:"是李颖自己告诉,她说她想买房子,就叫朱天帮忙,朱天带她去看宏景佳园小区间房子,李颖觉得可以,朱天说要买就要先付二十万订金,李颖就给朱天这笔钱,让朱天代办。谁知李颖要正式办手续时候,朱天却说找不到卖房子,那是骗子,拿钱不知跑那去。”

:“那应该叫朱天赔钱。“

王萍看眼,笑:"他还赔钱?他说他也被骗,你找鬼赔。再说他关系,大家都很清楚,李颖把他当宝,离不开,哪里还敢翻脸?。”

:“朱天不是。改制后肖总让他下岗,他为报复就写材料告到税务局,说单位给职工发多钱,偷漏税款。害连补带罚交5万。

马芬:“他这样害单位,自己讨么好呢?”

:“有好处,好像是按10%给予举报进行奖励。”停顿下,继续:“但他骗李颖钱,真太可耻。李颖不知图什么?。这二十万算是见鬼。”

肖波:“找谁不行呢?为什么非要找朱天这样呢?"

:“是说不清楚,特别是陷入男女情感里面,发蠢时候,被哄得卖还会帮着数钱。"

田斌鄙视地说:"李颖,这婆娘就是贱,还有那梁莉,真是有点让搞不懂。”

王萍继续眉飞色舞地说:"还别说,到现这两婆娘还是照样为朱天争风吃醋。李颖就怕梁莉把朱天勾跑,所以拼命地哄他喜欢。"

肖波:“他老婆也不管下。“

“他老婆那管得,他老婆怕离婚不好看,做名义上夫妻就算,反正钱是往家里拿。“王萍答

田斌有些揶揄:“这是有本领,还有两为他‘吃醋’。高,高!”

"那是,那是。“有几位附和

“肖总,文经理,你两位呢?跟下咧。“魏敏笑着问

肖波忙开口:“别瞎说,那搞这些名堂呢?“

:"魏敏,别拿开心,来!喝酒,喝酒!"

企图把话题绕开,但魏敏却继续追问:“肖总是不给交真底,但文经理,你那位怎么样?还好吧?把照片给看看嘛!”

笑:"别拿开心,能怎么样呢?有情难成眷属,就这么耗着。看看,头发都耗白。”

隐私文本来是不想让别,可是当今社会就这样,你没有情会认为你没用,瞧不起你,所以文就没怎么意保密。

王萍:“文经理是高手,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惭愧,惭愧!“文应付,接着调侃:“唉!江湖飘,如今俗话是"情况有,不露是高手。各有各故事,只是版本不样而已。是吧?!”

姚艳:“文经理那位像片看过,长得蛮漂亮。”

笑笑:“来,来!喝酒。"

"好,”

“来,来!"大伙又次举杯相饮。

肖波见大伙开心,自己也觉得心里热乎,他用关心口吻问:"吕钦,现温泉渡假村做吗?干得怎么样?"

吕钦:“还行吧!"

万强忙赞偿:“他没有话说,刚提为付总経理,分管后勤,每月拿六千。"

吕钦:“还不是从电工开始,慢慢做起来

"哦!那很不错呀!好!好!”肖波赞许

:“还是女好,五十岁就退休,单位钱没有分完时候,又拿単位钱又拿国家钱,两头拿,真快活!只是,还得干到六十岁。"

田斌:“那是造孽,六十岁才退休,现五十多岁还得找事做,不容易啊!"

"你现不是跑运输吗?"肖波问

"运输谈不上,就是买辆依维柯,每天跑几趟货。不好做,每天怕警察拦车,拦就说你违章,罚二、三百。”

"只要能维持过生活就行。"文

"么办呢?只能这样。”

"万强还派出所搞联防?"汤梅问

"是每月拿二千块钱,他交社保和医保。"

"这样也不错,养活自己没问题。"文

"不知其他同事过得怎么样?”肖波継续关心地问

姚艳略微想下:"怎么说呢?单位关门后,混得比较好主要还是你,再就是刘红、宋岚和夏涛,都成有钱啦!“

王萍妒忌地说:“宋岚还单位当会计时候就推销《米妮贝》产品,缠着别买,搞都有些厌烦她。说是直销,其实就是传销。“

万强:“她现可以哟!是华中地区总都导,别墅都买,听说今年又要去美国。”

”到美国玩?”有问。

"不是,公司美国,成绩做得好,公司就召到总部进行奖励。”

肖波听后赞许地点点头,继续问:"那刘红是搞什么呢?夏涛是做箱包批发生意。"

汤梅忙应:“刘红,她做是医疗器械推销,向各医院推销她产品,是和别起开公司,蛮赚钱,现是奥迪车,还福顺丽园买百五十平米房子。”

肖波称赞:“是嘛?真没想到,刘红原来针织部做营业员,只知性比较强,没想到现做得这么好。宋岚是比较文静,没发现她也能搞销售,还蛮有能力哟。“他不禁感慨到:“当初真看不出来。"

张爱群:“唐顺祥已经到澳大利亚去,知吗?”

肖波:“哦!是移民吗?”

张爱群:“只知儿子拿绿卡,他好像还没有拿。”

田斌:“那也混得不错,”

有所感触地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都是被逼出来。当初下岗为生存,各显其能。夏涛是合同工,当时单位和他解除合同,他是不满,和闹得最凶。可现总是高兴地说,得亏当初把逼得没办法,只好去摆摊子做体户,要不然那来今天房子、车子。所以说,有时压力也是动力。“

肖波赞同:"是都是被逼出来。当初改制闹得那么乱,就觉得单位已经没有发展前途,四分五裂内斗最可怕。只能是另寻出路,要不然就荒废自己生。

:“但黄兴鸿就太可惜,他太本份、太老实。被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后,找工作直不顺,做时间不长,就被辞退。可能思想太压抑,结果得神经病。

肖波惊呀地:“是吗?"

王萍接着说:“是,他妹妹跟,去年还住

汤梅:“要是他继续单位做,肯定不会得神经病。"

肖波怕别疑心自己有责任忙说:“当时也不赞同解除合同工,没办法,是国资公司定只能执行,谁知他搞成这样呢?!太可惜!"

:"丛林法则,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必须适应社会发展和变革,要不然就要被淘汰。"

"那是,那是。"大家都表示赞同。

"程汉娥现怎么样?“肖波又问

王萍:”她不怎么样,还有点可怜。前年老公死,去年女婿也得病死,祖孙三代,'楊门女将。听说总麻将室打点小牌,再就带下外孙。“

:“怎么说呢?她算得上是女强。她不是后来帮女婿做生意赚钱吗?"

王萍"是,先帮女婿做生意赚钱,还赖上海金丝绒公司十多万货款。可后来也学着给客户赊货,这几千,那几千,赊,就收不回货款,被别不少帐,结果亏得生意做不下去,只好收手。“

姚艳:“三角债害死。”

张爱群:“上月碰到她,唉呀!老得蛮很。“

“唉!”文议论:“当初程汉娥以熟悉业务自居,仿佛是'生意精',用'公家'钱做生意还行,可是给自己做生意就不中用。还有那陈冬生,自诩为全区商业系统'三半业务精‘中,可现体户,也只能勉强混口饭吃。再就是杨国庆,都说他精得像‘猴子',可现呢?落得给刘红打工,仅做月,刘红就不要他,说他思想僵化,跟不上现营销思路。“

肖波分析“:用公家钱做生意,没有压力,搞对,就有骄傲资本;搞错,该公家买单。那像自己私做生意,心态完全是不

“对,肖总说得对"田斌称赞

万强:“做生意还是有套路,为什么有那会赚钱,有亏损呢?

肖波:“还是要有诚信,再就是心态定要好。。“

马芬":是做生意要靠自己真本事。”

对万强问:“你和赖子关系好,现他混得怎么样?"

"他能怎么样?还不是给别当马仔。去年还坐牢"

"哦!为什么呢?"

"他給赌场当‘钉子’(暗哨),还帮着‘放马’(放高利贷),那知赌场被警察冲。警察要抓开赌场,他老板叫他扛,他就扛。拘留十五天。后来老板給万块钱。"

田斌:"五十岁,还去坐牢,真划不来。当初他不晓得闹什么名堂?"

姚艳:“是呀!闹去闹来,闹得现连每社保、医保都得自己交。"

王萍:"没有工作,每千多块钱社保、医保还是蛮狠。"

"唉!啊!说不清白。“文接着转话题:"原来上班不觉得,现不上班太清闲日子难得打发,有时真觉得蛮无聊,只好每天打打牌,虚度时光

吕钦:”那你就做点什么嘛!”

:“唉!朋友,有啥事好做呢?特别像这样当过所谓“领导",别觉得不怎么样,可自己还放不下面子。先前没事干就炒股,没赚到钱反而亏将近十万。后来开出租车,那真是辛苦,天做十几小时,实累不得,就没有做。"

王萍:“当士司机还是可以老公跑士,月赚4、5千。肯定辛苦些,习惯还好。”

苦笑下:“体力活干少,吃不苦。算,打点小牌,混日子算

姚艳:“你反正有门面,又不愁吃穿,不做也行。”

:“说是有门面,其实不是,只能每年收点租子,维持基本生活开支。算,来,喝酒

。”

“好!”

"举杯,举杯!"

"干"

见大家放下杯子各自吃菜,文又打开话题:"喂!你知不知马劲已经死呀?“

大伙放下筷子,惊奇地看着文

"什么马劲死

"怎么会呢?

"什么时候呀?“

田斌惊奇地:“就是纺织部没有入股马劲?他怎么搞呢?

:“是,就是他。去年九月份事,他弟弟给电话,去悼念。”

"什么原因呢?他还只有五十几岁吧?”

“五十六岁。病死。“文详细谈起来:“他已经走,本不该说什么,但他确实有些犯糊涂。外面找那些低档'小姐‘鬼混,得淋病。得病后由于经济条件差,没有彻底治断根,引发肝肾都产生毛病,医生结论是肝肾衰竭导致死亡。可惜!死得太早。还有,他为节约钱,医保也没有交。这下掉得大,所有医疗费用全都自己付。”

汤梅:"真是可惜,死得太早。"

吕钦”:现看病太贵,得大病般工薪族根本受不。”

其他挽惜声中,张爱群叹口长气:"唉!你可怜马劲死得早,那尹建民死得还早呢,只有四十几岁呀!”

"什么?你说尹建民也死?!不可能吧?“文惊讶地问。大伙也都感到不可能。

张爱群"真,是真。这事那敢瞎说呢?“

"那怎么搞呢?他这年轻,是隆祥公司年龄最小吧?好像只有四十多岁?”肖波有些难以接受地问

张爱群:"是只有四十几。单位关门后他就步行街给卖化妆品老板打工,每天负责送货发货,还要做中饭。给体户打工,每月难得休息天,你说累不累,他还有时喝点小酒。那天中午他也喝酒,到下午三点多钟,就昏过去,别连忙将他送到医院,到医院就不行,说是脑溢血。"

:“都是算不到,黄泉路上无老少。只是他太年轻,真是可惜!”

大伙时陷入沉默。

肖波见状扭转话题:“来,来!快过年,咱还是开开心心吧!文,你快到退休年龄吧?"

"快年就可以办退休养老。”

马芬:“退休定要请客哟!"

“没有问题。到时候请你这些老同事、老朋友起聚下,热闹,热闹!"

“好,好!“

汤梅:“文经理是爽快。”

万强:"好快话!这酒就先定。"

”哈...哈......哈..."

肖波“:现是不是各举杯把自己酒喝完,然后咱去唱卡拉0K。“

"行,行!"

”就这样。“大家致赞同。

肖波:“来,举杯,为友谊,为各位身体健康,干!"

"友情长存,干杯!"

"干杯!"

"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