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周国篇7

小说:万里长宁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深夜狂奔鹿 字数:1993

海边夜幕总是会降临些,天际浮上片绯色红霞,空气中都可以听到远远风吹海浪声。

苏柒从午后吃了药就直睡到了此时,才恍恍而醒。

眸还未睁,胸口习惯性阵悸痛,她微微蹙眉,手指无意识抓紧了锦被,这阵悸痛片刻之后才缓缓褪

苏柒轻吐了口气,睁开了眸,坐起身

屋子里空荡荡,斜阳入窗,映着屋中昏暗片。苏柒下床起身,身子微微顿。

——“阿柒。”

恍惚瞬间她似乎听到了李暄声音。

动作身子猛然顿住,心跳在胸腔内加快,但她却再也没有听到。

此时屋门被从外推开,傅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抬眸到苏柒,脸上扬起了笑。

“宁姐姐,醒了,正好赶上了喝药时候。”

她说着,将承着药碗托盘放到了桌子上,疑惑歪了歪头。

“姐姐怎么了?”她笑着挥了挥手,“睡迷糊了?”

苏柒眨了眨,缓缓摇头,如往常般走上前,见药碗中黑漆漆药,心头顿。

“这药……是神医开?”

“对啊。”傅点头,苏柒抿唇捧起碗,似是轻叹

“我还要喝多久才能好呀?”

笑她——“快了,神医说再喝个月,应该就可以停了。”

苏柒点了点头,深吸口气喝了下,苦涩弥漫在口中,她皱眉向傅,掩唇说。

“我最近在医书,但手头没什么可参考东西,神医住在哪里吗?”

听,摇头——“神医住在府里,但是时常找不到她人,她房间是我在帮忙打理,姐姐需要什么我帮拿就可以。”

闻言苏柒想了想,没什么悸动目光落在傅纯洁无害眸中,只听她说。

“医书,或者些用过药方就行。”

顿了顿,没有立刻应下,只是着苏柒怔然了瞬间,复而犹豫

“宁姐姐,有没有觉得……”她小心翼翼注视着苏柒,措辞着缓缓而言。

和以前不样了?”

——“阿柒。”

耳畔又是声轻唤,苏柒闭了闭眸,没有理会。

她闭眸不语样子,以为是自己说话惹了她不快,连忙

“没问题,我现在就拿。”说着就端了空药碗走了出

她自然是没有到,身后苏柒着她目光微沉,显然是最近直出现这样幻听情况,使得苏柒内心有些烦躁,但她没有说,理所当然怀疑到药问题上。

不过利用傅,是她下意识行为。

许渊对她说句话没错——她不相信任何人。

觉得她变了,因为现在她样子,才是她褪伪装,本模样。

风风火火了神医房间,依言找了些医书和药方,再走回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暮色垂城。

下人正在廊上点灯,傅个没着,在傅书房门口和另个着急忙慌人撞了个正着。

她手中捧着医书和药方下子散落了地。

“哎呀!”傅叉腰怒瞪对方,“傅长清!急着投胎吗!”

着急往里走傅长清这才露出了和她八分相似面容,指着自己同样被碰掉扇子。

“讲点理,我东西也被撞掉了好不好。”

“我不管,捡。”傅

傅长清咬牙瞪她,傅更凶狠瞪回,片刻之后傅长清就败下了阵,认命蹲下身。

“成成成,我捡,这不讲毛病居然还能在商会里谈成生意,也不知对家怎么想……”

听了气不打,也顿了下,眯危险盯着自家哥哥——“说什么?”

被名字警告人立刻转了话锋,“哎这都拿什么啊?医书?药方?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了?”

“要管!”傅接过他手中翻医书和捡好药方,起身就要走。

“哎别走,这里还有张。”

傅长清说着,弯腰捡起落到张药方,正巧游廊灯被下人点亮,傅长清顿,眸微眯。

“这不是苏柒药方吗?”他说着,向傅

“跟说几次了不要再叫苏柒了。”傅也是顿,瞪他——“是我拿错了吧。”

话说着,她刚想上前将药方拿回,就听“吱呀”声,两人直在书房门前吵闹却不见动静书房门此时打开

沉着脸走了出

“大哥。”嚣张两人见傅立刻乖乖站好。

没说话,只抬脚走了两步,伸手。

傅长清立刻将苏柒药方放到了他手上——“大哥,她要自己药方做什么?”

“宁姐姐是想研读医书着……”傅刚想替苏柒辩解,但转念突然恍悟,苏柒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起医书?她迟疑向傅手中那张单薄纸。

“这药方……有什么问题吗?”

此时不知从哪回方厌漫步走了过,笑

“小姑娘家家,不用知那么多。”他深沉眸,顺势接过了傅手中东西,递到了傅手边。

“方厌哥哥。”傅见他瞬间眸微亮。

“长清,进。”傅句,转身进了书房,傅长清也跟着走了进

疑惑抬脚也想跟着进,却见方厌伸手拦在她面前,笑嘻嘻

“他们聊他们,哥哥带玩。”

话落,不由分说拉着傅走了出,抬手拎了个灯笼,是真带小朋友玩样子。

转而盏茶之后,傅只身从书房走了出路行至苏柒院子。

推开门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屋子里漆黑片,没有点开盏灯。

“阿宁?”没有应答。

但傅到床榻上个影子,动不动。

他抿唇,还是慢慢伸手将落地侍女灯点了起

烛火星星点点亮了起,照明了整个屋子。

苏柒坐在床榻上,怔怔望着他。

又唤了声“阿宁。”

片刻之后苏柒才有了反应——“傅?”

“是我。”

苏柒揉了揉睛,问怎么了?”

将手中傅替她拿医书和药方拿了过,放到了苏柒侧案上,

被方厌带出玩了,东西我帮她拿过。”

“哦……”苏柒还是直在揉睛,轻声——“多谢。”

顿了顿,弯腰她,语气难得柔和——“睛不舒服吗?”

闻言苏柒动作顿,抬眸他,片血红,忍不住想要伸手触碰她,手伸到半空,却听苏柒

“傅。”

“嗯?”

之后,出现了三次。”

此话出,傅瞳孔微缩,身子猛然顿住,只见苏柒仰起头不出情绪眸撞进他中。

“所以,是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