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东瀛第一刀

小说:神剑飞仙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绿江居士 字数:2291

“大师!”赶紧上前扶住脚步踉跄的了缘,他看的清楚,了缘刚刚分明躲过了那武士的大砍刀,但却被那刀气所伤。

此时群护卫兵丁奔向领头武士,那武士大喝声,子猛地转,大刀挥出,刀气四射飞出,那群护卫兵丁几声惨叫,全部滚落地上,招致命。

好快的刀,好狠的刀。这是的第印象。

“他,他就是东瀛第刀法大宗。”了缘惊骇道:“想到会是他,也只有他才能使出这般狠辣快绝的刀法。”

“想到你们中原人士,也知道我宗的大名,既然如此还敢坏我的好事。”宗的汉语发音比较准确,眼光与了缘二人。

站到了缘前,冷哼道:“什么东瀛第刀,老子才没听过呢!”

了缘神色紧张道:“你小子知天高地厚,这宗可是准宗师实力,除非方丈师兄亲来,否则没人是其对手。”

神色凛:“准宗师实力又如何,我们也能当待宰的羔羊。”

了缘深吸口气道:“我们起上,只要拖住他等待城内援兵到来即可。”

“哼,我可没空理你们了,等杀了高丽专使,在来收拾你们。”奔向车队前方最豪华的车马而

好,能让他得手!”了缘话音未落,已经飞,对着宗后背掌打

宗嘴角勾勒出阴险的笑意,忽地子急转,刀猛挥而出,直接瞄向的小臂砍。原来他根本没想要杀高丽专使,而是借机引对手攻来,好使用杀招毙之。也想宗突然转出刀,眼看大刀袭来,冷叱声,暗运长生境真气,斜反手掌击向刀刃处。

砰!

凶猛的刀气过后,子如断线风筝般跌落而下,直接撞翻周围的马车,滚落地上。整个手掌火辣辣疼痛,强大的刀气让五脏六腑气息滞,忍口血喷出。

宗也是愣,本想将小臂砍断,但从对方手心处传来股奇异真气,瞬间侵入自经脉,那道真气刚柔并济,柔将其刀力化解,使其挥刀动作慢了下来。刚则犹如大坝泄洪,磅礴之力冲击下内息乱,整个肺腑震荡,由小退了步。

虽然只是小小的动过,但却被了缘看在眼中,这小子竟然已经厉害到这种程度了。都能将准宗师实力都击的后退步。

整,冷冷说道:“竟然能躲开我的鬼切,有点意思。中原果然是藏龙卧虎。”

手下武士刚要上前杀了宗嚷嚷了几声东瀛话,众武士也在杀戮,架起受伤的同伴退到边。高丽使团死伤惨重,满地死尸,刺鼻的血腥气冲天。个穿着华丽衣服的中年男子正搂着两名女子瑟瑟发抖,想来这男子就是高丽使团的专使。他下躺着已经被刀两端负责护送的军官。此时场上安然而立的只有了缘人。剩下近百人的军队已经被全部屠戮干净。

宗也趁机杀高丽专使了,竟然直奔摔落的方向而,嘴角露出兴奋的笑意。

“呔!”了缘看在眼中,忙纵,凌空掌打

宗也正眼瞧了缘,单手持刀,向外挥,低喝道:“刀流•鬼泣!”

“嘭!”

劲气四射,了缘直觉手掌仿佛被无数针刺般,大惊之下收回手掌,此时整个小臂已是血污片。还没等反应过来,阵犹如来自地狱的死亡之气袭来,了缘忙双臂交叉胸前格挡。但是那股气浪实在太强,被击打退数步,整个手臂已经是流血止,口血喷出,半跪在地,没有在战之力。

“好强的刀气,愧是东瀛第刀法大。”了缘剧烈喘息着,心中悔恨已,早知道是宗,昨晚就应该动用城内的守军围剿,今日也就败涂地了。

宗将刀收回,慢慢走向。十步、九步、八步。眼瞅距离越来越近,忽地倒地的车厢翻转飞起,向宗砸

“嗨!”宗大刀挥斩,片火星划出,车厢被刀两断。此时掌打出。时机把握的很好,正好是在刀使出后,力尽之时。宗毕竟是准宗师实力,他脸上没有任何慌乱之色,只有沉着冷静,后退步,手中大刀猛地旋转,低呼道:“刀流•虎击!”

到对方还能这般冷静反击,要紧牙关,只有奋力搏,手掌翻,叠浪劲费力击出。

砰!

掌刀相交,暴起巨大的气爆之声,脚下踉跄后退六七步,整个衣袖都被绞碎,手背小臂全是细细的伤口,那凶猛的刀气差点将自己手臂斩断,半个子都陷入麻痹之中。

宗刚开始还是副冷静面,感觉手中传来的劲力,虽然凌厉但也过如此。可是接下来又道劲力涌来,那股冲击力穿透性更强让自己虎口微微震,还没等反应过来,最后道劲力终袭至,犹如滔滔巨浪般,带动刚才两道劲力猛推而入。整个手臂颤,接着内腹之中传来强烈阵痛,停使唤的后退两步,才将那股劲力压制住。

眼看宗竟然没有趁机攻击,反而被击退两步,众人的脸色都挂满了惊愕之色,了缘倒吸口凉气,仿佛首次认识般。

宗面无表情,深吸口气道:“对,你刚才打出的是这种劲力。”

次用的是内真气,现在用的是外门劲道,两种方法截然同,难怪让宗匪夷所思。舒展了下发麻的手臂,深吸口气道:“老子会的东西多了,你个倭奴又知道什么?”

宗面色黑道:“我喜欢听倭奴这个字眼,你信信我割掉你的舌头。”

暗地里调气恢复,嘴上拖延时间道:“我很好奇,你是喜欢倭这个字,还是奴这个字呢!”

“在我们东瀛,这两个字都是对人的侮辱。”宗冷冷说道。

正在此时,远处人马涌动,起码有上千骑兵急速奔来,正是淮安城派出的援军到了。众武士面色变,其中人嘀咕了两句。宗鼻子重重哼了声,双手紧握刀柄,忽然向高丽专使而。那专使吓得大叫声,眼看就要首异处。

就在宗动的同时,也动了,过他的目标是救人,而是奔向其他武士而宗眼睛余光直注视,见他竟然既救人也趁机攻击自己,而是选择攻击刚刚那跟自己说话的武士,忙低喝声,舍弃了高丽专使,刀劈

其实早就防备这宗,如果像刚才那样选择救人,势必还会像刚才那样被击落,定要反客为主,这赌所幸赌对了。在空中形扭动,使出云龙九现的极限法,凌空跃竟然避开宗的劈砍,回掌打

宗回刀斩,他以为会选择硬拼,但是却是虚晃招,凌空形又是纵,竟然用可思议的角度躲过了宗的刀势。正是云龙就现最高的法,龙翔九天。

虽然避过了宗的大刀,但却没有躲开那凶猛刀气,后背被狠狠挨了下,鲜血喷出,咬着牙坚持飞扑到刚刚说话那名武士旁,招擒拿将其抓住,左手狠狠扣住其脖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