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无措!鬼帝心思难猜

小说:每天都被反派夫君套路 类别:都市生活 作者:桃井绘海奈 字数:2122

长庸城北,竹林围绕间破庙外,水泄不通围满了

群唧唧喳喳,“里面居然坐着,也没了生气,不知是活是死。”

他这么说,周围都炸了。

“多久啦?要不要报官呐?”

“报什么官呐!这看就是个流浪汉,谁管这事儿啊,官府来了也是个铺盖卷走,扔个无山头……”

“这可不像流浪汉啊,穿得怪哩!”

围观后凑,四下悄声问:“喂,怎么啦?庙里面死啦?”

正在这时。

“让开。”这句声音不大,可是语气冰冷却让围观们浑身抖,纷纷转向身后,只见个面容极美少女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个长相俊逸年轻男子。

“这谁啊?”“……呦,不会是她家老者吧?”

缓步走进破庙,凝注着盘坐在个旧蒲团身影,先是怔,接着居然笑起来,颇为没心没肺:“你倒是选了个去处,不算太难找。”

与云珩认识这么久,他历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倏忽即来,倏忽即去。每回都是去寻他,这是第次这么容易被找到。

怀川小心观察着脸色,:“小姐,我们是不是来晚了……”

慕依旧笑着,走过去,将云珩只胳膊搭在自己肩,想将他带离这里。

可是仙之躯,千斤走得踉跄,怀川跟在后面着急:“小姐,我来吧!”

周围议论更甚,拎着菜篮子指指点点:“哎呦!看看,真是他们认识。”“哎!居然让老家兀自死在外头……”

霍然抬起眼眸,里面布满血丝,“滚。”

俱是惊,让开条路。

竹林之中,细雨偏栏,倚着那粗糙坟头,散慢地坐下,脚边把铁锹。

怀川跑回来,身被绵雨淋了个半透,递过来壶酒。

懒懒伸手接下,给自己启开。

“叮——”酒杯碰撞脆响,:“应景,下雨了。老仙。”

抿了口酒,:“原来我就说,给你讨个官做,我再去生死簿给你改个寿,想活多久活多久,不比现在恣意,现在倒,留下个破肉身得我给你埋……你就在这儿吧,天天闻着酒香喝不着,馋死你。”

“……那天,真该陪你把酒喝完。”

仰头饮而尽,看着这座歪歪扭扭小坟头,:“老仙,你知我挖坟无数,这是第次堆墓,堆得不。从此以后,我就不来看你了。”

随手她将酒壶扔,洋洋洒洒走了。

友羽化,她笑脸是如常。

可是幽都下谁都知,这天黄泉水汹涌如同沸腾般,也是从这天起,再也没嚷着去间那个小酒馆喝酒了。

站在慕阎殿门口,本该是百烛通明,可眼下殿门紧闭,里面漆黑。外面更是狼藉片。

怀川喉间动了动,小声嘀咕:“小姐,我们离开时候,鬼帝像……”

:“嗯,我知。”

推门而入,黑暗压抑得叫喘不过气。

个欣长影支颐侧坐,正漫不经心地摆弄着什么,忽然他手指停了,无声抬眸望向来,眸色晦暗犹如寒潭。

目光移到桌,只见他手边颗晶莹透亮珠子,正是她内丹。

她手指无意识缩紧,二对视却无言。

白亦乾起身,与擦肩而过,拽住他,:“等等,我想解释。”

白亦乾:“我听呢。”

大抵是明白今天自己此番举动不太合理,语气放软,“我位朋友,当时快不在了……我是着急去看他。”

“什么朋友?”

“相识十几载,共饮壶酒……”

白亦乾笑了下,“为了他连伤口都不顾,果然是很朋友。”他虽在笑,可是那双眸极冷。

白亦乾离开慕阎殿,不知去了何处,竟是夜未归。

坐了整宿,唤了个鬼差进来,面无表情:“找到鬼帝了吗?”

……!小再去!”那鬼差回了话忙不迭又跑了出去。

那鬼差心里叫苦不休:“昨天是那位,今天换这位,都是大脾气主儿,这慕阎殿差事真不做呐!”

忽然,门从外打开。来刚迈进殿内,挥手,殿门便紧紧地关

边走边问,“相公去哪了?”

白亦乾也悠悠转身,头歪歪偏:“出去转了转,看看能共饮壶酒朋友。”

顿在原地,脱口问:“……当真?”

白亦乾莞尔,“为何要撒谎?”

立在原地没动,双手垂在两侧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白亦乾却已经从她身边悠哉而过,走向床榻。

忽然,白亦乾身后出现只白皙手,朝他推,白亦乾全然未料到会遭到“袭击”,跌倒在榻欺身去,强硬地压着他肩膀,像只发狂小兽。

地下,能让酆都大帝这般,绝无仅

睫颤了颤,眼角发红,妖冶至极,她字说清清楚楚:“你怎么敢?”

白亦乾颤,沉默半响,才:“小媳妇都可以那样朋友,为什么我不可以?”

他声音听起来算冷静,松开了手,坐在他身边,“……云珩不是酒肉朋友,他帮我良多。”

白亦乾倒在旁边,语不发。

昨日画面清晰无比,白亦乾垂眸凝注她样子,微叹,心:“应该在等我歉吧?不过歉第句都该怎么说来着。对不起?不行不行,没诚意……”

摇摇头,首次服软试探失败,她自知愧疚,甚至昨天那般行径,些拂了他面。

“不羡仙”牌匾在灯火下闪闪发亮。

这正是阴德镇内气最旺场所——赌坊。

这里赌,酒,更间喜欢享乐,到了下面,兴趣照旧。

声鼎沸,灯烛辉煌,热闹得很……妖娆鬼女揽着赌客,看他在将桌牌骰摊,发出了羡慕嘘声。

这里不仅阴德镇内等待投胎居民,各妖王家小厮、鬼差,长相各异,却在这里,共坐桌,称兄

赌桌堆满金元宝,璀璨无比,也无数张木牌流动,那木牌数字都代表着阴德。阴德越多,投胎越。阴德镇每年都不少居民,靠着自己手气让自己投了个胎。

所以投胎真是个技术活。

本来赌客与美们都在赌海里杀得汗流浃背,没转头关注门口,可偏偏就喊了嗓子。

“喂,大来了!”

此语出,嬉笑声戛然而止,整个片鸦雀无声,赌客们慌忙下了桌,个个都贴着桌旁站。满脸汗,也不知是热是紧张

莺莺燕燕们更是安静立着,目光中满是惊慌。

环着手臂,漫不经心地正要往里走,突然赌坊内无数双眼睛齐齐望了过来,气氛沉闷得窒息,她只得挥挥手,“各位继续吧。”

这时,个穿着烟色官服女官,走了过来:“大久没来收保护费了!”

这女官是个出众。身段曼妙,细看去,轮廓柔和,眉眼扬,朱唇下偏左些个小痣,手里拿着长长烟管,缀着串骰子流苏,口中缓缓吐出白烟,这模样,不是赏善司辛夷,又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