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沉海遇险,鬼帝情动

小说:每天都被反派夫君套路 类别:都市生活 作者:桃井绘海奈 字数:2100

只觉周围的空气味,耳边也响着此起彼伏的尖叫与哀嚎声,几乎要把耳膜撕穿,看着红色海水里翻滚扑腾的煞种们,一个个长得令人作呕。

若有所思:“沉海真的能行?”

她又想起方才的事。

赌坊内,辛夷压低声音,:“听闻内,若有谁能挺过海的洗礼,所犯过错就会一笔勾销。”

半信半疑,:“我怎么没听说过。”

辛夷往后一靠,苦笑:“大人你要听过,可就怪了。过去你犯错后会歉吗?我猜你连歉第一句怎么开口!”

点点头,辛夷这话倒说对了。她天生闯祸精,每次事后能拿出百八十句“正经”借口逃脱问责。

真情实意的歉,还真没干过。

敲着桌面,揉揉眉心:“继续说……谁知我去过海了?难我沉完了贴个告示?”

辛夷拿着烟管吞云吐雾,:“大人,整个鬼帝的,谁去沉海他会吗?再说了,这法子我记得,就为鬼帝身边犯错的些鬼官们准备的。”

叹了一声:“辛夷你没去过修罗界,海一言难尽……”

辛夷:“我知!海里全煞嘛!所以沉勇气可嘉,但也能衬托出诚心啊!要怎么说这法子极端呢!”

“要我去试试?”

“还算了吧!大人,要我们再想想……”

又一阵凄厉的尖叫把重从思绪中拉了回。重立在白骨岸边,望着些苍白没有五官的白脸在水下蛰伏。

眸子一阖,咬着牙仰面落了下去。扑腾一声,海水没顶,寒意灌入四肢,重第一反应便:好冷。

捂住伤口,任由身体受控制的向下沉。

她想到了无数种可能出现的意外,但令她没想到的,一切修为与功力居然在这海里成了泡影,起作用。

好在琅劫从怀中飞出,在她身边飞速打了个转,搅动起无数气浪,将些意图靠近她的煞种,脑门贯穿。金光在水中乍现,附近断有黑色的涌流。

寻常的江河湖海有浮力,可海为了镇住数之尽的煞,却吸力,把所有东西吸到海底誓罢休的一样。

琅劫凌厉,飞速杀敌,可它杀一百只,却有一千只挨过,千万年积累下的煞种,根本杀完。

无数只惨白的爪子蓄势待发,妄想靠近,将她拉进更黑暗的深渊。

在闪躲中,头发在水中松散下,发丝萦绕在周围,如同墨水滴入水中被渲染开。

些东西似乎察觉到她身上有伤口,一只枯槁的爪子狠狠戳进她的后背,撕裂般的绞痛,重拧眉,痛吟出口。

可这一张口,霎时间水源源断地呛进胸腔,眼前的景象逐渐变暗开始出现双影,如同醉了一样。

虽然琅劫还在停击杀,但此时重却浑身上下暴露出弱点,一时间群狼扑肉,五六只干瘪的苍白手,扒满她的腿、腰、脖颈、肩,手腕,生生把她拖了下去!

如同一只坠落的蝴蝶,仰浮在水中,动弹得。眼里一片涣散,心中却格外清亮:“好像又要死一次了吧。”

忽然,琅劫再护主,而向水面冲去,重挣扎着想抬手去碰,却见金光越飞越远,直到见。

就在重意识模糊之际,“咚”的一声,琅劫再次扎进水中,如同一柄利箭急速向她飞,冲击出一激波。

而这次,它后面带了一个新的身影。

人毫犹豫的破水而入,他所带的压迫感,几乎要吞噬掉一切,重感觉自己身子的又下沉了一大截,可身上些惨白爪子却颤抖着退了下去。

忽然之间,广阔无边的海中,只剩她与人上下沉浮。

一片色中,这人像破晓的晨曦。

隔得近了,重先看到他左耳上的黑环耳玦,后辨别出张俊美绝伦的脸,眉宇间透着非凡的贵气,他的眸子摄人心魂的盯住她,白亦乾!

在他的迫视下,无助感才渐渐在身体里弥漫开

感觉自己被一只大手牵住,又一只手捞起她的腰,将她带起,接着便被用力揽进怀抱。

如同落水之人找到了浮舟,重抱着他的腰,力气一松,陷入黑暗。

……

寒意袭骨,重渐渐苏醒。迷蒙的睁开眸子,却迎上眼前一张近在咫尺的脸,可实在太近了,对方的睫毛根根分明,连呼吸……

正在此时,对方的眼眸乍然睁开,光泽流转,定定对上她的。白亦乾微一偏头,与她分离,重这才感觉唇上有些湿凉稣麻。

的唇瓣还微张着,她抿了抿,一脸懵懂地望了他许久。他额前几缕发荡在眉前,还有水珠沿着他的脸庞向下滑落,淌到了颀长的脖颈上。

虽然也浑身湿透却没有狼狈之感,反而更加的……

白亦乾一只胳膊撑在她耳边,满眼审视。重躲开目光,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被白亦乾压在满白骨的岸上。

对方良久才冷淡:“你跑到海里干什么?”

手脚如同灌铅,就像被无形的绳子捆在原地,此时她分清楚冻的还白亦乾弄的。好一会,她才嗫嚅:“……谢谢相公啊。”

话一脱口,她心里立刻反应过歉的吗?……怎么感觉他更生气了?

“谢?”白亦乾一挑眉,环顾四周,:“你该谢谢我。”

垂下眼帘,该说什么。

会说,白亦乾开口:“小媳妇,你听了什么海可以洗罪的故事。”

此时的重眸含水色,发丝湿漉漉的贴在她白皙的脸上,难得少了几分平时的野。

“我……”

白亦乾:“假的。进入海只有一个结果,死!如果非说海可以得到原谅宽恕,死的确可以获得原谅。”

脸色一变。的确,在海中任何本事使,如同会水的人被绑了一块巨石沉入水中,必死无疑!

他及时赶,刚刚的确会死……之后鬼死为煞,海里的些岂……

想起海里些铺天盖地的作呕东西,从头到脚透心凉。过听白亦乾的语气,好像十分笃定能洗罪,重微一颌首,问:“忏悔卷里为什么要写沉海这个法子呢?”

白亦乾眸子里阴沉一片,:“因为这法子我亲口说的。”

掌权这么久,无数背叛者为了乞求鬼帝原谅,而自愿到这里沉海,可从没有谁能活着出过。在白亦乾看,罪者可原谅,从世上消失就他们最好的赎罪方式。

白亦乾扯了扯湿淋淋的领口,声音低低的:“以后无论你犯了什么错我原谅你。要再随便跳河沉海,要以为鬼就会死。”

闻言,重一怔,:“嗯,相公说得对,找死也选这种,这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