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路过

小说:天殇灵歌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十月晨曦 字数:3049

灵玄陆,数百万年前“承蒙”灵魇两界族的战争,直接被切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下坠,被后人称为“玄界”:另一部分则稍微浮,然和玄界相隔极端遥远的距离,简单地,跨越的可能性不,除非......同样的这一部分被后人称为“灵界”。

令人浮想联翩的,灵界原来应该属于玄界的部分被另外一部分代替,那“洪荒流墟”!这一段极其险恶的区域,通常被灵界的人称为“流放地”,不用知道什么环境!相同的在玄界原来应该属于灵界的部分也被另外一部分代替,那“幽宸深渊”!这里被玄界的人称为“噬坑”,因为它如一个巨坑一样,深不见底且吞噬周围的一切。至于各自的秘密,或许人探索过,也或许没

至于什么原因引发这种可以切割一片陆的力量,传当年的灵魇战争中,灵玄陆的主宰者灵帝引发毁天灭地的世界天地力—天殇。可想知,那场战争多么的激烈!

“嘀嗒嘀嗒...”风鸣峡,地处玄界的玄州与北域的交界地带,这里连通东西两域以及玄州和北域的要塞,人称风鸣要塞。风鸣峡东西贯通,南北相连,可谓纯粹的“十字”要塞。玄州玄界的中心区域,其他四域分居四个方位。趣的,此时在凤鸣峡由西往东的道,一头白色的小毛驴正悠哉悠哉的走在其背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嘴里叼一根野草,躺在驴背,似

炽焰燃烧得通红的陆地,天空一片昏暗,持续不断的响阵阵雷鸣,天地间迸发一种紧张又浓重的气氛。“哥哥,哥哥......不会事的,你不会事的...”在通红的陆地,一位左眼金色瞳孔的青年怀里抱另一位气息萎靡却面带微笑的青年男子,令人惊奇的,怀里的男子却右眼紫瞳...

“哥哥...”江曜几声,随后猛地起身喘几口气,随后缓缓偏头看看周围,此时自己正身处两边都悬崖的一线天中,自己则倒坐在一头小毛驴背,这才扶一下头。“原来做梦啊!”

随后接扫视一下四周:倒许久没看到这片令人怀念的土地啊,不知老家伙否还好。江曜嘴角不禁微笑,接又继续仰天躺在小白驴背,随其不急不缓的步伐,渐渐告别四周的事物。

十字要塞南北道,一支由玄州来似去往北域的车队正缓缓前进,车队也颇具气势,四匹独角白马拉一架银白色马车,周围多名骑马的人围马车,显然他们都给护驾的,只这些人的马并不独角白马,较为普通的种类。显易见,非家族难已如此。马车右侧一根高高伫立的木杆,一面银白色旗正随风飘扬,其,一个颇为显眼的字“叶”也令路过的人唏嘘。

这不正北域十家族一的叶家吗,只谁也未曾想到,昔日一向不怎么面世的叶家,此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车队却下来,“小姐,前面凤鸣要塞,您看咱们否需要停留片刻,在此等待家族里的人。”车队前方,一位年近六旬的男人回头躬身对马车到,准确的对马车里坐的人到。

还没等马车里的人回答,“我看可不必,虽然这地方确实几个地痞流氓,几个不长眼的东西,我倒好奇我叶家的车,人想来看看。”刚才话的叔身旁,一位年龄稍低于叔的中年男人颇具信心的,同时也躬身看向马车。

“琛叔,依岐叔所言吧,此处离北域相去甚远,虽我们已告知家中,只这赶到这里恐怕还需一些时间。”马车里传出一段清纯的少女声。

”,被少女称为琛叔的男人虽面带犹豫,但既然小姐都发话,也缓缓的回过头看向十字要塞方向,其实自己担心的莫过于这里无法无天的几个山匪势力以及远离各域的要塞势力。因为此地过于偏远,四域以及玄州的管辖很难涉及到这些地方,从往往成为藏污纳垢以及龙蛇混杂的地带。不过叶岐的也道理,总不会人平白无故的来招惹叶家,毕竟这一种失理智的行为。随后招呼人马继续前进。

北域、北陵城、叶家

北域北陵城,这北域偏北的地带,正由北域十家族一的叶家所掌控。

聆月楼,可以叶家除其所依的雪横山脉外,最高的建筑,足足百千丈。其来历也颇令人感趣,因为修建这栋楼的原因,单纯只因为叶家的小姐喜欢在高的地方看远方的世界,当然其最感兴趣还看天的星星,至于原因嘛,或许一个少女出于对世界的好奇,或许......

此时,两个人正伫立在聆月楼。“妍缨啊,曦儿可消息?”身前的白发老者看远方问道,“家主放心,我已安排人前往,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老者身后,一位身淡蓝素装的成熟女性回到。

凤鸣要塞、秃鹫帮

此时在秃鹫帮的殿,一个长得颇为妖媚不知道女的人坐于主位下方左右两侧也许多人,看样子在商量什么事。

“二当家的,叶家这样明目张胆的从咱们秃鹫帮眼皮底下过,像看不起我秃鹫帮啊,咱们得给他点颜色看看啊!”右边一个长得虎头虎脑的壮汉对首座的妖媚人吼叫到。

左边一人不同意,“二当家的,我看此事不可为啊。当家的此时没在帮里,我们这样出手,这万一......。且北域叶家那我们知道的,这个趟子我们不能干啊!”此人秃鹫帮三当家,帮里人称智多星。因为此人点心思,这些年来秃鹫帮干的事可少不他的功劳。

,刚刚话的四当家些不愉悦,“老三,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没哥,二哥的话,难道二哥在你眼里一点分量没吗?更何况我早,叶家的老狗已经几十年没人见到,我可不觉得那老不死的东西还在世,算在世他又能翻起多浪!我堂堂秃鹫帮难不成用来当做摆设的吗?”这货的可咄咄逼人,别原来主座的妖媚货被他奉承得......。

还未等老三辩驳,首座的妖媚货发言。“老四理,既然叶家这么嚣张,我们怎能弱士气,不好今天捅他叶家一刀还可让我秃鹫帮名声作呢!”这货声音一出,讲真的,真的和他那面向十分般配,瞬间让人鸡皮疙瘩起一身。本来这货心里还虚的,可老三这么一,难道还能弱自己的名声不成!

“可......”老三还想争辩,显然已没机会,因为妖媚货已经率先走出去,也当作什么都没听见。随后壮汉也跟出去。

“前面的人,给,老,子,站,住!”时迟,那时快。秃鹫帮的这些货已把人给截住,此时在凤鸣峡的十字要塞中心,刚从玄州来叶家车队与秃鹫帮呈南北对峙势。秃鹫帮这边,立于前方的正秃鹫帮二当家妖媚货,不过刚才吼叫堵人的倒不这货,刚才那个壮汉,这货硬把后面几个字拖长,生怕别人听不到。

叶家这边,叶琛也皱起眉头,虽他们并不惧怕秃鹫帮的人,只对方的人实在太多,自家小姐又在这里,唯恐不小心伤小姐,那可自己怎么也承担不起的。“妖嗣,你莫不智?连我叶家的人都敢劫!”话的叶岐。还别,妖嗣这名,实和妖媚货绝配啊!真想不通难道这种事会莫名的贴合在一起。

妖媚男嘴角扬,“叶家算什么东西,叶老狗出来或许我还些许心悸,不过那老东西怕已不死透吧!”带嘲讽的含义,完还不忘笑几声。身后的一群人也不忘凑合。下一秒妖媚货瞬间脸色冰凉下来,“所以,今天你们不出点血,过不去的!”

身旁的壮汉瞬间补一刀,“留下所值钱的东西,你两老狗各废一条手臂,然后滚!”那叫个嚣张跋扈啊!

“呵呵呵”叶岐发出轻蔑的笑声,“凭你们几个?秃鹰那糟老头呢,莫不吧!难怪你们几个渣渣敢在此造次。”完正准备爆发灵力。

”妖嗣,你这‘要死’的节奏啊!”声音从后方马车传来,接一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女从马车里走下来。此刻保持片刻的沉默,因为在场的人都惊呆。所人都被少女的倾世容颜惊呆,当然叶家车队这边没这么夸张,纵然如此,也片刻呆滞。少女一身素白雪衣,举手投足间无不一道风景,这气场,那叫个强啊!

叶琛和同时躬身,“小姐”。少女向他俩点下头。

片刻后秃鹫帮的一群傻缺才收起那淫邪的目光,“我改变注意。”妖媚男这么一句。

叶岐偏过头,“怎么,刚才不还牛皮哄哄的,这?”

“这女的留下,其他人老子不想浪费时间,趁老子没改变注意前,赶紧滚!”

“你!”叶岐这脸可被打的点痛,随后身纯白的灵气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岐老狗,凭你魄灵境的实力,还再回去吃几年饭吧!”壮汉同样爆发出魄灵境的灵气,正准备迎叶岐来。

偏偏在这时,两方人马间,一头小白驴托一位少年不急不慌的走。偏偏这时停下来,伫立在两队人马间,形成一道颇为怪异的风景线。

“咦,怎么不走?”少年从驴背起来,这不江曜吗!然后他看一下四周。只见道道奇异的目光正盯自己。“不好意思啊,路过!”完,尴尬的笑笑,骑小白驴继续不急不缓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