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线番外:伴你入眠

小说:[文野]想殉情,但是要忍住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填星 字数:2644

我原以为搬工作地方后,生活会和之前很大同,但这似乎对我并什么影响,最起码在替太做饭这方面任何改变。

因为太办公室隔壁就是厨房。

说这是因为任首领沉迷于给小女孩做甜点,所以才特地在首领办公室隔壁弄个厨房。

但厨房摆设与之前一起和太生活房子一模一样,厨具也都是崭新。最关键是,就如曾经厨房一样,这里也用来做甜点工具。

一一检查过厨具后,我转头看向太也正看我,嘴角微弯,眼睛微眯,一如平日里时常挂笑,仔细观察却又同。

比起平日里毫无意义笑,这个笑容里似乎多些什么。

是恶,因此我难以分清。过既然是笑,就应该是在高兴吧。

这是好事,可惜我并能和一起笑。

做任何解释,我也需要解释。我知道,也必知道为何要说这种明显能够轻易拆穿谎言。我只需知道在踏入这个厨房时,今日一直伴随焦虑瞬间便散去少。

这就足够

“今天想吃什么?”

我一边问一边打开冰箱,出预料,冰箱里满满当当全被螃蟹占据,留分毫空隙。

“当首领也只这点好处。”太一眼冰箱里螃蟹,回答问题,“那就做蟹肉粥吧。”

“蟹肉粥吗?我知道。”我挑选一番,些艰难地拿出一只螃蟹,在熟悉地方翻出要用食材,开始晚饭准备。

如往常那样在厨房外等我,而是靠在厨房门边看我做饭。后背,我就算回头,也能清楚感觉视线。

当把食材切完装好,一切准备就绪时,我又听话。

“星,今天饭要做两人份。”

“嗯。”

两人份?太是因为吃午饭,所以打算在晚饭补吗?

过两人份话,食材就,我得再拿点才行。

晚饭时间,我端出两碗热腾腾蟹肉粥,放在太面前,自己则是坐旁边位置。

眼面前蟹肉粥,伸出手将其中一碗推给我。

我看面前蟹肉粥,内心满是疑惑,转念想起之前发生过事,下意识地猜测,这又是在喂猫吗?

似是看出想法,太摇头。

是喂猫,这是在试毒。”

“试毒?”

人在里面放毒吗?

“作为港黑首领,被暗杀可以说是每天日常。”太竖起食指解释道,“毒杀则是最常用方法之一。”

这样啊,很多人想让太死,但是应该死去时候。我们约好,等做完要做事情之后,我们会一起死。

所以我一定要保护好太能让其人伤害

过毒对星而言是,所以才说你是最合适护卫。”拿起勺子,舀一勺粥,在空中停顿片刻后送嘴边,还对我眨眨眼睛,“就这么说定,以后饭就都做两人份吧,星也要吃一份。”

“我知道。”

我一口吃掉嘴边蟹肉粥。

之前吃东西是因为必要,既然太现在需要人试毒,那我就会吃饭。

蟹肉一如曾经吃过那样美味,太说蟹肉是极致美味,果然是道理

对面低头喝粥,我突然意识这是我第一次和家人一起吃饭。

母亲会做饭给我,但却和我一起吃过饭,因为她能和我待在一起太久。

她能和那时我接触而受影响,这是奇迹。谁都知道这份奇迹会在何时被收回,那时,离我最近她会是立刻被我杀死。所以,她应该减少与我接触,我也认为这么做是正确

我品尝口中食物,学那样,细细咀嚼。

“蟹肉真是美味啊……”

心脏再次传来奇怪感受,眼睛也莫名些酸涩。

手里筷子掉在桌,我紧紧捂住胸口位置,想要把这突如其来奇怪感觉驱赶走,却丝毫起作用。

些难受。”我试图在记忆里寻找相同感觉,结果仍是一无所获。

,太说这是试毒,那我应该是中毒,所以才会这么难受。

“我是中毒吗?”

我将视线转移向太,询问意见。

半晌,才犹豫说道:“……错,你就是中毒。”

很少看见太犹豫,是因为什么而犹豫呢?过现在最重要是这个,我和太是一起吃饭,既然我中毒,那呢?

“太也会觉得难受吗?”我凑近太,仔细观察样子,好像什么同,“要叫医生吗?”

需要。”太偏头看向窗外,像是看什么特别风景,“应该只那份里面毒。”

这么说,我松一口气。既然这样,那就简单多

“深渊。”

阴影包围住我,眼前被黑暗遮蔽一瞬,又重回光明。

难受感觉消失,果然刚刚是中毒错。

夜晚悄然降临,帷幕拉下,彻底遮盖住最后一丝阳光。月光还来得及从窗户闯入,房间里先一步亮起灯光。

吃完饭后就开始工作,办公桌大堆文件,这应该就是首领工作吧。

我缩在沙发安静看一张一张翻看纸质文件,偶尔在面写些什么。而后随夜色渐深,太知何时趴在桌子,似乎是睡

这也奇怪,最近几天一直都睡过,虽然外表看出来,但确实已经很困

室内十分温暖,灯光也算刺眼,在太睡去后,翻动纸张细微声音也消失见。现在唯一会影响睡眠,就是姿势

趴在桌子,醒来之后会难受吧,但要换成别姿势一定会吵醒

正看犹豫时候,我注意眉头皱起来。表情仅是一点微小变化,但阴影已经攀肩膀。

时隔久,我又一次见最糟糕景象。若实质漆黑恶意包围,犹如盯将死之人乌鸦。

我立刻跳下沙发,跑身旁推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却又在桌子一会,才抬起头来。

透过宛若实质恶,我看眼神清醒,神情平静,似乎半点适。可我知道,又在哭

我看一会,对我张开双臂。其中意味,言自明。

我学之前抱住我那样,抱住,思考片刻后,又摸头发。

次也是这么做,应该错吧,是是还要说些什么……

“你做噩梦?”

实在想出合适话题,我只能明知故问。

这样反应,理所当然是做噩梦。我难以想象,究竟是怎样梦,才会带来如此之多恶。

在我还会每天睡觉时,只会梦同样景象。我身处于无光无声,宛如被深渊吞噬漆黑中,在明明应该什么也看情况看那些被深渊吞噬人。们每次都会安静地注视我,直至我醒来。

但这是噩梦,仅是我日常而已。

究竟做什么梦呢……

“啊,真是个糟糕梦。”太声音近在咫尺,就连隐藏极深疲惫也听十分清晰,“更糟糕是……醒来后才发现现实与梦境相差无几。”

对,是因为离得近,而是因为太隐藏。

“我会叫醒你。”我看背后被拉长影子,思索记忆里安慰人话,无果后只能直接说出自己内心想法,“无论是噩梦,还是现实,都会叫醒你。”

说话,抱手却又紧紧。

弥漫在眼前漆黑浓雾逐渐散开,我很清楚这只是我幻觉罢,恶无法看,只能被感觉。但太那份过于沉重恶,却能让我眼前出现幻觉。

在我思索这段时间里,眼前由恶形成黑雾已全部消散于无形。但它只是隐藏起来,我仍能感觉其存在。

恶稳定下来之后,太也松开我。接下来应该还要工作吧,我转身打算坐回沙发,但刚走出半步就停下

我回过头,看一只缠绷带手拉住手腕,顺那只手向看去,对一双无比熟悉鸢色眼睛。

知何时解下缠在脸绷带,笑意重回嘴角,但又与平时毫无意义笑容截然同。

此刻笑无比真实,必定是发自内心,但注视我眼神却像是在注视一场虚无缥缈梦。

“那就说定。”太眨犹如蒙一层迷雾鸢色眼睛,笑容像是孩童般天真灿烂,“一定要记得叫醒我啊。”

“嗯,一定会叫醒你。”

会让你孤独一人留在噩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