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久违的3K+)

小说:(名侦探柯南)这该死的交换人生游戏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冷CP教教主 字数:3185

“嗯对,今年我就不啦。”

“哎呀情况没新闻里说的那么严重,日本总体还是很安全的。”

“知道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嗯嗯,拜拜,替我亲下爸爸。”

挂断电话,重新调大电视的声音。

“日前东都线爆炸事件嫌犯山尾溪介现已被逮捕归案,据警方通报,此也是新潟县北之泽村水坝爆炸案的实施者,同时他还将面临抢劫杀等多项指控……”

“八年前山尾溪介就因为次车祸事故入狱……”

“所幸附近的滑雪场发生雪崩改变水流,水坝爆炸事件并没给北之泽村造成巨大损害……”

“……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最先发现嫌犯意图并予以阻止……”

黑羽斗端着盘草莓走过眼电视,然道:“么大阵仗,又是爆炸又是谋杀的,剧场版吧?”自从知道真相他对柯南稍加关注后就发现个主角真的是麻烦缠身走哪死哪,平均三天小案五天大案,被称句“死神小学生”真的不为过。

“大概是的,点印象。”颗草莓缩缩身子窝进他怀里,“我今年元旦不去德国,留在日本。”

她抬眼摆出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正好你也是,那么愿意收留下你的女朋友吗?”草莓汁残留在唇瓣上愈显娇艳。

黑羽斗假意为难地皱眉思索番,“既然你么请求,那我就勉勉强强的收留你吧,房租的话……”他低头轻啄下,“每天个吻好。”

“诶?更过、分的要求也不是不可以哦~”笑眯眯地掐下男友的腰,随及迅速变脸色,“个手感、个腰线也太绝……靠,绝交。”男友的腰比自己手感还好什么的,她感觉自己作为女性的自尊心严重受挫。

黑羽斗:???

“晚上是增上寺还是浅草寺?”黑羽斗从货架上拿下包薯片扔进购物车。

“增上寺吧,可以看东京塔的灯光秀吧。”顺手拿四瓶可乐,她今晚打算彻底放飞自我。

“行,帮我拿下布丁。”

艰难地挤过群抱着布丁他身边,“话说,你们日本的跨年的时候是不是要吃荞麦面啊,还御节料理什么的……”

“的确是样,所以要买材料做吗……”黑羽斗的脸上显出迟疑。

两个面面相觑许久,异口同声的说道:“直接买熟食吧。”

看着被灯光照射着显出诱光泽的肉制品,鼻尖萦绕着挥之不去的油脂香,拼命抑制着口水的分泌,“我们买完赶紧回去吧,啊我要牛肉粒!”

“土豆沙拉还是地瓜苹果沙拉?”

“地瓜苹果是什么黑暗组合啊喂!”

“天妇罗!给我两个天妇罗!”

“啊,那我也要两个好,我再去拿个盒子。”

斗,蛋卷你要不要~”

“要,你帮我再拿盒煎饺。”

“水果的话就橘子和草莓吧?”

么贵!”看着计价器上的四位数咽下“真特么资本主义”的咒骂,自我安慰过年就稍微破费点,顺便n次畅想回国好好吃礼拜水果大餐。

等两个采购完食物回黑羽宅后,时针已经指向七点。

“啊,都个时间点,我们准备下红白歌会马上要开始。”特别积极去拿盘子分盛食物。

“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兴奋,相比较元旦你们不是更重视春节吗?”黑羽斗难得看兴致,自入冬以她像是进入冬眠模式总是懒洋洋的。

把拧开可乐瓶,只听“刺啦”声,泛着气泡的棕褐色液体被倒入玻璃杯中,“的确是样,不过因为爸爸妈妈在德国的关系,他们只圣诞假才空,我们直是在个时候见面的……是我在日本第次跨年嘛,点兴奋。”

将二的食物满满摆桌,她看眼电视屏幕,“开始!”

随着音乐声响起,红白歌会拉开序幕。两个边吃着东拼西凑组成的御节料理,边听着歌手个个登台演唱。开始还算专心致志,后就开始刷起朋友圈点赞,最后直接开始看起国内某弹幕网站的跨年晚会。

“不看?”黑羽斗发现电视被冷落后凑过去看眼她的手机界面,密密麻麻的弹幕让他看不清底在放些什么。

“是我对红白歌会的期待值太高。”吐槽,“直都是唱歌也太没意思,而且我也不追星,就很无聊。”她调下弹幕的密集度,好歹能看清画面

“我也觉得很没意思,但是过年不放个总感觉缺少点什么……”黑羽斗看会儿发现个晚会比红白歌会意思多,伸手揽直接把怀里枕着肩窝起看。

“我懂,大概就和我对春晚的态度是样的,年比年难看,但是不看总觉得不对劲。”然地点点头,发丝划过他的脸颊,被他把揪住撩耳后。

“动漫歌曲串烧么?”黑羽斗听几首熟悉的歌曲。

看着满屏“爷青回”的弹幕,感叹道:“正常个歌曲串烧必定是柯南主题曲的,可惜。”

话音刚落萨克斯的鸣响奏起,听着耳熟得不能再耳熟的音乐,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屏幕里飞划过地各类弹幕。

,我的最爱!”

“名死神江户川!”

“我叫江户川,是名死神!”

“爷青回!!”

“我的童年阴影回……”

“所之处,必死亡!”

“死亡的终极意义!”

“……”

沉默地盯着那些弹幕,满脑子的吐槽时不知道该怎么说。黑羽斗完全绷不住扑克脸幸灾乐祸地笑倒在沙发上,“哈哈哈真该叫那小鬼看看个。”

个微信电话切进打断播放,大阪的室友们去环球影城参加跨年,在片喧闹声中向她提前恭贺新年乐。

“……那你们好好玩哦,新年乐。”

挂断电话,眼时间,“斗,我们也该出发。”

黑羽斗披上厚厚的外套,走过替他围上围巾。

“时间过得真,转眼都要过年。”她忽而叹口气,“年可以说是我生中最惊心动魄的时光。”还半年就要回国,她没半句话说出口。

“走吧。”黑羽斗拉住她的手,推开门时寒风迎面吹,显得掌心的温暖尤为烫握紧他的手步跟上。

“出发!”

虽然早心理准备,但是两还是被增上寺的海给惊,触目所及全是游客也本地住民,各种语言交织在起,汇聚对新年的期待。

真的太多。”黑羽斗紧紧拉着女友的手,生怕个不慎就被潮挤开。

“热门景点就是样,情况简直就像是五去爬长城。”两终于在个稍微开阔的地方停抚平衣服的褶皱,“本还想着逛逛集市,算。”

“马上要零点,我们直接去排队祈愿吧。”黑羽斗深吸口气,拉着她重新挤进潮里。

“你五元吗?”翻遍包包也没找之前放进去的硬币,“啊,找,不对,是十元。”

“……幸好我多,怎么?”突然间被拉着低头,他脸迷惑。

狠狠地揉揉他的头发,目光直警惕地投注在远方,“别说话,我看小兰,你可不能让她看。”她的话直接让边等得无聊的们脑补百集狗血大戏。

“日本是个村吧,怎么哪哪都能遇他们,今天不会出什么案子吧?”开始担心又会发生什么“年末凶杀案”之类的事件。

群脑补的狗血大戏开始往刑侦剧发展,不过很他们的心思就转移,倒计时的浪潮不断蔓延。

倒数至时,不远处的铃木塔灯光闪动,更新新的年份。增上寺的古钟被敲响,敦厚悠长的钟声在四周荡漾开去,声仿若敲在心上。

,新年乐。”

绚烂的光彩落在他的眸中,盛开片星辰。

她回望,“新年乐,斗。”

“你许什么愿?”

“变钱。”

黑羽斗噎下,“你也太……”

“成为富婆直是我的梦想着,”极其直白,“金钱美色缺不可。”轻佻地抬起他的下巴,“美色我已经,可不得朝着金钱看齐吗?”

未料想黑羽斗直接抱着她迅速调换位置,神情颇为无奈,“居然又遇他们。”

么块地方自然免不碰面。”小兰的呼喊也是点头疼。

“新,是新吗……诶,?”毛利兰追过顿时愣。

“好巧,新年乐,小兰,毛利叔叔,还柯、南。”意味深长地盯着某个正在疯狂使眼色的小鬼头。

毛利兰在灯下仔仔细细看过黑羽斗经过伪装的脸后不免些失望:“位是?”

“黑羽斗,我男友~怎么,你家新陪着你吗?哎要我说,样的男友还是分手吧!”不嫌事大地煽风点火,并得毛利小五郎的应和以及某小学生的死神视线。

“他才不是我男友!”毛利兰红着脸非常没说服力地反驳。

迟早的事。在心里默默说道。

“我们已经参拜完啦,那就先走啦!”拉着黑羽斗迅速挥别他们,生怕自己不小心被卷入什么事件里。

捧着在摊子上买的章鱼烧行走在东京街头,时不时能遇上匆匆前往神社初诣的行,为方便们前往神社寺庙参拜,所的交通都是彻夜运行的。二站在电车里摇摇晃晃,将近三点才回黑羽宅。

沙发上彻底放松下才感觉疲惫与倦意席卷而,不知不觉便睡过去。

!”

在推搡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被搬床上,“哈~怎么?”

黑羽斗指指窗外微亮的天空,“看日出。”

“对哦,要看日出……”动作迟缓地披上衣服走阳台上,清晨的空气透着冷意,没过多久她就清醒过

此时突然金灿撕裂黑幕挣脱而出,大片的橘光涂抹远方的天空,顺着云层流淌蔓延,化作耀眼的赤金落在屋檐之上。

忽觉腰间紧,腾空而起,下秒便身处高空,她叹气,“新年就不要给警方增加工作量吧。”

耳边传笑声,“就会儿。”

俯视着下方被晨曦染成金色的屋顶,她眯眯眼不再说话。

不时气流拂过,即使是冬天,但被阳光照耀着,似乎也暖和起

前方,天光大亮,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