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山峰如聚灵气横

小说:仙山月色寒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东小浩 字数:2818

远方峦如黛,静谧中又时而传出了阵阵的兽吼声,峰如聚,落落,不知飞鸟难以纵横,安知奇峰俊难登。

与楼兰早已离开了那片开满了花长满了草的美地,此时正在飞步上,一个跳跃便直上不知多少米,几个起落间已然到达了半上。

的伤势已然恢复完全,飞起来速度不减当初,但碍于楼兰的境界低微,这才放慢了脚步,不知不觉一直落在面的楼兰已然跟着尘到达了的身,并且开口道,“咱们来这做什么来着?还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放岳争那混蛋离开的原因呢?”

苦笑的道,“岳争那家伙,我当天体力灵力几乎在与老妖一战打得干干净净,完全就一个空壳,你我如何能敌?要不胡编滥造一番,怎会骗得了那傻小子犹犹豫豫的。”

楼兰美目微皱,宛如秋水波纹泛起,别又一番风味,吃惊的道,“你的?”

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当然了,我又不识,要不师傅叫什么天符圣手,恐怕我还真的江郎才尽,找不了突破口。”

楼兰实在好奇得紧,急忙催促的道,“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怎么忽悠过去的?骗得晕头转向的?”

脚步轻轻一点一块岩石上,又腾空而起,道,“此言差矣,这话嘛,半真半假,不能完全给我一棒子全部打死!”

话音一落,又在开口道,“事出因,我我在齐天学府图书馆里面看到的名人故事传记并非妄言,真铁臂泰这么一号人物,而且与天符圣手都老人的弟子,金钟节得其符箓修炼法,而这龙飞云得的练体煅魄术,二人都将幽老人的二门绝技发扬光大,当然们爱上同一个女人这个就我胡编滥造的了,接下来倒过了天符圣手的仇家躲在一个村子里,不得不逼迫金钟节屠村,但于此同时,金钟节在半路却收了一个弟子,上面未道出姓名,但我猜测这人便天生神力的岳争,至于龙飞云子我就不清楚了,上面没,应该不,当时我本来就来查其资料的,自然没闲工夫在上面耗着,自然舍弃,面的剧情便不得而知了,岳争自然不铁臂泰的儿子,因为那铁臂泰在二十年前便被我卫叔一剑给斩死了。哪来的儿子,这岳争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于我无恙。”

楼兰面紧随其,听着的娓娓道来,不得不惊叹的果敢与智谋,这随机应变的能力,非一日三秋所能够练就的。听到面又疑云一排,当即又问道,“也就金钟节与龙飞云本无怨恨?卫叔,很厉害吗?”

点了点头,回忆翻涌,犹记得小时候卫叔给所讲的江湖故事,便与这铁臂泰战斗的一事,那时候已然成名数年的剑圣卫阙也年少轻狂,一言不服便剑挑成名多年的铁臂泰龙飞云,哪一战甚恐怖,最年轻的卫阙略胜一筹,一剑斩了龙飞云,这事一直记得,因为这事,剑圣卫阙卫家庄被一夜间全部屠戮殆尽,一个不留,那一夜过,卫阙一夜白发。

面的事情卫阙并没告诉,一夜过,次日大雨滂沱,卫阙追查着凶手,一事未做的齐天旭却成了替罪羊,最被卫阙逼上通天塔,二人因此才了一战,打的昏天黑地。

转身看向楼兰,那衣女子眼睛净如秋水的望着,静待下文,便道,“面全瞎扯的,现在估计得知真相的岳争恐怕要气得吐血,逃走还留下都随,不过那心狠手辣的天符圣手恐怕留不得吧?”顿了顿,又道,“卫叔?的确个厉害的角色,以你就会知道了!”

楼兰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总算明白了那五大三粗的岳争被骗了,当即也喜不自胜,接着又嘟着小嘴捏着小粉拳,轻喝道,“等我出去,必要告发这师徒二人无耻的勾当,居然还要暗杀哥哥,简直就天大的胆子。”

两人谈话,一问一答,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然来到了上,摇了摇头的道,“恐怕难了,这岳争已成必死人,我不杀的师傅为了保全自身也必会将击杀,毕竟只死人才不会话,这样一来,就算你金枝玉叶金口一开,但死无对证也难以定罪,要知道单单金钟节一人的话,恐怕还不敢如此嚣张,面必然着一条大鱼,就不知道谁了?”

楼兰闻言,又一惊,接着问道,“那怎么办?就这样让们为所欲为吗?”

回答她的话,而转眼看向下,下,白云薄雾绕间,极目远眺,只绿树入眼帘,一览纵小,淡淡的道,“我也曾踏足巅,也曾跌落在深谷中,这两者都曾让我饱受折磨,也让我受益良多,事在人为,人定胜天,魔,来了再,两柄长剑立于天地间,我何尝惧过生死,唯独最怕离别罢了!”

楼兰闻言也不禁暗自神伤,这眼前的男子到底经历过什么,这以前的岁月到底如何度过而来,似乎这上将军的位置来不易,似乎这一切都做准备。她望着那少年的脸庞,少年稚嫩色已再看不出来,唯沧桑成熟,可那少年一笑,仿佛冬雪阳光,温暖和煦,又如春花入碧波,涟漪花香。这一笑,沧桑褪去,仿佛又做回了自己。

,只明白,背负着某种命运的,又怎能如此轻易的做回自己呢?

或许只立于真正的巅峰上的时候,自己才会宛如当初的少年一般吧!

又往向远方比这峰更高的脉,喃喃的道,“走吧,更远的路,更高的峰,更趣的人都在等着我们,何不去追逐,为何要原地踏步呢?”

楼兰闻言,又一怔,这眼前的男子起还来俨然一种少年老成,老气横秋的感觉,爹爹教育哥哥的感觉。她望着少年的背影,也不知如何话,迈着小步伐,紧随其,一言不发。

也不言语,仔细的思忖着渊九所的话,“白雾横,飞鸟难上,此大物,非妖即宝,这座灵气必然,实乃修炼圣地,自然宝物圣地,得裨益良多啊!”

以前不识渊九博识,恐怕也不会相信这等乱的胡话,如今却深信不疑,在上不断的琢磨,但却不见什么宝物。只树恒立,花烂漫,松涛阵阵袭来,实在看不出什么神异处,要不入了巅一股灵气疯狂涌来,还真不信渊九的鬼话。

楼兰紧跟其,也感受到了灵气的疯狂涌动,当即道,“这上的灵气竟然比我大齐的修炼室还要浓郁得多,应该座灵宝地。”

点了点头,道,”“你先顺便找个地方修炼起来,我去瞧瞧什么宝物类的。”

楼兰露出来些害怕的眼神,轻轻的道,“此处不会什么大妖物吧?”

完便一下跳到了的身,伸出灵动可爱的小脑袋从的胳肢窝处望向外面,一副怯生生的表情。

直接按住的脑袋,然道,“没什么妖物 应该宝物,你别浪费此处的灵气,赶紧修炼起来吧,我去寻找寻找。”

楼兰闻言一喜,又道,“你不修炼吗?若找不到,岂不浪费了时间?”

笑着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人自妙计!”

完转身就走,但的周围与此同时灵力开始涌动,看得楼兰一愣一愣的,这样也可以修炼?

运转《仙阙金章》灵力直接没入浑身的毛孔中,然瞬间被转化成灵力,开始流转周身,最到达丹田,这时陡然一惊,心中暗道一声,“糟了,耍帅过头了,这运转错功法了。”

只见丹田中小冰蚕吞吐灵力,刹那便觉得一阵寒意疯狂袭来,的身子陡然一僵,便成了一块冰雕,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咚的一声便倒地不起,楼兰闻声望来,看到这般模样当即问道,“哥哥,你没事吧?怎么变成冰块了?”

一个尴尬啊,脸上的火热差点把冰块给融化了,赶快停止功法的运转,这才破冰而出,苦笑的道,“练功些走火入魔,不过已然解决,不碍事,你就继续修炼吧,我走了。”

完,赶紧逃离案发现场,脚底抹油似的,一溜烟便不见了踪迹。回头看到走远了,这才开始运转剑道真解起来,吸收着周围的灵气,不断的淬炼自己的肉身,的目的很简单,那就炼成剑体,举手投足间都磅礴的剑势。这对剑道真解的最剖析,着实让受益良多啊!

沿着间走着,全身毛孔舒张,感受着微风拂过,灵气翻涌,全身一片清凉,丹田内一片暖洋洋的样子,不得不惊叹一声这里当真一个修炼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