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鼠妖(上)

小说:女娲神玉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美仁 字数:2332

时,米刚刚转过街角,就瞧见夜狼酒吧门口有一堆人在吆喝。

米将扒进人堆里,立即看到字:抱窜。

人类手执棍棒、托盘、扫帚,正劈盖脸乱打一通,被打的对象是一只圆滚滚的,此刻它正用两只胖乎乎的小爪捂在顶上,在人堆围成的片小空地上没苍蝇般乱窜。

相当的眼熟,米眨巴眨巴眼睛,出“打记”的悲剧主角胖得像一团肉球,连下巴都是圆的,真让人怀疑家伙是从米仓里养出来的,要怎么能么肥呢?

一身凌乱的毛显得它此刻是万分狼狈,几处秃毛的地方更是红肿一片,看样是遍体鳞伤,可金黄的毛在太阳下依旧闪着光泽。没错,正是崂山上的只华尔兹

如今的世道真是变,连也会旅游!居然从崂山千里迢迢跑到上海

嘿嘿,天堂有路你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本小姐正想养宠物,你倒送上门来!哼哼,看偶今日上演一出美人救的英雄剧!啊哈哈哈!(朝歌:我呸!米:谁能想象,一只三千年道行的妖竟沦落到种地步,最后还被人类关进仓里当宠物养!)

“依依,它跑,在边,在边!” 一侍者模样的瘦高细条黄发男人,紧张地攥住托盘叫嚷道。

“臭,死,我最恨!打,打死你!看你还敢敢跑到娘的脚底下!” 米瞥一眼,好恐怖的女孩!披散发满面狰狞,恶狠狠地挥舞着一把沾满菜叶的扫帚拼命追打,活脱脱一现代女魔当代苗翠花,真是有伤中国淑女的脸面。

“嘿,用脚踩!踩死它!”几围观的看客一面吆喝一面跺着脚四下围堵。

地上的金毛望着围成一圈的人群,眼睛里满是惊惶失措,已经缩成一团,圆滚滚的肚激烈地上下起伏,它现在一定在后悔自己为什么吃么胖吧?

好奇怪呀,它旁边明明有一下水道进口,却偏偏肯跳进去逃生,宁可在棍棒和扫帚下抱窜,难道它嫌下水道脏吗?

啊,一只喝咖啡,跳华尔兹,外加爱卫生的?我一定要把它装进笼里去!

米四下扫视一圈,果然看到街对面有一家宠物店,立刻以光速飞奔过去买一只养仓的笼,然后又以佛祖的速度跑回来。

“依依啊,用!”一位发髻高挽在脑后的女侍者从酒吧内闪出,将手中木棍递给翠花女魔

“救命,救命啊!它朝我里过来!”黄发男侍者高声叫道,连音调都变质,将托盘紧紧捂在胸前,躲到女侍者后面,“我最害怕。”

“北欧别怕!依依会赶走它的!”女侍者安慰道。

“空调姐闪开!”

女侍者应声后退一步,翠花女魔手持木棍闷劈下。

“等等!”刚刚赶回来准备宠物大计的米大惊失色,眼看自己的宠物小命保,一扎进去想阻挡。

正在地上乱转的金毛忽然顿住,扭身转向米,此时女魔的棍棒当劈下,小可爱躲闪及,只听“咚!”的一声,一棍结结实实砸在它身上。

可怕的女人!可怜的小可爱!米叹息着,自己的宠物大计泡汤

“啊——”被称作空调姐的女侍者尖叫一嗓,“它还没死!”听得米的胃都禁住抽搐一下。

果然,小可爱还站立着,只是胖嘟嘟的身躯左摇右晃,大约被打晕,正漫天飞星星的转圈——小家伙还真经打。

女魔冷声道:“娘就信打死你!” 作势举起木棍要来穷追猛打。

时候,小可爱停止摇晃,四肢朝天倒在地上,看样是昏过去

“555~,我可怜的小可爱啊!”米扑过去一副伤心欲绝的样,“谁让你到处乱跑的?就为一袋宠物粮逃出笼,弄成现在,你太让我伤心!”(朝歌翻米一白眼,彻底气死过去。)

“喔,一袋宠物粮引发的血案。小美女,是你养的宠物吗?”女侍者惊讶道。

女魔拿棍捅,见只金毛果然一动动,又狐疑地望米:“它是只宠物吗?”

“它当然是我的宠物啦!可是崂山的稀有仓品种!”米嚷嚷着,终究是有些心虚,做贼一般拎起昏迷的金毛肉球就塞进

宠物到手,米刚乐颠颠提起笼,女侍者优雅的语音飘过来,“我叫空调,真是抱歉,我还以为它是一只呢。”

米瞧眼笼里半死活的华尔兹,心道,废话,它是什么,难成是米

米转转眼珠,故意拉下脸来:“你们现在说什么都晚啦!谁知道我的小可爱还有没有命!请让让,我得赶紧送它去急救!” 话毕拔腿就溜。

米,米!”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一脸蛋粉嫩粉嫩的小男孩,一把扯住米的衣角,乌溜溜的眼睛显得很害羞。

“哇!好可爱的小男孩!是谁家的孩,怎么养的么可爱?”米摸摸他的,“咦,你怎么晓得我的名字?”

害羞的小男孩指米胸前的工作牌,上面姓名一栏写着大大的“米”两字。米冒出一滴冷汗,自己工作完毕居然忘摘牌。

“哟,小西瓜放学回来?”叫北欧的黄发瘦男凑过来,捏捏西瓜的小脸。

小西瓜仰起小脸蛋望着米:“米姐姐,宠物店在边,你走错方向。”

翠花女魔疑惑的眼神立刻射过来,米顿时感觉顶飘来一朵乌云,干笑道:“是啊,我真是急昏走错方向。”说完提着笼一溜烟跑掉。

小姐,您的宠物没什么大碍,只是暂时性昏迷,休息一下就好。”

“什么?你确信吗?”

“我绝对确信,我刚刚为它做全面检查。”宠物店的医师有些高兴地道。

我的神啊,是什么,居然么硬的骨?随便换哪一种一棍下来它早该一命呜呼的,象样昏过去也就算,可最起码也该有骨折吧?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

米歪着脑袋盯着笼里一动动的金毛,貌似养样的宠物有点让人恐怖,它的牙齿会会是钢齿,会会把笼咬断?还是买只钢夹夹住它的腿好,如果它醒来会跳华尔兹,还是赶紧拿它去喂猫,或者卖给广东,听说广东边的人最近流行吃猫肉,改吃,象样又肥又嫩又干净的大约可以卖好价钱。哼哼!

“哎哟!”米正盘算得兴高采烈,冷丁与人撞满怀,赶忙道,“对起!”

“人类……”

“啊?”米摸着自己的,瞧瞧眼前的陌生男,“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的神情有些古怪,张张嘴,讷讷地道:“,你手里的……”

米看一眼手里的笼,立时有些耐烦,他奶奶的,本小姐就是想养只吗?真是狗拿耗多管闲事:“我爱养什么就养什么,关你什么事?”

“等,等等……可以卖给我吗?”

“你说啥?你想买?”

男人局促地点米从到脚打量男人一番,穿着笔挺的西服,打着领带,手里提着一皮箱,人长的还错,就眯起眼,笑吟吟道:“您打算出多少钱?”

男人立刻高兴起来,指着笼道:“你想要多少都行,只要把它给我。”

米难以置信地瞪着西服男人:“多少钱都行?一百万你也买?”

“买!我马上给你钱!”男人慌忙去拉皮箱。

米怔住人神经,就是自己出现幻觉。仔细回想一下,从今早出门到现在,她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踩到过狗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