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的日子

小说:女娲神玉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美仁 字数:4081

向罗裳使劲一番苦后,罗美女的回复仍然只有四字:协商解决。

协商就协商,本小姐还就不信搞不定一只老鼠?惹火就把对门的阿姨请进来,看谁吵得过谁!哼哼,上海这方,向来只有男被女吵死的份!

带着威严肃杀之气进家门。

卧室里电脑游戏正上演得如火如荼,那键盘更是响得“噼里啪啦”急促而有节奏。

键盘上没有手指,却有一只金黄胖鼠扭着肥硕的身体键盘上跳舞,正四爪并用忙得不亦乐乎,小爪子敲打得有声有色,嘴里更是欢呼声不断,显然是非常满意自己的游戏进展。

世界真是妖怪也疯狂!

喜欢玩网游就算,但啥时候见过一只老鼠玩电脑游戏的?还玩得忘乎所以尽情尽兴?

突然一下子泄气,这是一只鼠妖,一只能窥测她心灵的鼠妖,她只要稍微动动坏主意这死胖子就会知道的。

某鼠完成整游戏时累得大汗淋漓,随爪拎起秦的手绢一角,使劲抹着鼠头上的汗:“太棒!简直太棒!以前只能悄悄旁边看着玩,现终于能亲身体验一回!哈哈!这感觉太美妙!”

一杯碧螺春慢慢啜饮:“法界对妖来往限制很严吗?”

“那是当然。”朝歌又抹抹鼠脸,“妖的接触被严格划分为三:第一,远远看见或者听见;第二,妖进入中间,但隐藏形迹不使,可以近距离观察;第三:直接与发生接触,比如对使用法术,或被、摸,甚至捉等等。与界的接触总共有三千条法典要遵守,其中有两千条都是属于第三接触的规定。”

的嘴角抽搐下,乖乖,两千多条!她要看何年何月才能找出她想要的?

“细则上虽然有这么多,其实那两千条都是围绕着女娲娘娘当年制定的铁律三条来要求的。”

“铁律三条?”秦的眼睛开始发光

“很久很久以前,上古大神女娲造出后,为妖界定下永久的铁律三条:

第一,妖不得伤害

第二,妖不得干涉界的因果报应;

第三,妖以原形之身现前时,不得使用任何法术或神通。

以上三条适用于保护没有法界修为的所有普通。女娲娘娘又亲自挑选当时修为最接近获得正果的十二大妖,册封为十二生肖,要它们轮流守护。” 朝歌皱皱眉,“为什么今天的意识里全是关于妖界条律的?”

心虚干笑道:“是么?只是很好奇而已。”这三条好象不能把它怎么样啊,真是让失望,看来自己除非一条一条去翻那些细则

朝歌越说越沉醉,挺挺胸脯,骄傲道:“们十二家族几万年来一直看守妖、魔、三界,防止妖和魔伤害。今年可是轮们家族来守护界!”突然语气一转,一副无比沮丧的样子,“真是不幸啊,居然会选择一白痴的做邻居!噢,这真是太失的身份!”长长口气。

“朝歌!”秦愤怒起来,“老鼠怎么可以对着用这种口气!居然当着的面唉声叹气!”

朝歌翻白眼:“啊呀,真是运气不济,估计这一生再也不会碰象样的!唉!”

“死胖子!”秦咬牙切齿道,“现们来谈谈的居住问题!”

这里,要每天给打扫卫生!”

“休想!”朝歌跳起来,两只小爪子挥舞着,“可是高贵的......”

“闭嘴!如果不打扫卫生,就休想做饭吃!”秦一眼朝歌,“可是会做很多点心哟,南瓜饼、玉烙、红薯汤......”

朝歌的口水都流出来:“扫!扫!”秦暗道,就知道喜欢吃甜食。自从这家伙住她家里,她储藏的甜食很快就少一半,不是这只馋鼠还能有谁?

朝歌期期艾艾道:“那不许骗要都做给吃!”

“没问题啦!”秦指响,接着道,“还有,的婴儿车一起睡客厅里,没有的允许,不许踏进的卧室!”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反正本小姐不喜欢!”

“是嘛?”朝歌不以为然撇撇嘴。

“还有,家又住又吃,必须得做出点贡献才行!得帮助提高修为,指导修行!”

“这简单,那以后要叫师父。”

“别做梦才不会叫一只老鼠为师父!”

太没礼貌!”

只是顺手帮忙而已!”

一鼠对峙片刻,秦威胁道:“要是不帮就不去夜狼酒吧!”

“好吧。”朝歌垂下鼠头,“可得听的话才行!”

“成交!”秦兴奋下朝歌的小胖爪。

“还有,们妖出入家时不能被其他发现,不许吵闹影响!”

“这简单,对法界的听觉能力封印就行。”朝歌满不抬起一只肉乎乎的小爪子,看也不看,直接伸出两指结成一封印手印朝向秦

瞧见那两指头的指尖闪烁一下,发出一点光芒飞向自己。接着就听朝歌懒洋洋道:“傻秦,现还能听吗?”

“梆!”秦朝歌一拳头:“废话!当然听得一清二楚!这只笨老鼠!”

朝歌摸摸头,楞楞望着秦,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呢?”又集中精力结出封印手印,对着秦射出一道光:“这次试着封印对法界的视觉能力。”

朝歌隐身成为一只透明的老鼠,飘眼前,挥挥它的小爪子:“看不吧?”

“啪!”秦一巴掌将朝歌从空中拍回桌上,“这就是的回答!”

朝歌蹲桌子上难以置信望着秦,又使狠劲对着秦不停封印起来,却是一次也不成功。直朝歌累得满头大汗,小肚子一鼓一鼓喘息着,坐桌子上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没用呢?这太不寻常!”

嘲笑道:“还三千年道行呢!真是一只没用的笨老鼠!”

朝歌跳起来:“敢嘲笑妖界可是法力超群出拔萃的杰出青年!以为天鼠家族会随随便便挑出一后辈来守护界吗?”

“是么?”秦故意咧着嘴嘲弄道,“一小小的封印都实行不啊,真是相当的令失望。唉,估计这辈子都不会碰一只象样的天鼠!”

“啊啊啊啊!秦居然敢这样说!”这下换成朝歌呲牙咧嘴抓狂

“哼!”秦双臂抱肩鼻孔仰天上。

朝歌自言自语道:“既然这样,只好封印的心灵。”一道黄光射向秦的胸口。

“什么?要干什么?”秦一跳,“什么叫封印心灵?”

“这果然有用。看来他不拒绝这。”朝歌低头轻声道。

“鼠胖子,嘟哝什么?”

朝歌累得仰躺桌上,自顾自道:“这法术会把脆弱的心灵包裹起来,过滤掉对法界的心理活动,除之外,其它的妖怪或鬼魂都不会感应想什么。”

才脆弱呢!”

朝歌已经懒得睁开眼睛:“被封印后,即使看见法界,只要装作什么也没看,他们就不会发现不是普通。”

“哦?这主意倒不错。”

“是啊。”朝歌伸展下四肢,“这样出去法界也不会知道是的邻居,免得丢的脸。”

“臭老鼠!”

爆发前,那只圆滚滚的金黄毛球已从她眼前瞬间消失,转移它的婴儿车床去睡大觉

就这样,与鼠的共同生活开始

依旧过着上班族的日子,晚上回家时总能看鼠胖子,有时它婴儿车里睡觉,有时蹲沙发上有滋有味看电视。月圆的晚上,它就舒舒服服阳台上赏月,当然,这时候要为它准备好一袋烤花生和一杯卡布奇诺咖啡。

兴致高的时候,这只老鼠会戴上耳机,一面听着秦的随身听,一面月光下扭着胖胖的身躯优雅舞着华尔兹。

也乐得欣赏一只老鼠的舞蹈,会特意搬张椅子阳台上和朝歌一起赏月,有时也会带着它跑楼顶去进行这项活动。

的日常工作是临床监查,上海荣华医院急诊科是秦的客户之一。

这是秦有天眼能力后第一次来这里。

以前这家医院的时候,只是感觉这科室很忙碌。现一眼看过去,整楼层都是拥挤不堪,除和家属,楼道上大厅里处都站着鬼魂,有的看起来死很久,却仍旧迷茫这里游荡,貌似阳世有什么未之事不愿离开。一些新死的灵魂则跟医生护士的后面跑来跑去,不停诉说着自己的症状,希望那些能回过头来给它们一回答,看起来它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更令惊奇的是,有些灵魂看起来还没死去,可能是因为睡觉或者昏迷才飘出身体,它们很轻很淡也比较胆小,一点点惊吓就消失,估计是回身体里去

只当什么也没看,小心绕开每一鬼魂,径直走进医生办公室开始自己的工作。

资料查一半的时候,秦背后有一股深深的寒意。秦回头看看,是谭医生。就谭医生走面前的半秒钟之内,秦的鼻腔非常明显由通畅变为堵塞,于是,秦当场感冒

而谭医生是重感冒,即将8月的大热天里,他的鼻音非常重,声音都是嗡嗡的。秦一眼,他身后跟一长串的冤亲债主,站满一屋子。

所谓冤亲债主,就是前世今生结下的冤家或亲

谭医生的身后有好几,秦猜是他前世的亲,另有一条蛇的魂魄正凶狠瞪着谭医生,用脚指头想都可以猜,这条蛇的死可能跟谭医生有关。还有两鬼魂一左一右拉扯着谭医生,一道:“谭医生,让医院再住几天吧。”另一道:“医生,老觉得胸口不舒服啊!”他们焦急扯着谭医生的胳膊,继续着他们阳间时的要求。

谭医生的袖子挽得高高的,毕竟这天太热。他一边询问着秦核查的情况,一面无意识不停搓着胳膊裸露的方,那里正是被鬼魂拉扯的部位。

而满屋的寒气是从一只身形清晰颜色不白不灰的鬼魂身上散发的。秦它一眼,随即移开目光。那只鬼魂却似乎对秦产生兴趣,直接走背后,秦立刻觉得脊背发凉,下意识缩脖子。

那鬼魂将脸伸和谭医生之间,对着秦眨眨眼睛,见秦无动于衷,它又朝秦口气,秦当场打喷嚏,那只鬼魂哈哈大笑着扮鬼脸走

它走之后秦这才长舒一口气,房间里立时暖和许多。谭医生笑道:“小也感冒?”

苦笑,还不是拜所赐?不过,她的鼻子立刻好多

“谭老师,您有看过藏经没?”

藏经是啥书?谁写的啊?”

“是佛经。”

“哟,小还读佛经呢?”

“嘻嘻!当故事书看呗,里面很多故事,看一看也长见识嘛!”

“那下次也带本过来给看看吧。”

“好,一定带的!”秦狡颉笑,藏经对超度冤亲债主很有好处,希望能帮他。

晚上没有见朝歌,不知道它跑哪里去。便发短信去问罗裳,罗裳回复说,现已进入农历七月,而七月是鬼月,下面府会给鬼魂放假,让它们阳间去探亲访友,这只寒气大的鬼魂一定是刚从狱里出来的。

突然发现,自己回家里看空荡荡的屋子有些不习惯

虽然那只臭老鼠的时候,他俩除吵架就是拌嘴,要不就是互相嘲讽,但家里热热闹闹很有气氛。现剩她一的时候,她还真有点挂念那只老鼠会去什么方。

朝歌那样的妖怪大约也是少见的,它居然喜欢让秦带着它逛街。

有时候它老老实实蹲的包里,伸出半脑袋看街景,有时干脆就隐身与秦并肩走马路上,结果经常走着走着秦就发现朝歌不见,不是被某高跟鞋给一脚踢得远远的,就是只顾躲的脚而忘看马路,一辆车刷从朝歌身上驶过,秦都怀疑这只老鼠还有没有小命。不过,最后那只胖乎乎的小家伙总是捂着耳朵从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继续逛街。

有漂亮的名车驶过,会双眼冒星星议论半天,这时候朝歌就很不以为然撇着嘴挖苦道:“就慢慢羡慕吧!知道为什么这辈子只能看着别开好车穿名牌吗?前世因,今生果,莫道因果无见,远儿孙近身!家上辈子积阴德所以这辈子要享福,上辈子就没做过什么好事,所以今世就只是受苦的命!只能干看着有钱眼馋,然后就使劲嫉妒使劲羡慕无限痛苦吧!啥叫报应?这就是报应!哈哈哈!”

于是,秦每感兴趣一次,朝歌就冷嘲热讽一次,将秦的热情浇冰凉透彻。最后,即使有顶级的名车经过,就算是英国皇家跑车里坐着哈里王子驶过,秦的眼皮也不会再抬一抬。

这些日子里,秦逛街外,还有一项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被朝歌逼着去夜狼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