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鼠妖(下)

小说:女娲神玉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美仁 字数:2507

“喂,等等!还没说要卖给呢。”秦米警惕道。

那男立时慌了:“嫌少吗?没关系,想要多少钱都有。”说完向后挥了挥手。立刻,行道上头攒动,一眼望过去,只见乌压压的头一直排街尾,拎着各式各样的包包正向里跑过:“买那只生物!”

秦米倒抽一口冷气,亲娘啊,要不就捡了无价的珍宝,要不就今天都疯了!

秦米将笼子紧紧抱进怀里,扭头就逃,后面一群紧紧追赶。前行的路上,不时有揪住她的衣角:“小姐,把手上的东西卖给吧。”那些似乎并没有很用力,秦米稍一挣扎就挣脱了他们的手臂,然后继续拼命跑。

终于铁口了!秦米倏站住,回过身

那群也随着停下,站在距离秦米三米开外的方,一脸诚恳举着包:“小姐,卖给们吧。”

“城管,城管!里有摆小摊卖东西!”秦米扯着嗓子使了劲喊,她知道铁站口经常有城管巡视的。

“谁呀?谁么大胆?”一城管应声从围观的路中走出,高昂着不可一世的圆脑袋,一双小眼曳斜着所有,恶狠狠叫道。

秦米手一指:“就他们!看,他们手里都提着包,里面装着他们刚收起摊货,一直追着跑,要强卖东西!”

那群沉默了,互相对望一眼,“哄”一声拔腿就四散而逃。

嘿嘿,果然还城管最厉害,如果美国总统将中国所有的城管都拉伊拉克和阿富汗去,保证要不了一年,不但所有的恐怖分子全部清光光,恐怕就连想在街头找听说过本.拉登的都难。

城管火了:“还敢跑?看老子打断们的腿!”一步窜上去扯住一跑得慢的老年妇女,“嘶啦”一声拉开了大提包,立刻几十捆红灿灿的民币百圆大钞散在上。

秦米见势不妙,转身跑下铁口,身后传城管与那妇女震耳欲聋的吵架声:“说!抢银行的?”

终于家了。

秦米将笼子放上,便疲惫去拥抱她的床。

什么老鼠呢?难道稀有的宠物品种?那些肯花高价买它,而且追在屁股后面买,直进门前还有不停询问只老鼠的价钱呢,真恐怖!

“吱吱。”

有动静!秦米立刻以比佛祖还快的速度冲笼子前。果然,那只金毛鼠正摇摇晃晃站起,看自己在笼子里似乎让它很吃惊,再看秦米时它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

秦米得意洋洋笑着,拨了一下笼子里那给仓鼠用的玩具转球:“样的老鼠可真少见,或者说只仓鼠?就算仓鼠,应该也仓鼠的亲戚吧?既然亲戚,爱肯定差不多。仓鼠最喜欢的玩具,应该也会喜欢的。从今往后,的主的宠物,的名字叫……旺财!”不对,旺财狗的名字耶,秦米冒了一滴冷汗,干咳一声,“那,旺财名字还不错的,再给外号叫鼠胖胖了!”

“旺财”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了望玩具转球,又瞪着秦米,貌似快哭了。秦米感觉它那神情变化了几次,从迷茫无奈再哭笑不得。

一只臭老鼠竟然敢以种表情对!真过分!

秦米凑近了,抿起双唇,皮笑肉不笑道:“管什么鼠,所有的过往都已成为历史,从今天起,本小姐要让生,啊不,鼠生,翻开新的历史篇章!如果不乖乖就把送给对门的阿姨去喂猫,要不,哼哼,就卖广州的餐馆里去当下酒菜!现在可有很多喜欢吃味鲜肉嫩的老鼠哟。啊哈哈哈!”

秦米正笑的要多奸诈就有多奸诈,要多贼就有多贼,转眼却见那老鼠的眼中有湿湿的东西流出。的天,不会眼泪吧?的神啊,谁能告诉,老鼠也会哭吗?

威逼过后,就该软的了。秦米手捏一袋宠物粮,在“旺财”面前晃了晃,引诱道:“的宠物粮呢。”“旺财”看了一眼,哭的更厉害了,眼泪哗哗流下,把笼子都打湿了一大片,两只胖乎乎的小爪子象类一样抹着眼,貌似伤心憋屈得比窦娥还委屈。

冷!老鼠也会伤心吗?秦米抱紧了双臂,自己欺负了吗?等等,那只老鼠哇!欺负……老鼠了?

非常冷!

秦米拎起笼子放进电脑桌下,还自己先吃点饭补充补充营养再考虑事儿。

半夜里,秦米突然醒了,准确被惊醒的。

房间里了很多,一些在轻轻啜泣。秦米微微张开一条眼缝,房间内模模糊糊有很多影,重重叠叠的,挤满了整空间,又做梦了。秦米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朝歌大哥,保重!们会变成类的样子一直守在附近,一有机会就想办法救的。”

类性格古怪,恐怕没用的,们不可违背女娲娘娘定下的妖界律条!”威严高贵的声音。

“可朝歌大哥,类会把折磨死的!”

“那也不行!女娲娘娘的铁律,死也不能违背!更别说受女娲娘娘指定守护妖界和界的!”

“朝歌大哥!”喔,哭的还真伤心。

“朝歌哥哥,有什么话就说吧,呜呜,一定会带给祖爷爷的。”

“不许说么没用的话!朝歌大哥一定会没事的!们一定能救出朝歌大哥!”

“嘘,小声点儿,别吵醒类。她会儿正做梦呢。”

们快走吧,后面还有多朋友看望朝歌大哥呢。”

的,奇怪,谁家在哭丧呢?既然没死,直接劫狱得了,还管什么铁律不铁律的。

啜泣的声音渐渐远离,秦米又沉沉睡去。

梦里,象又有别的房间,排着长长的队伍挨向某叫朝歌的,那情形与其说探望,不如说告别,貌似他们很悲壮,认为叫朝歌的会被弄死,甚至可能会被吃掉。象还有说他们已经请了什么猫道的朋友,去对面的类家里守着,但对类它们束手无策,商量着如果送酒馆被吃掉,该如何跟府的鬼差交涉,最能请鬼差不要拘走朝歌的魂魄,让它继续留在昆仑山修练。

梦做的真差劲,怎么跟府扯上了?真要命!

梦境持续黎明,终于安静了。

半睡半醒间,一阵憋屈的呜咽声传,夹杂着擤鼻涕的声音。听起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无处诉说,却又不敢哭出声,连声音都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敢情快要哭昏过去了。

么伤心呀?伊拉克的难民逃中国了?还哭得跟杨白劳似的,象全世界都抢他的喜儿了。

秦米悄悄睁开眼睛,半明半暗的光线已经透进屋内,房间的各角落都看的一清二楚。那哭声从电脑桌下传出的。

循着哭声看过去,一只圆滚滚的金黄毛球一把鼻涕一把泪蹲在笼子里呜呜咽咽,紧绷的身体仿佛禁不住巨大的悲伤而颤抖不停。昏,又那只老鼠!它不会林黛玉托生的吧?本小姐又不周扒皮,没让天天半夜跳华尔兹,哭哭啼啼啥?实在不成老鼠的体统!

不过,另有一件令秦米吃惊的事情。

鼠笼外,有一只透明的老鼠正拿手绢抹着“旺财”的眼泪,一边抹一边道:“朝歌弟弟,别伤心了,么哭下去,姐姐就陪一道了。”

朝歌谁?名字像在哪儿听过。

“姐姐,运气太背了!歹也修炼了三千年的天鼠,守护了界两千年,最后却要被类给吃掉,现在还被关在笼子里当宠物,把天鼠家族的脸都丢净了。5555555555~~~~”(伤自尊了)

“噼—啪!”秦米只觉晴空一声霹雳巨响,把自己劈成了两半。

苍天呐!它居然会说话!而且跟一只透明的老鼠交谈!

想起了,朝歌不就梦里头被很多告别的那的名字吗?么说,眼前只金毛肉球鼠胖胖就朝歌?原夜里听的不梦吗?

的妈妈呀,抓了一只三千年的鼠妖做宠物,给它起了狗的名字,还威胁要拿它去喂猫或者当下酒菜?的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