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交易

小说:女娲神玉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美仁 字数:4319

霍地坐起,小心肝扑通扑通地剧烈猛跳,手指着“旺财”说出话来。

两只老惊愕地看着人类,那只透明惊道:“歌弟弟,我们只顾着伤心忘注意人类,她好象看到我!我必须马上走!”透明老瞬间消失。

“什…..什么?姐姐,她会会也听到我们谈话?”旺财抹一把泪,结结巴巴道。

突然反应过来,赶忙摆着手否认:“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也没听到!”那,好象太对劲…..干笑一声,“啊,今早月亮错。”言毕,抓起床头手机飞快跳下床,光速逃出卧室。

哆哆嗦嗦地摁数次,终于拨通罗裳电话。

“罗美女,快来救我,救、救命啊……”

“秦别慌,出什么事?”

努力忍住自己上下牙打颤引起磕碰:“我……我、我碰到妖怪,三千年妖怪,我、我跟它说……要拿它做下酒菜……”

“什么?秦说什么?要吃妖怪?”

……它可能会吃我!”秦急得直跺脚,她曾经威胁过那只老,要把它扔去喂猫吃,或者卖进餐馆做下酒菜,现在它同伙来,那还把她给吃

“别怕!现在妖界秩序正常,而且仙界容许出现妖怪吃人事情规矩,每妖怪都知道别慌,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事?”

罗裳温柔声音终于让秦镇静下来,既然自己会被妖怪吃掉,事情就好办。秦恐慌立时去掉一大半,将经过原原本本地给罗裳讲一遍。

罗裳听完整过程,忍住轻笑出声来:“秦,那只妖可能会感谢呢。”

“美女姐姐,时候还开我玩笑!”

“我真没有开玩笑。妖界有一条铁律:当妖以原形之身被人类发现时,妖类得使用任何法术或神通。”

“即使被捉住或要被打死吗?”

。而且法力多么强大妖类,都必须遵守条铁律,所以几千年来才在民间留下无数人救妖怪传说,才会有蒲松龄《聊斋志异》里,很多书生救下美丽女妖故事。”

吗?”秦半信半疑,聊斋里确实都书生无意间救下一只狐狸或者别什么动物,然后那动物美丽善良女妖。可她胖胖怎么看都象只公,倒罗裳,人长得那么水灵那么漂亮,能溜达到地狱观光旅游,还知道妖界事情——莫非她美丽女妖?

“如果昨天没有带它回家话,它有可能被人给活活打死……喂,乱想什么!我可妖怪!”

“啊?天!竟然知道我脑袋里在想什么?”秦一跳,惊得高声叫起来,好可怕!那她岂在罗裳面前比红果果还红果果?年头原本在人前脱衣服算什么,世界一脱成名,连裸奔一下都有人找上门来替出书呢。可她算什么呢?衣服没脱,可连人皮都被扒,大脑意念直接被人读取,最彻底红果果吗?而且糟糕红果果怎么看都能带来什么好运气。

“别乱想,要起那么多念头,镇静点,秦,没有那么可怕,只偶尔能感应到而已。”

吗?”秦抚胸口,有点麻木地问道,“我接下去该怎么办?”她今天受惊吓太多

“和那只妖谈一谈,放它出来。”

“我好怕。”

怕,要想着,我会一直在身边。好,我必须挂电话!”

“喂,喂!”那边已经嘀嘀忙音声。

简直要哭,拜托!人在崂山,怎么可能会在我身边呢?种话安慰小孩子还可以。555,罗美女,如果我幸被妖怪打死,可记着到地狱里帮我说说情,让我在下面日子好过一点儿。对,地狱里正找我呢?我神啊,我自动送上门吗?苍天呐,谁来救我!

一步一挪,极情愿地蹭进卧室。

卧室里好象进来什么人,秦感觉到一股温暖柔和气场,她仔细看看,什么也没看到,有种光明感觉一直挥之去,卧室里比刚才出去前要明亮多,难道太阳完全升起原因吗?

胖胖,也就“旺财”,,应该说歌,正安静地蹲在笼子里若有所思地望着空气。

小心翼翼地走近宠物笼子,歌也定定地望着她,神情里隐隐含着一股威严与磊落,秦突然有些敬畏。

“那先生,您好,我叫歌。哦,,我叫秦。”秦习惯性地伸出右手。

好,我叫歌。”那声音果然透着淡淡优雅,与一丝威严。甚至,它也伸出它肉乎乎小爪子,与秦礼节性地握握。

自己与……老握手?大概我还在做梦。

“咳!歌先生,非常抱歉,但其实,我很善良很善良女孩子。”(全世界妖怪都她翻白眼。)秦脸红,她还头一次么夸自己,“我想拿您去喂……呃,我说,我想伤害。”其实我只想养做宠物而已。

“谢谢我。我也很抱歉,我无故惊吓人类,受到惩罚理所应当。”

看样子,它还蛮讲道理嘛。秦摆出一副可爱笑容:“既然误会,那么,我们就大路天各走一边,从此以后井水犯河水,互相欠,如何?”

眼睛里满喜悦:“肯放我走吗?”

“那当然。希望您老能忘记愉快小事,继续美好生活。”

歌微微一笑:“从此翻开新历史篇章。”

笑容僵在脸上:“彼此彼此。”臭老果然记仇!

“我现在可以出来吗?”歌瞧一眼,开始优雅地梳理起它金黄柔软毛发。

刚想答应,一意念突然在心里冒出来:问问它为什么出现在人界。

自己怎么会横空出世地想出问题呢?“歌先生,您到人界来做什么?”

歌望她一会儿,两爪一摊:“无可奉告。”

哼,臭老比我早出生几年嘛?摆什么阔!一点儿都知道感恩。

“现在,我可以出来吗?”

“那当然。我就给您老打开笼门。”

眼巴眼望地瞪着歌慢悠悠步出“牢笼”,指望它一出来立刻就从眼前消失。

世上从来都没有真正事事如意歌背着两只胖乎乎小爪子,挺着圆滚滚身躯摇摇晃晃地出笼子,又意犹未尽地回望一眼宠物笼,秦赶紧涎着脸笑道:“祝您老一路走好,恕远送!”

歌置若罔闻地在秦卧室转一圈,回到笼前,伸出小爪子拨拨转球,又捋须:“错,可以做为我在人界办公地点,我暂时就住。”

“啥?”秦掏耳朵,自己没听清楚,还家伙头被门夹

歌一屁股跳上电脑桌前转椅,舒舒服服地转圈,悠哉哉道:“我打算住儿。”

“住我家?哈,哈哈,您老也看到,我里可简陋很,让您老住里实在太委屈。依我看,您老还选一间又大又豪华……”

“我们做交易,如果真想查清前世,我可以动用妖界力量帮助绝对比自己快多,而且,我想将来也可能需要有法界朋友帮处理地府某些事情。”歌两爪交叉搭在肚子上,慢。

…………”秦口唾沫,“怎么知道我事情?”

“我亲眼目睹出生——理由够么?”

又一晴天霹雳!秦再次摸摸自己胸口,还在怦怦地跳。

若非亲眼看到站在她面前一只老,秦绝对认为来攀认亲戚

么说,从她一出生,她就和只老认识?那为啥她对它印象只从崂山开始呢?

理论上,如果它真三千年那么久话,它有可能在某时间某地点看到某人类出生

罗美女说,自己在出生最后一刻抢别人位子,那么,如果只老当时目击证人,又有三千年雄厚实力,非常有可能查清自己前世

一声:“那您老想从我里得到什么呢?”

歌跳上桌子:“要老用‘您老’词?我很老吗?”

干笑道:“您老年轻着呢。”三千岁叫老,什么叫老?

歌有些高兴地道:“在我们家族,我还只正式成年。可以称呼我歌大人。”

撇嘴,称呼一只老为大人?本小姐没那习惯。在夜狼酒吧门前那会儿,就应该让那翠花女魔头继续施暴,她再趁机上去使劲跺两脚,样还话就跑厨房拿把刀来砍——现在岂什么事都没有?秦已经开始后悔得肚子疼

歌皱皱眉,继续道:“我要求很简单,我住在里,帮我处理部分与人类有关事情。”

停下腹诽,声言道:“伤害人事情我可干!”

“目前需要和夜狼酒吧人混熟。跟伤害沾边吧?象样蛇蝎心肠女孩子还真少见!”

“什么?敢说我蛇蝎心肠?歌,要太过分!”

“哦?”歌摸着下巴,眯着眼瞧瞧秦,讥讽道,“要要我重复一遍刚才心里想内容?又跺脚,又刀砍,有爱心吗?”

“……”秦石化。

罗裳短信回复只有四字:自己斟酌。

在公司考虑一天后,决定答应那只妖。毕竟,那条件看起来对自己没有什么坏处,而且,自己小命才最要紧……

才打开家门,就听见震耳欲聋歌声响彻天空。

“沉鱼落雁 闭月羞花 美无处藏;

人在身旁 如沐春光 宁死也无憾。

……”

电脑开着,吵死人音量开到最大。床上毯子皱成一团,显然在秦走后被某睡过。

原本放在阳台上那只旧浴盆,现在注满水,一只金毛胖戴着秦墨镜,看上去兴致勃勃,它从凳子上优雅地跃起,一漂亮空中翻滚落进浴盆里,然后从一头游到另一头,反反复复,伴随着音乐节奏,一会儿仰泳,一会儿自由泳,一会儿蛙泳,一会儿蝶泳,直把那浴盆当成日光浴游泳池,全然管阳台上水溅满地。

怒发冲冠,趁着那胖子刚爬上凳子,一把抓起凳子搬进屋内,胖子还没反应过来,一高高花样跳空一头撞到地板上。

歌摸摸头上包包,从地板上爬起来,很委屈地吼道:“太过分!”

电脑,双手叉腰,怒目圆睁:“才过分!去把阳台给我收拾干净!”吼完头也回提购物袋就去买菜。

晚饭吃得格外费劲。

边才端碗,那边胖胖自己系上餐巾,手里提着勺子直嚷嚷:“我要喝汤,我要喝汤!我要喝玉粥!”

能一碗饭都扣到那团肉球上,但,毕竟,那一只妖。我忍!秦口气,胖子翻白眼,只顾自己吃。

歌继续跳着脚嚷嚷:“我要吃饭!给我玉粥!”

“自己去盛饭吃!”真一只老坏晚餐,苍蝇一般聒噪停!

“我吃荤!我要喝玉粥,我要喝玉粥!”

天!什么老?有么挑食?它怎么吃成胖墩儿

终于还,转身去超市买一袋玉回来给它熬粥喝。

吃完粥,那死胖子终于安静,秦却爆发

“死胖子!给我滚出来!”

刚抹完嘴钻进秦毯子下面某胖,懒懒地探出半头,眯一眼,继续蒙在毯子下面蜷成一团。

一把扯起薄薄毯子,怒道:“给我滚!我!”

歌闭着眼睛摸摸,发现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有高兴地站起来,打哈欠,睁开眼慢条斯理地道:“人类怎么没一点礼貌?我可家族最新一代执行总领,能睡在家里家增光。”

“我呸!”秦两眼冒火,握紧拳头,“什么天一只老!我绝能允许老睡在我床上!”

歌也怒:“老怎么们人类还得靠我来守护?我一定要睡……”

“啪!”秦一巴掌将歌从床上拍到地下,“我家!里充其量就宠物!我让睡哪儿就得睡哪儿!现在给我爬到地板上睡去!”

“绝怎么可以样虐待我?怎么能样对待一只三千年高贵天!”歌气得在地板上跺着脚直跳,两只小爪子也握紧,一副绝退让神情。

一人一样吵大半夜,吵到凌晨四点时候,人和都困到舌头能打弯话也说清楚觉中,人斜躺到床上,靠在床腿上,终于都吵到睡着。

凌晨时候,秦昏沉沉地感到耳边有很愤怒叽喳声。谁家鸟?怎么跑到卧室里吵人?

挥手,那叽叽喳喳声音反而更大,秦终于听清那只胖老在气愤地向自己抗议,因为它昨晚居然靠着床腿睡,实在有损它颜面!

“啊——啊!”秦烦恼地坐起来,揉着几乎睁眼睛,抓狂地发泄道,“我为什么要答应让一只老住我家里?”

歌还在跳着脚抗议,秦理也理,径自梳洗一番后匆匆出门去上班。

当秦下班回来,看到那只大胖叉着四条肉乎乎腿毫无顾忌地躺在自己床上呼呼大睡时,近乎崩溃终于决定要为只烦人老爷买张床。

一把揪起正睡得天昏地暗歌,直接塞进包包奔往附近大润发超市。

,在超市营业员异样眼光中,原本蹲在包里歌兴奋地跳进一辆花花图案婴儿车内。

它竟然喜欢拿婴儿车做床!我到底在养宠物还在养孩子呢?秦郁闷地推着婴儿车,车里面兴奋正满意地上下跳跃着,测试它新床柔软与舒适度。

望四周惊异目光,沮丧地低下头,算,至少以后没有人,,没有老跟她争床睡

,她必须赶快想办法套套那老,看看它们妖界与人类之间到底有哪些律条可以管住它!哼哼,本小姐可会由着性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