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猫”朝歌

小说:女娲神玉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美仁 字数:4731

运动员已全部进入场中,跟随在人类后面的妖、魔、鬼魂也悄悄飘至空中,以各自的区域首领为中心排列在起,嘈杂的声音逐渐安静下来,只默默地注视着下方互相拥抱和问候的人类。

米歪歪脑袋,这些妖怪在想啥哩?神情都变严肃

胖子朝歌说,全球数百万大妖小妖拖家带口跑过来,就为块传说中女娲娘娘所化的神玉。知道块玉石会会很大很亮?既然女娲娘娘化的,应该很漂亮,说定就跟夜明珠样闪闪发光,样的话挂在卧室里就用开灯

“你想得倒美!”朝歌屑的声音传来,“神玉虽然很神奇,外表却跟普通的玉石没两样,甚至就像块石头。”

啥?全世界所法力高强的妖怪和魔中国来,就为块石头?米摇摇头,着实地为这些可怜的众生同情把。偶的妈妈啊,这样的石头何止几亿块之多?更别说找块三千年前的石头,开什玩笑!要找何年何月?又怎辨认它女娲娘娘呢?

如果找,它就要全部玩完吗?个三十年内随时可能来的天劫死光,真的严重吗?所未能修成正果的妖、魔、鬼在瞬间灰飞烟灭,会个什情形呢?貌似很恐怖的样子。

这里,真应该再庆幸把。既然天劫对人类只次灵魂的净化,就没什好担心。果然还自己的元神英明啊,硬人家的位子跑这凡间来,嘿嘿,算你小子点良心,知道找个避难所来躲天劫。

米正得意间,个白眼翻过来,用看,绝对胖老鼠的。

哼,我这错吗?亲娘啊,这次可形神俱灭的东东,要过,可就真的什想头都没,前生后世齐完蛋!

只要躲过这三十年,老娘,哦,老子,就又可以去逍遥快活。即使时候被地府逮也总好过被灭掉吧?再说,哼哼,天劫过后,地狱还知道呢。

米越想越开心,越盘算越划算,脸上早笑开花,全然知道她现在副标准的奸计得逞的贼笑样。

米姐姐好开心呐。姐姐底在想什呢?为什我会知道?”幻想吮着手指疑惑地凑上来。

“啊,没、没什。呵,呵呵!”米咧着嘴干笑道。

“幻想!可以这礼貌哦!”夜狼酒吧的老板娘将儿子抱回来。

“银翼夫人,没什的,我很喜欢幻想。”

“谢谢米小姐。” 银翼夫人朝着米温柔笑,低头将幻想的小手从嘴里拿出来,亲昵地道,“乖乖,手指可以放进嘴里的。”

米看边温顺的西瓜,忽然想起,如果天劫降临,这两个可爱的孩子也会消失的,还......只圆滚滚的金毛胖鼠朝歌,和边无数天真无邪的妖宝宝

虽然它人类,可它并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更没妨碍过人类的世界,尤其朝歌,虽然它神,好歹也守护人界两千年,现在还她养的只宠物呢,家伙如果突然在她面前惨叫着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米,救救我!妈妈呀,救命啊!”想象下朝歌胖嘟嘟的小爪子挥舞着,满脸的海带泪,在惊天动地的哭嚎声中看着身体点消失,还真很残忍呢。

“呸呸呸!”朝歌气得连着吐米几口。

米撇撇嘴,她好容易对只老鼠起点儿同情心,居然这识抬举!臭老鼠,你就等着吧,说时候你真得跪下来求着我救命呢。

“可以告诉我,你谁吗?”个低低的声音问道。

“啊?”米吃惊地问道,“什谁?” 视线所触,双近在咫尺的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带着迷人,带着优雅,带着随意,在这样点幽暗的环境下仿佛还带点神秘和暗香。女魔头想做什啊?

“他刚刚又出现。你难道真的什也没看吗?”依依稍稍犹豫下,像自言自语似地轻声道,“他仿佛与你就体的。”

“跟我?”米怔怔,这说,女魔头也看自己的帅哥元神?这大可能吧?她今晚注意过商依依的反应,可以确定她些灵界众生的啊,怎会看她的元神呢?

米吐出只葡萄皮,轻描淡写地瞥眼,挪喻道:“商小姐,小生名叫米,今年二十三,尚未婚娶,但幸,在下名女性。现在,您知道我吗?”哼哼,在偶的小命保障前,偶绝对会坚贞屈地否认这样的事情的。

“哦?”商依依皱皱眉,淡淡地道,“我现在知道。”这个人的神情明显知道些什的,也知道自己并无恶意,她却故意这样子,好过分!

下面的人界领袖开始发表讲话,而红台上面,朝歌也拿出道古代诏书似的东西。

场中的灵体已经少部分,入场式结束,便些魔类和妖类离开蜂巢,每离开部分灵体,甬道两边的十二家族都成员悄悄尾随而去。

在离去的魔类中,米看地铁里遇只蓝魔,它的脸上带着毫掩饰的轻蔑笑容,它在乎天劫吗?

这时,场内所法界众生随着十二生肖跪下来,郑重地望天三拜,之后,朝歌威严中含着磁性的声音便朗朗升起,米侧头倾听下,勉强听明白几个句子:

“奉天承运,伏惟启曰:天劫将至......吾等修罗,及鬼魔两道,于华夏之地找寻神玉,以护天地苍生!当尔之时,吾等同共誓曰:

皇天后土在上,以大神女娲之名,吾等***立下重誓,大义为公,谨遵铁律与法典,决无扰戏人界!若得神石,必交予女娲法庙座下之护法上神!如违上誓,必遭天谴,雷击轰顶,形神俱灭!”

朝歌念句,全场所妖魔鬼就跟着念句,米暗自些咋舌,好吓人的誓言!

“你看边!” 元神帅哥的意念突然传至心底,米唬跳,这家伙怎每次都神出鬼没的?

米顺着指示望过去,某个角落飘着小群戴兜帽或者黑披风的家伙,看清长相,它低垂着头,似乎在彼此交换眼神,没念哪怕个字的誓言!

安悄悄爬上米心头,难道并未成正果的灵体都怕天劫吗?或者说,它别的办法?呆在这里的目的呢?

“我前世谁?”米在心底里问道。

“只你才知道。”帅哥元神静静地望着空中乌压压跪着的法界众生。

“我知道还问你干吗?”

“我记得。”

“什?”米几乎昏掉,“你又没投胎,你怎记得呢?”

“我和你体的,而某些记忆属于我保存的。在灵魂投入□□的刹,我的记忆都会受损伤,并被封印部分,这就法界所说的‘阴之隔’。而进入人胎的灵魂记忆,则全部被封印。”

办?什时候可以恢复记忆?”

“等你恢复灵魂状态的时候。”

黑线!米怒:“我还想死呢!”

这高高的嗓门吼声后,周围的人都转过头来看她,连他头顶上方刚刚立完誓言还未来得及起身的妖魔鬼齐望过来,而她的元神早溜没

米尴尬地望望周围的人,假装没看见头顶的众生,嘿笑道:“打扰,刚做个梦!”

“啪!”本杂志摔米头上,女魔头冷冷道,“既然做梦,就好好做出个睡觉的样子来!把头乖乖埋书下面睡去,边东张西望边大喊大叫在做梦!”

女魔头居然敢教训我?看姑奶奶我......米望望周围瞪着她的人,干笑着停下已挥舞空中的手,乖乖将杂志盖头上。

还好接下来也没什令人激动的内容米闭着眼听朝歌念地名,像在分配各区法界华夏某地去找寻神玉。很快,就真的听着听着进入梦乡,觉睡奥运开幕式散场。

开幕式后第二晚,米就听自己住的幢楼开始叮叮当当响个停,好象很多人在敲敲打打,个声音的密度就仿佛人在仔细地敲打每块石头似的。

米住的这幢楼,下面几层全石砌,于米听敲打声从地下逐渐上升,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就敲她的房间,敲得她无法入眠。

米终于忍,打开房间照明,“霍”地把拉开落地窗帘。群爬在墙上正在敲石头的小树精立时呆呆,齐停手望向米。

米蓬松着头发,穿着睡衣,朝着小树精吼道:“敲什敲?吵死人!这楼神玉的!要神玉,本小姐早拿来当灯用!”

全体树精怔住

“哇!这个人类能看见我,她听的声音!她听!”个小树精兴奋得跳下来,象见宝贝样绕着米转来转去。米认出,这只叫“SKY”的小树精。

“谁看见你!你瞎说!”

全体树精再次呆呆,然后集体给个白眼。

SKY惊讶地望会儿,忽然捧着肚子指着米的头发大笑:“鸟窝!鸟窝!”

“什?你敢说我的头发像鸟窝?”米气青脸,跺着脚吼道。

“哎呀,SKY,她能看见我,说定她真的知道神玉在哪里呢。会会真的被她当灯用?”只树精忽然叫道。

小树精想,附和道:“呀,呀!她刚才说过的!”

“你这群蠢猪!”米上火。

“我猪!我树精!你难道看出来吗?”SKY赶紧争辩道,“兄弟,快告诉她,我猪妖!”

“我树精!土生土长的东方树精,我发誓!”

米目瞪口呆,哭笑得,捂住头,她脑子病还这些妖怪在恶作剧?她真后悔自己说的每句话。

“哎呀,我快找神玉吧!”小树精如梦方醒,窝蜂拥进来,乒乒乓乓开始敲起每盏灯。米跟在这些小妖怪后边拎着根鸡毛掸子边追赶边骂:“你去别处敲去!要碰我的灯!”

夜,米房间里闹得鸡飞狗跳彻底无眠。

整幢楼的石头都敲完,些小树精才肯离开。

临走的时候,小树精千叮咛万嘱咐地,恳求旦看见神玉立刻告诉它,并希望她要拿神玉当灯使。

米无力地点头应,但只叫SKY的小树精赖在米的房间里走,因为房间里面很大的镜子,家伙对着镜子照自己照得神魂颠倒。其它小树精死拉硬拽都拽走它,它嘴里停地喃喃着:“好清晰呀,好漂亮哦!它比河水看得清楚多!”

米实在忍受它的自恋狂,拿起相机对着它道:“看这里!”

SKY回头,“咔嚓”闪光灯猛地亮,SKY立刻满眼冒星星,斜着身子转起圈圈:“好亮,好......多太阳。”

米万没料这种结果,真可怜的没见过世面的小妖精!

小树精趁机七手八脚扶起SKY,将它架离米房间。

周末的时候,米终于见朝歌。

鼠胖胖貌似瘦圈,心情却大好,拖着准备出去逛街的米,定要起出去晒太阳。

,半个小时后,米推着辆婴儿车载着朝歌出门

周末大宁国际广场最热闹的时候。这里上海滩出名的国际餐馆聚集区,世界各地风情特色的酒吧或咖啡馆,飘着异域格调的萨克斯或者风笛乐,老外喜欢在酒吧间穿梭,相亲的男女则扎堆在咖啡馆里。

广场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在米的眼里,这里可片忙碌。

的商铺或者大楼外面,甚至地面上,凡石头的地方,就很多妖怪在敲敲打打,俨然如同人类的施工地般忙碌。

时地成群的妖怪从广场上招摇过市,它成群结队地路过这里,与旁边的人类擦肩接踵,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米戴着GUCCI太阳镜,装作什也没看的样子,推着车开始在广场上漫步,路过的男女老少都会礼貌地为她让路,过,当人瞧见车里躺着个毛茸茸圆滚滚的小家伙,而婴儿时,便个个停下来。

小家伙和它的主人样戴着GUCCI太阳镜,裹着套丝薄的汉服袍子。米抿起唇,件小袍子米特地汉服店里为朝歌订做的,哼哼,你喜欢臭美成俊俏小青年吗?我让你臭美个够。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人站在里议论纷纷,宠物吗?谁见过宠物躺在婴儿车里,裹着身汉服,露出来的圆圆的脑袋上架着副GUCCI太阳镜,两只胖乎乎的小爪子抱着瓶冰镇果汁喝得舒舒服服?

最后,连妖怪也好奇地停下来围在婴儿车前观看。

“小姐,您这车里?”

我养的宠物。”米笑笑。

“宠物啊,怎,让它躺在婴儿车里?”

“哦,它喜欢。”米瞥眼朝歌,发现家伙也被盯得好意思米暗里浮起抹贼笑,朝歌立时打个喷嚏。

“哟,它打喷嚏!”

呀,呀!它看起来胖乎乎的,蛮可爱的样子呢。”

“小姐,它物种啊?”

“啊,它可非常稀的宠物。”米的语气故意轻描淡写的样子,朝歌开始种很好的预感,只听米接着道,“它只猫。”

啥?猫?连朝歌都怀疑自己听错,使劲抖抖耳朵以确认米刚才在说什

“它猫吗?看起来像啊。”

当然,它崂山的珍贵物种,只崂山道院掌门才能喂养的,叫——鼠猫。”本正经地字道。

朝歌呆住,两只小胖爪抱着的果汁儿瓶掉下来。

“鼠猫?我没见过。”

“深山里的珍奇物种,你没见过的多。就因为它长的像老鼠,所以才叫‘鼠猫’,历代崂山掌门的日记里都记载的。”

“原来这样啊。”

围观的妖怪也愣住:“喂,兄弟,你听说过鼠猫吗?”

“没听说过。这家伙更像只胖老鼠,也许华夏区的天鼠家族会知道。”

朝歌憋红脸,终于发作,在婴儿车里跳起来,把甩掉太阳镜,扯去裹在身上的小袍子,跺着脚在婴儿车里上下跳跃,边跳边“吱吱”地抗议着:你看,你看,我确实只老鼠!

围观的人群纷纷发出赞叹声:“哇!这只猫真的很像老鼠耶!你看,连叫声都跟老鼠样呢,好可爱哦!”

正在上下跳跃以显示真身的朝歌听这话,立刻脚跌倒摔车里气昏过去。

米当然知道朝歌想表达什,贼笑道:“小家伙真听话,才给你做好的新衣服就乱扯!把衣服脱得光光的多文雅!”

朝歌气得小爪子握得紧紧的,四脚朝天躺在婴儿车里,哭笑得地望着围观的人类。

正忙着拿出各自的相机和手机“咔嚓咔嚓”地给它拍照,面拍面羡慕地道:“我也想要只呢!”

“好肥的猫猫哦!”

“这只猫猫真可爱,它会喜欢婴儿车呀!天呢,我定要去买只!”

朝歌终于死心地闭上眼。

周围的妖怪看着朝歌的小肚子气得鼓地,沉默地互相看眼,悄悄道:“它明明只老鼠嘛!”

“这个人类好可怕!她能把老鼠说成猫!”

“这只老鼠好象灵力,普通的老鼠啊!”

“快走吧!谁知道这个人类捉住它的,真可怕!”

“嗖!”大批的妖怪脚底生风转眼间走干二净,争先恐后地远离米这个令人恐怖的人类。

当天晚上,朝歌的玉照就出现在网上各大宠物论坛里,夜之间成为人气宠物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