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奥运(一)

小说:女娲神玉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美仁 字数:3902

奥运体育馆外形非常象蜜蜂筑巢穴,被中国老百姓们亲昵称之为“蜂巢”,而熙熙攘攘人流就象蜂巢里拥挤蜂群般。

终于排到蜂巢门口,隐身蹲朝歌留下句:“好好照顾你身边人类。”便忽然消失见。

意思?秦四下里看了遍,已经瞧见这家伙了,偶然抬,只见半空中无数透明影子正流水般涌向蜂巢。

进入蜂巢后,忽然明白什叫做浩瀚星空。

可以容纳10万观众诺大体育馆内座无虚席,星星点点灯光下,到处是攒动,远远望去,仿佛夜空里闪烁群星。

N区5层25排。秦屁股刚刚落到座上,脚上便被某只路过尖细高跟鞋狠狠踩了脚。

“唔......!”秦疼得咬牙。

“啊,好意......”

这声音怎点耳熟?秦疑惑,迎面对上双惊讶眼睛,居然是女魔

“哼!”

“哼!”

两个人齐鼻孔朝天扭到边。

可恶,今天这是什日子!

为什这种方碰到女魔?秦抱起双臂,瞄了眼,女魔穿了身大单件裙,很是欢喜样子,亲昵个四十多岁中年男人,那中年男子戴了副眼镜,发梳理得顺顺当当,看上去是个典型家庭事业皆男士。

真是个变态女魔!好好足足个团年轻追求者要,偏找个快能当她爹子傍,这是破坏人家家庭

更可气是,这女魔居然对她看顺眼!就是养了只老鼠吗?你想养还养来呢!三千年鼠妖,好运气养到吗?竟然对我“哼!”?先拿镜子照照你自个儿羞羞!

女魔就是女魔,没教养,懂礼貌,寡廉鲜耻,居然充当第三者!真是个祸害狂,变态狂!就这样人,竟然还个团追求者?

看了看自己那被踩出个小窝脚背,愤愤肚子里使劲声讨面恨恨饮料。

“怎了,依依?”中年男子望了望秦

“没什,爹,拿老鼠当宠物人,好呕心!”

“咳——咳,咳!”秦下子呛到嗓子眼儿,啥?那是她老爸?保养也太好了吧?看起来这年轻!

“依依,许这没礼貌!”中年男子轻声呵斥。嗯,看样子她父亲比她要通人情多。

“是,爹!”女魔调皮朝老爸吐了吐舌

面慢慢吸,面正思考自己刚才腹诽太过分了,偏这时女魔瞟了她眼,秦回瞪个毫示弱眼神,将彻底扭到了另边。

扭到这边,又碰到双熟悉眼睛。

水汪汪眼睛大大,扑闪扑闪你,天真无邪,即使知道这小家伙是妖怪,你也忍住捏捏他鼻子,然后把你口袋里糖果都掏出来给他,甚至你手里拎零食和点心都会心甘情愿整个放他面前。

“好可爱幻想!”秦觉得,此时心情分外愉快。

“秦姐姐真好!我喜欢秦姐姐!”幻想兴高采烈拿支巧克力威化饼,伸小舌就开始舔。

要舔!放嘴里吃啦!”旁边西瓜赶忙提醒弟弟。

将小西瓜拉过来,让他挑选袋子里零食,小家伙依旧是那害羞,很乖巧,红脸:“秦姐姐,我吃零食。”

“真是抱歉,给您添麻烦了!”个和蔼敦厚声音说道。

那是个三十多岁魁梧男人,相貌敦厚,耳形稍尖,紧紧贴双鬓,那是典型贵人之相。重要是他眼神,怒自威王者威严之气。

他身旁少妇形容和蔼,典雅端重,挽臂膀,微微。他两个看起来,是对真正恩爱夫妻。

心里直打鼓:“您是......?”

“我是他们父亲,这是我妻子。”

心脏猛然跳了下,这说,他们就是夜狼酒吧老板和老板娘?西瓜和幻想都是妖怪,他们估计也错了。夜狼酒吧那强大契约结界,难道就是他设下吗?

这家人可吃罪起!

“非常感谢您照顾我孩子。”端庄贤淑少妇已向秦伸出了手。

赶忙同对方握了下,陪笑容道:“哪里,哪里!很高兴能见到您。”

“呵呵,银翼先生!”

转过,立刻傻了眼,女魔依依就坐她身旁,她父亲坐边此时正向酒吧老板摇手致意。原来酒吧客人传言是真,女魔家与酒吧渊源很深啊。

可是,可是,她怎会和女魔起呢?

左边是妖怪家人,右边是女魔,天!臭老鼠,你买票!你还让我照顾谁?女魔依依吗?

举起望远镜,蜂巢内上空已经层层叠叠挤满了透明法界众生,全世界所妖怪、魔、鬼魂等,此时都拥这里。它们齐聚堂,互相打招呼问候,各种各样声音非常嘈杂。

如果你能看见它们,恰巧你又抬向天空望话,你会看到南极企鹅,北极熊,澳洲袋鼠,欧洲精灵,亚洲象,非洲狮子,美洲豹,这个球上你所曾经亲眼见到,电视上看过,以及你能大脑中想象,甚至你无法想象出来各种生物妖类,都这里。

发誓,她甚至看到天上好几巨无霸大恐龙样怪物,她无法分清那是尼斯湖还是长白山水怪,抑或者是真正恐龙。它们伸长长脖子,穿过云层,从体育馆侧伸到另侧,人类脸上扫来扫去。它们看上去很高兴,似乎对下面竟然人类感到好奇和兴奋。

逐渐顶上空间越来越小,飘空中灵体更加密集,些妖类发出很大吼声,震得整个馆内气场都颤动起来。

它们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空中,直摞到云层下面。如果这些灵体下面人类10万众之多,可以数得过来话,那,所人类顶上生灵,简直是无可计数!秦觉得,体育馆内要挤爆了。而蜂巢外还无数众生从四面八方赶来。

终于明白,朝歌所说球上所法力高强妖类全部涌入华夏”是什概念!

座位上人类几乎个个汗流浃背,小扇子,热得几乎透过气来。那是当然,所空间都挤满了生灵,即使它们是透明,毕竟各种各样磁场太多太密,人们依旧觉得很闷。

注意到自己这顶上,被设下层半径为三结界,这结界之内没任何生灵敢进来。朝歌那家伙完全见身影,用想,这结界大约是夜狼酒吧那位神秘老板设下

透过望远镜,秦扫视了圈场内所人类,发现馆内稀稀疏疏分布几处结界,大约每个区只个。秦暗暗叹息声,果然现人类都很堕落,修行人少之又少,能修到布下强大结界人更是凤毛麟角。

人类总是只相信自己眼睛能看到东西,如果自己看,仪器也测,那就是,如果你定要说某种人类看生灵存,那你会被周围人类唾沫淹死。人类,真是很自大啊!

这蜂巢体育馆内,几乎每个人类顶都站至少个灵体,如果某个从相信鬼神人类突然看到它们,他会作何感想呢?

如果人类能听到这些唧唧喳喳议论声,他们还会认为,科技是万能吗?

过,各种各样语言和方言杂起,连秦也无法能听清这些生灵们到底说什

“集中你精神,就可以听到它们说什。”这个意念突然被传达到秦脑子里。

“谁?”秦惊疑放下望远镜,低声道。

她刚才透过望远镜看时候,眼角余光貌似看到右边个古代男人,而这个男人紧紧挨她,挨到和她几乎脸贴脸步,而且,这个男人是忽然出现她和商依依之间

转向右边看了看,她右边依旧坐女魔依依,她此时香汗淋漓,正拿了块小手绢,却也扭疑惑望了望秦

两个人眼睛对视了0.01秒,立刻移开了。

那个古代男人又出现了。只要秦是平视向前看,她眼角就能看到那个男子。秦以平视角度眨了眨眼睛,没错,他还那儿。

他穿华贵交领右衽贵族服饰,顶高高白玉冠,漆黑如墨轩眉飞入发际,俊雅无双面容上双清澈眼眸,鼻梁英挺如玉,两鬓飞垂绺金琉璃宫绦,他静静远方,虽动,却自种风华与正气。他周身仿佛气息缠绕他,秦感觉到种慈悲与温暖,却还丝淡淡忧伤。

问题是,这个风度绝伦,超帅无比,俊雅无双帅哥从哪儿冒出来?而且还是个古代帅哥?

她右边明明坐是女魔依依,那这个人是怎回事?如果他是法界众生,他是怎突破结界进入这里

透过眼角余光,可以确定左边夜狼酒吧家人没任何动静。那,就是女魔关了?

决定摸摸这帅哥看他到底是是幻象。

保持正坐姿势,双目直视前方,慢慢伸出右手摸向帅哥俊脸。结果,她手直接穿过了帅哥,触到软软滑滑肌肤。秦捏了捏,嗯,很弹性。

这就是帅哥脸吗?于是,秦手便顺脸庞滑下去,准备撕撕帅哥嘴唇看他反应。

“啪!”秦手被人狠狠劈了下,古代帅哥随之消失,取而代之是怒目圆睁女魔依依。

火辣辣手腕,哭笑得——她刚才摸是女魔脸吗?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清了。

“依依,怎了?”女魔父亲忙探望向女儿左边。

“是蚊子。”女魔笑了笑,咬牙切齿道。

那个臭帅哥坑死我了!秦敢争辩,只好口气咽进肚里,隐隐,还听到女魔低声嘟哝“怪人!”

哭丧脸转过身子,却见幻想口里吮吸块棒棒糖,正奇怪她。

干笑了声:“幻想乖哦,是蚊子。”

百思得其解将视线又转向正前方,那个古代超级大帅哥又出现了。

“集中精神,你可以做到。”

是吗?你害得我还够吗?你是谁?秦心里问道。

“你知道。集中你精神,去听吧。”

我知道?我能知道什?见鬼!

个念闪过,难道说......

商依依还是些愤怒。

那个女孩好过分,她居然平白无故来捏自己脸?世上这种事吗?是否喜欢养老鼠人都这种怪脾气?

算了,要理会这种人,她要敢再放肆,就绝客气!

才又坐正,那个奇怪幻象又出现了。今天这是怎了?

依依发现,当自己平视前方时候,眼角余光总能看到坐位子上个古代男子。

那个温润如玉古代青年男子,种难以言喻优雅与俊秀,周身气息带黯然伤神亲和,让人心碎欲裂。为什是这种感觉?我怎心痛感觉呢?

而且,这个男子身形与那个怪异是重合,仿佛坐自己左边就是这个古代男子样。这怎可能呢?

她实难以将这个风华绝伦青年男子与养老鼠怪女孩联系起。

定是幻觉,是幻觉!

依依眨了眨眼,那青年男子还是坐位子上,甚至举起望远镜观看。

依依觉得自己定是疯了,她突然很想摸摸这个幻象,看他是是真实

依依伸出自己左手,保持眼睛平视前方,摸向那个男子玉冠。

过,她没摸到玉冰凉,却摸到丝滑丝滑东西,那好象是扎成髻发。依依疑惑扯了扯,又顺发际摸下去,想拽拽那根好看金琉璃宫绦。

正举望远镜,准备集中精神听听那些妖怪说什,突然感觉上痒痒,接发被人扯了下。

眼右侧,女魔葱白葱白手臂正自己顶扯来扯去。

奶奶!想报复也用这样吧?

算了,我捏了她脸,她想扯发就让她扯吧,扯完就该拉平了吧?

谁料,那只小手扯完发后并没停下来,摸到秦耳朵开始用力拽。

疼得咧了咧嘴,女魔,我又没撕成你嘴,你干吗这用力拽我耳朵?

“啪!”秦看也看,巴掌拍掉女魔手。

女魔怔了怔,立时红了脸。

狠狠瞪了她眼,扭过去,却见幻想又吸糖愣愣

嘿笑道:“是跳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