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死光

小说:女娲神玉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美仁 字数:3125

(接第章)秦米从延长路地铁站出,经过夜狼酒吧时,又向里瞥眼,酒吧里依旧灯火通明,到夜里十二点它是会打烊的。

上次秦米带着肚子的疑问从夜狼酒吧回,仍然找鼠胖子。它究竟去哪里?忙忙去居然也声!希望今晚回到家能看到它,地铁里出现么多妖怪,这太正常

秦米推开家门,厨房里传什么响动声,秦米赶忙开启照明,只听“扑扑通通”串响,堆土豆红薯萝卜大葱西红柿从厨房壁橱里滚出团脏兮兮的小毛球露出圆滚滚的脑袋,顶着棵小白菜,灰头土脸地嚷嚷道:“我的女娲娘娘啊!你终于回!我要饿死!”

秦米打饱嗝儿,慢道:“哟,我们高贵的歌老爷厨房里忙什么呢?是是许久打洞,爪子痒痒?”

歌掀掉头上的白菜叶,使劲拍拍灰尘,又吐两口泥,怒道:“你才手痒呢!你东西放么乱,害我想吃红薯都找着!”

秦米哈哈大笑:“本姑娘为啥就么好找哩?别是某鼠四体勤五谷分连红薯都认得吧?”

歌翻白眼:“我去泡澡,快点给我做饭!”说完自己摇摇摆摆进卫生间去洗浴。

秦米捧着肚皮笑得只打滚,她还从没见过形象如此狼狈的歌呢。

歌以风卷残云之势将所有的饭菜鼠吞鼠咽精光,直到肚皮鼓起方才罢休,躺进婴儿车里伸开四肢大呼过瘾。

秦米从鸡毛掸上撮根羽毛,遍又遍地捋过歌的肚皮:“歌老爷,舒服吗?”

歌眯开条眼缝瞧瞧秦米,又闭上:“你今晚打什么鬼主意哩?”

歌老爷最近忙啥呢?”

“开会。”

“开啥会?”

“妖的会。”

歌!”秦米把甩羽毛,吼道,“你装什么蒜?你拿这话糊弄谁呢!”

歌翻身,枕只小爪上,悠哉哉道:“是你自己问清楚怪谁?”

秦米时气结,半晌儿怒道:“今儿晚上地铁里突然出现么多妖怪,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呢?”

“夜狼酒吧孩子是是妖怪?”

“没?”

秦米瞪歌,干脆口气问完:“当然有!你时去崂山做什么?为什么又到上海?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要我去夜狼酒吧?你想让我去调查什么?”

“喔,终于问到重点啊。类总算有点出息。”歌打大大的哈欠,象是马上要睡着,“我还以为类从知道动脑子思考呢。”

秦米把揪起歌放到桌上:“回答之前准睡觉!”

歌又打长长的哈欠:“我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如果我讲给你,你今晚会睡着的!”

“是么?”秦米鼻子里哼哼道,“少卖关子!”

“妖魔仙三直流传着这样的预言,旦出现天与冥重合,面对全面敞开时,将意味着天劫死光的到。就月前,天和冥非常非常短暂的瞬间发生重合,引起三的震动,这震动之强烈,以至整娑婆世都感应到。”

“重合是什么意思?”

“重合,意味着短暂的瞬间没有天与冥类之分,、神、鬼没有区别,善恶报应点上终止。幸而各直管理有序,没有发生什么乱子。”

“为什么会发生重合呢?”

“天数。就好象某东西诞生的同时,就已经注定死亡的时间,出生就注定他会岁数寿终样。我们这是由女娲娘娘和鸿均老祖共同创造的,这诞生时就注定好会有什么样的劫数,时候发生。”

“这天劫死光是什么意思?”

道紫光,紫光中,鬼、妖、魔类均会形神俱灭复存!所以,它被称为死光。预言说,死光对则是次灵魂的净化,所有心地善良的类将因此而解脱业障,以凡胎之身直接进入法空间,重新获得失去的天眼能力;而道德堕落的类将同鬼、妖、魔起彻底毁灭。这是普通的毁灭,所谓生命有限,灵魂永存,而旦死光照过,连灵魂也复存焉!”

秦米听得目瞪口呆:“就是说,会有很多众生将从此消失,会再以任何形式存?”

“是的。鬼、妖、魔等法众生虽属于和同空间的存,但我们与起生活中。远古时代,类的心灵非常纯净,类的眼睛是自然拥有天眼能力的,可以看到法的各种生灵,因而也有着极重的信仰与祭拜。随着类对物质与享受的极度追求,类越越堕落,终于彻底丧失天眼能力。虽然现你们类看见我们,意味着我们就,几万年,我们直就类身边。现,如果能解除天劫,我们就是死路条!”

“天劫什么时候发生?”

“重合发生后三十年内。”

“哦?”秦米瞥歌,“你点儿都象是快要死的样子!”

“哼,是当然!”

“看是有办法?”

“万物相生相克,有毁灭者就必定有解救者。当年女娲娘娘为补天以至耗尽心血累死大地上,化成块神玉。相传因女娲娘娘是这的创造者,她化成的神玉自然就拥有拯救这的力量。预言说,整会因这块神玉而得救!现,全世所有妖与魔都已经行动起,开始寻找女娲神玉。而块神玉很可能仍然留女娲大神最为眷顾的华夏大地上。现,地球上所有法力高强的妖类正陆续涌入华夏,你今晚看到的只是极少的部分,它们正日夜停地分散到上海的各郊区。”

“!!!!”

秦米半晌说出话:“你是说所有的妖怪都涌入中国?得多少只?既然它们是妖怪,干吗需要坐地铁?”

歌没好气地翻白眼:“坐地铁算什么?搭飞机坐火车过的多!要你现拿望远镜去看看天上,现连每飞机的外面都坐满密密麻麻的妖生灵!妖类又是鬼魂,没有神足通,无法想到哪儿就立刻出现哪儿,是需要耗费法力飞行的!”

“你们最近开会就是讨论这事儿吗?”

“两月前我们就得到风声,开始着手准备,并向的龙虎山、崂山、茅山、武当山等道家掌门做通报,请他们协助维持妖秩序。我就是为出现,被你看到的。”

上海做什么?”

“因为全球各区的妖族首领已向我们做通报,将趁你们的奥运会之机进入华夏。我们十二家族通过协商,决定利用奥运会馆,将各区妖集中起重申妖法典,要它们以天地之名立下重誓华夏之地永守女娲娘娘的铁律!”

“喔,听起是蛮伟大的!但是否有效,我表示怀疑。”妖怪会么讲信用吗?

“哼!妖类可类,会象你们样随便发毒誓,发完就当放屁!”

“我们是这样的!大多数类是好的!”秦米抗议道。

“是吗?”歌讥讽道,“你给我伸出指头数数,你们类两百多国家,有几国家的政府是说话算话的?”

“这......”秦米无语。

“咳!”秦米转移话题,“你为啥对夜狼酒吧么感兴趣?”

“我调查叫商依依的类。”

女魔头?”秦米嚷嚷起,“你居然也对女魔头感兴趣?”看它还真是受虐狂呢。

“你怎么可以随便叫家女魔头?你就能有点礼貌吗?”歌突然生气地跳起,挥舞着它的胖爪。

“诶?”秦米兴趣,“商依依很重要吗?”

“哼,你现需要知道。”歌又躺下

“哼哼,我当然知道歌老爷被贿赂多少奶油蛋糕,本小姐只知道,高贵的守护生肖笨到以原形之身出现家脚底下,然后被打得奄奄息!真是秃毛的凤凰如鸡啊!”

这次歌没有再跳起:“你是也看到家酒吧的奇特吗?酒吧笼罩强大的契约结内,普通的法众生根本无法进入,法力高强者如果想进入,要么报上自己的名号历,要么只能以原形之身进入,得使用任何法术。”

“难怪身后跟的冤亲债主都能进入酒吧内部呢......话说,如果所有的妖怪都集奥运会馆内,会是什么场景呢?”

歌翻身,蜷成团,貌似是要彻底进入梦乡,只它身下知何时压着张彩纸,纸露出角,“奥运开幕式”几大字赫然目!

“唰!”秦米猛地将彩纸抽出,压纸上的歌被秦米把甩到婴儿车壁上,碰鼠嘴啃墙。

“啊——”秦米兴奋的呼声几乎将整幢楼都震几震,“我可以去看奥运会开幕式!”苍天呐,竟然是开幕式门票!

歌从车壁上滑下,脸下趴车床里,嘟哝道:“我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晚,秦米果然兴奋夜,翻覆去折腾得整宿都睡着!

第二天整白天,秦米都拎着望远镜,头顶有飞机的轰鸣声,立刻就举起望远镜伸长脖子往飞机上看。

果然,飞机外面乌压压地坐满透明的妖怪,还有国外的种小精灵,它们有的坐机头,有的坐机翼上,面吹着高空的风面唧唧喳喳说着什么,最令惊奇的是,排妖怪抓着机翼的边沿挂下面,被风吹得倾斜着,竟依然谈笑风生。透过机舱的舷窗,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机舱内上空也是挤满妖怪,过貌似多是女妖怪和小孩。

连过几架飞机,架架如此!

这情形让秦米想起印度阿三的火车。秦米看过张印度照片,火车内外坐满,还有火车外壁上,火车非常缓慢的前行,而阿三们就坐火车的车头上满面笑容。

妖怪们定是疯

张奥运开幕式门票是十二生肖家族设的某支点购买的。

歌说,它们十二生肖家族都有设立支点,选派家族内的可靠成员化成类的模样长期经营,平时也可作为家族往的落脚点和联络点。

对秦米说,谁买的并重要,重要的是,她可以进去睹奥运会开幕式的盛况!

嘿嘿,疯狂的妖怪,疯狂的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