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立威

小说:水浒群豪录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迷途知返者 字数:2665

骑上马出城门又行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来到禁军驻扎的营地,此时已经到辰时中,但军营中并未见军训练,只有几巡逻的兵在那值守。松五来到营寨门前,才被守卫叫停,松通报自己乃是新任兵马,守卫让几稍候,就去禀报兵马副

好一会,才见那守卫带

着一魁梧的汉子走过来。那汉子行军礼道:“郓城县兵马副李成见过,朝廷的任命公文早已送到,我等一直等待前来接任,快快请进。”

松点点头,几马,马交给军,几来到中军大帐。松道:“此时已经到辰时末,还未见军训练,李副,擂鼓聚集军,我要与众军见上一面,一刻钟未到者,按照军规处置。”李成赶紧命去擂鼓聚集兵,松站在聚台上等着众军,鲁智深几站在他的后面,默不作声。李成看着台下稀稀拉拉的军,一脸焦急,一刻钟到松看着台下不到五百的军,眉头紧皱,又过一刻钟,军才全部聚齐。松看过去,这些军阵列不齐,很多精神不振,不过是青壮,只是缺乏练习。

松在台上说道:“各禁军兄弟,我是你们新任的兵马松,告诉众兄弟一很不幸的消息,如果我是敌,你们已经全部阵亡。我松不管前任如何要求各,但在我松麾下,就是唯才是举,能者上,庸者下。今日乃第一次与各相见,就不再惩罚各,从明日起,擂鼓一刻钟未列阵者,按照军法从事,杖责十军棍,一视同仁。本设置五头,各自负责二百军的训练,给众兄弟一机会,你们可以选出艺最高强五,与我等五比试,若是你们能胜,则为头,若是失败,就从一小兵做起。松又转头对李成说道:“李副也需参与比试一番,待比试完成后再为李副安排置。”李成听松说罢,脸上憋成猪肝色,强压着心中怒火。

很快,众军中推举出四名艺最高强之,加上李成共五松道:“既然已经选定,你五可以选择台上任意一,若是胜利,则你们为头。”

李成心中压着一股火气,此时再也忍不住,上来就挑松。松看他兵器乃是一把宣花大斧,应该是一员颇有臂力之,二二十余合,李成已经不敌,不得不停手认输。松暗自点头,此艺倒是不错,可以算是一名二流,倒是值得好好培养一番。接着另外四选出的与鲁智深等四,除公孙胜花费五十回合才击败对手,其他三是干净利落就击败对手,众军艺,是心服口服。

松看罢,说道:“各,如今已经罢,各也应该对我五解,那现在本为众介绍一下我身边这几英雄。”

公孙胜首先走上前,松介绍道:“此乃公孙道长,送外号入云龙,道长法力高强,胸中颇有韬略,深通阵,今日特命公孙道长为我军军师,负责军队调拨与指挥。”

鲁智深接着向前,松继续道:“此乃我师兄鲁智深,送外号花和尚,曾经在小种经略相公帐下任提辖,因为三拳打死那华阴县镇关西,到五台山落发出家。师兄艺高强,一身神力犹如天授,师兄曾在东京倒拔垂杨柳,当时本就在旁边,自感不如,鲁师兄使一根六十二斤水磨镔铁禅杖,如今只能委屈在帐下任一头。”台下众军听罢,惊呼出声,鲁智深大吼一声,吓台下众军一跳,抱拳接受任命,退下去。

接着杨志上前,松介绍道:“这乃是青面兽杨志杨制使,曾经参加过朝廷举,被举荐做制使,却因为押解花石纲出差错,如今在我帐下听命。杨制使乃是杨老令公之后,精通兵法韬略,乃是杨家枪的传,一身艺已经是一流顶尖高手,能做我军头,乃是我等荣幸。”下面军齐呼:“见过杨头!”杨志抱抱拳,退下去。

史进上前,松继续介绍道:“这最后一,乃是华阴九纹龙史进,曾经随八十万禁军王进教头学艺,十八般艺样样精通,又随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林教头学习艺,乃是一员不可多得的悍。”众军又见过头。

松道:“本亲领一军马,公孙先生作为军师,不再单独领军,本头命李成李副担任这最后一头,不知李是否愿意接受任命?”

听到这些的名头,看过众艺,李成此时已经放下所有的高傲,行军礼道:“谨遵之命,李成愿意为头!”松点头道:“既然如此,就命你为头,后续根据各的功劳再进行擢升。”

见已经到午时,放众军前去吃饭,松看的伙食,伙食很一般,难怪那些军精神不振。松命火头军采购肉食,主要是采购猪肉,这时代的猪肉比较便宜,要求每三日军必须有一顿猪肉。与众吃过午饭,松又在李成的带领下巡视军库,共有步甲200副,这是中国古代甲胄最高峰,是重甲步兵的装备,一身装备足有八十斤,非高大威猛的不可负重。又有金漆铁甲一千副,这种甲胄倒是要简便不少,乃是兵常用的甲胄,还有几副朱漆山文甲,松与各头各选一副,公孙胜也配一副,不过平时不穿带,时才用作防护。

松颇为惊喜的是,这里居然有二百匹马,这大宋朝对马重视程度不够,在金兵攻破东京城时,整东京城二十万禁军居然只有七千匹马,可见大宋马的稀缺,朝廷如此不重视马,又怎是女真的对手。不过如今有马,倒是可以训练骑兵,松准备利用西门庆的关系,再购入一些马,骑兵是冷兵器时代最强的兵种,为减轻压力,只能采取精兵政策。松又巡视一番,对整军营的情况大概有印象,军营的整情况记录下来,他随身带着一小本,上面记录着自己的一些想法与思路,以及一些要点,时刻可以翻看提醒自己。

回到中军大帐,李成郓城县地图取出,这地图十分粗糙,松看得头晕,看来自己得花时间做出一番更精准的地图,最好能够弄出沙盘,那样更加清晰明

未时中,众军全部聚集起来,兵马分配完成,四头各自下去熟悉自己的军松也去与自己的二百军一面,松又发挥自己喜欢讲话的习惯:“众兄弟,你们今天应该已经见过本,今后你们是本的亲卫,作为本的亲卫,你们就必须是最强的,是场上最勇敢的。本带领你们建功立业,但凡我军在场上牺牲的,本给予五十两安家费,残废者发放二十两安家费,兄弟们需勤练艺,在场上拼命杀敌,本根据各的杀敌数量进行奖赏。”这些军见到松封赏如此丰厚,是大感振奋,誓要勤练艺,勇猛杀敌。松又与众一番家常,解众家中情况,气氛很融洽,又让众推举出一任副头,此是一很精干的小伙子,是此前参与比中的一,担任一名副头倒是绰绰有余。

见几与自己的军已经差不多熟悉,松擂鼓聚集起来,自己此前与亲卫的话又说一番,众军精神大振,气高昂。松道:“众兄弟需勤练艺,本每月会举行艺比试,所有头以下可以参加,每选出十参赛,落败的二十五五两银子,二十五继续比试,落败的十二十两银子,剩余的十三继续比试,决出前十名。第一名赏银一百二十两,第二名一百一十两,第三名一百两,每往后延一减少十两赏银,第十一到第十三名每二十两赏银。”

这些军听到松如此说,恨不得现在就举行比试,即使那最后的二十五名能得到五两银子的赏银,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虽然每松需花费出去一千两的白银,但是松相信只要激励这些军,自己取得的远远超过付出的这些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