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美味野果

小说:马路上轻扬的一粒灰尘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南丁 字数:2197

父母节俭,有时却舍得买几个苹果,一般一次只会拿出一个,切好多片,一人一两片分我们。

水果太稀缺,味道太鲜美,拿到手中常不舍得,分到几片常要先吸吮一阵再下,有时会装作完,其实偷偷留下,等几个姐妹都,再拿出她们面前慢慢品味,当作“你没有我还有”眩耀。

童年水果记忆似乎只有苹果,但我们并不缺少水果,漫遍野都是,味道一样鲜美,一年四季都能找到。

我家前面不远有座板栗林,打板栗时,我总是爬得最高,趴树梢屏住呼吸,随着树梢下摇晃,稳住身形,打最顶端别人没能打到板栗,幸运是那么细树梢从未断过,我也一次次伙伴们崇拜眼神中,虚荣心得到莫大满足。

炫耀也有失败时候,农村家里晒衣架都用竹梢制,砍掉竹梢竹枝留下约尺许,形竹杈,竹杈放竹杆,就制晒衣架。这晒衣架用起非常方便,可以埋门前小院,也可以靠

有一次,一起玩时,有一个小伙伴指着大人们刚做好竹架,对我说“你敢不敢爬去”,我想都没想就爬去,爬之后,还不忘吹嘘,正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竹架竹杈插到嘴里,刚削出竹杈,异常锋利,一下从腮帮子里面穿到外面。

不远处父亲及时发现,立刻把我从竹杈。下之后,做得第一件事是捂着腮帮子,追着那个激我爬树伙伴打。

腮帮子穿洞,好些天都不能正常饭,好之后,留下一个明显疤痕,这个疤痕印证着我童年辉煌业绩。部队高强度训练,不知不觉把这个疤痕练没,伸手摸不到它,镜子中看不到它,还有几分不习惯。

春天,满红是可以,我们一把把地摘下直接送到嘴里,听大人们说会流鼻血,才没敢多。映红是杜鹃花,开得是红色花,还有一是紫色花,那是不能

间土路两旁,有一贴地草,春天开花,花色略带粉红,随后不久就会结果,未果子是青色,像小苹果,熟后变紫黑色,因为贴着地,所以我们叫“地苞”。

脚、河边有一带细刺草,能到尺许多高,也春天开花结果,果实,外形和现市场草莓相似,但要小许多,摘下里面是空心,外面红色小颗粒整齐排列,这我们才叫“苞”。

另有一外形得跟“苞”相似,比“苞”要小些,不过是实心又高又荆棘,好像生一样,因此我们叫“树苞”。

秋天,野果最多。有楂、核桃、毛栗、尖栗、野猕猴桃、杨梅、桑葚、松籽、野梨,还有一些叫不,当地人叫“八月叉、糯米黄、黄寡卵、秤砣籽、糖咣哩、鸡脚爪、蚕老妈”。

民家里果树,也秋天熟,有李、桃、板栗、枣、柚、石榴、柿子等,品数量都远远比不野果,就我个人判断,味道也比不

楂、核桃、野猕猴桃、“八月叉”、“糯米黄”最好,也最难采,里面,摘这些果子要爬走很远路,还要爬树,其中楂、核桃数量最多,最好找,“八月叉”、“糯米黄”、野猕猴桃数量最少,不容易找。

毛栗、“黄寡卵”、“秤砣籽”,门前小就有,而且很多,属于小灌木,抬手就能摘到。野猕猴桃比现市面,经过嫁接猕猴桃要小,但味道要甜。楂、核桃是当地人最喜爱果子,因为这两果子有非常好药用价值。

“八月叉”、“糯米黄”外形相似,不过“八月叉”熟后会叉开四辨,里面果实白色,镶嵌着无数芝麻粒般籽,外皮褐色;“糯米黄”熟后,外皮金黄,里面果实也是黄色,有核,之所以叫“糯米黄”,是糯米收割时候

毛栗和板栗一样,满又尖又刺,比板栗小很多。“黄寡卵”熟后,由青变黄,比柿子小,果实和柿子特点差不多。“秤砣籽”大小如玉米粒,熟后呈紫黑色,一颗树一大堆,时候,常常一抓一大把往嘴里塞。

“糖咣哩”是一荆棘,形状像个拉口袋,熟后深红色,表面满细刺,时候,先要去掉表面刺和里面籽,相当甜,据说是做糖原料。

“鸡脚爪”树能很大,和樟树差不多,许多村庄边,同时着“鸡脚爪”树和樟树,树枝挂着树籽顶端部分,肉质,形同鸡爪。

“蚕老妈”算是异类,怎么,现我也没搞清楚,形状有点类似冬虫夏草,不是,也不是草丛,只有河边一处沙洲才看到过。

秋天,沙洲油菜收过之后,细沙里刨,就能找到“蚕老妈”,下过小雨后尤其多。那是一大小形状和蚕非常像根状物,两头尖,表皮和肉质都是白色,可以生,母亲做法是油炸,又酥又脆。

野猕猴桃、“八月叉”、“糯米黄”、“黄寡卵”可以摘回家沤熟,当地人把他们摘回后,放瘪谷或谷康中,熟一个一个,能一直到秋未初冬。

伙伴们对杨梅情有独钟。首先杨梅树得好看,通常高十米左右,属于常青树,树叶碧绿窄窄一指,树形整齐和桂花树不相下,现已经风景树

杨梅时候,树枝挂满一簇簇杨梅,透着密实树叶露出,或青白或红艳,既美观好看,又让人垂涎欲滴。正是根据熟后颜色和味道差别,杨梅分水杨梅和火杨梅两

火杨梅大小和鹌鹑蛋差不多,熟后深红甚至紫红。水杨梅比火杨梅要大一些,熟后青白甚至全白。火杨梅小,更酸更好看;水杨梅大,酸性淡肉厚汁多口味更好,更受人欢迎。

每到杨梅快要季节,伙伴们就蠢蠢欲动,深情地望着深,盼望杨梅早点熟,口水都要流出。童年嘴馋,个饱,再摘一大袋回。酸得牙根都软饭时连饭菜都咬不动。

里四季都不缺美味,除前面说到这些,还有棘柳、酸柳、“豆干”、草根等,这些都是四季生,常年都有

荆棘刚没多久或荆棘顶端刚出不久,把它掐下,撕掉外面带刺表皮,就是可以棘柳。当地有一植物,表皮红色,空心有节,能一米多高,也它刚没多久或者顶端出不久,把它掐下味道很酸,就叫酸柳。

有一滕状棘,叶子很厚,我们把这叶子叫“豆干”,摘许多叶子叠一起,真像豆腐干一样。河边松软沙土中,着一有节草,草根粗壮多汁,而且味道很甜。

草根,外玩耍时,经常会挖出,溪水中清洗干净,放嘴里咀嚼,贪图它多汁与清甜。野果萧条季节里,伙伴没少拿它们解馋。

那时,一分钱能买好几颗糖,即使是这样,也只有过年时才能到几颗,但因为漫遍野野果,童年,我们从未缺少过“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