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有囧事

小说:那年盛夏和他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沂澜 字数:2376

——2012年10月

耳边没有出现蝉鸣,眼中已找寻不见通身泛绿那棵大槐树,那么们已告别了属于2012年盛夏,在们期待个盛夏,也要接受随之而来紧张,虽然那不懂什么是人生,什么是未来,也许吧,这们,迷茫是最好答案。

——

刚经过老班夺命连环试卷,赶紧出来透会儿气,虽然此日光微醺,但却没有盛夏那么强烈,可以闭上眼,沉醉在日光拂在脸上感觉,很舒服,也让暖暖

临近国庆经常会和好多同学样,趴在外面阳台上,看那些低年级学生排练节目,他们拿红色五星,穿白色衣服,嘴“少年强,则国强……”之类有排练三字经,他们总是会变花样来,涌入耳边都是声声稚嫩童音,原来小候可以这样地美好,

这让不禁想幼儿园,也是那个熟悉大舞台,因为刚好东市小学也有幼儿园,在这上大班,会在老师要求下,去排练节目,然后在所有家长,所有同学面前去表演,现在想来,间真会在你不经意间溜走,原来现在们也只能透过他们去寻找自己当美好,

走进了教室,刘思源趴在桌上睡觉,有本刚发学生天地没看,于是把手伸进了桌,突然,感觉手指好像湿漉漉,似乎沾上了不明液体,连忙把手伸了出来,两眼瞧,天哪,是牛奶,

因为桌子是双人桌,只有四条腿,但本来仓应该是被分开,但那个代,都是木质桌子,隔挡木板总是会被“熊孩子”破坏,所以大部分桌子仓都成相通了,

不对呀,又没拿牛奶喝,但秒后,立马意识了,

“刘思源!”

大声地叫名字,这声音,连自己都有点震撼,

去,是世界末日来了,是你快生了呀,咋滴了?”

他慵懒了头,额前碎发有几根很明显被压有点变形,从他眉眼,能感觉他有床气,趁他没有爆粗口连忙:

“你奶漏了,你看,”

把手指摆在他面前,终于觉得他彻底醒了,下秒,从掏出了自己,看吧,他习惯在,这下遭祸了吧,

去,学生天地没看,这就报废了,害,”

边嘀咕边撕扯弄污了皮,但是他面庞依然好像依然洋溢笑容,

赶忙用纸巾擦掉了手指上奶渍,幸好那些直在,只有包边上沾上了点儿,

再转过头看他,他已经把仓都擦干净了,下秒,他突然从他把手伸了过来,

行,算有点良知,竟然帮清理仓,心突然注入了股暖流,原来,他并不像表面那么痞气,……挺暖,

“喂,帮你扔垃圾吧,”说连忙拿桌上纸巾,逃也似向后门走去,

“哎,魏佳怡,发生什么了,”

脚步站定,是杨雯静,她……她怎么这会儿和李乐坐在,况且好像和她不熟吧,这话问,好诡异啊,

“是同桌刘思源,他把牛奶倒进了仓,正清理,”

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眼神好像看些不明意味,所以对她没由来冷漠,

突然,就看李乐和杨雯静继续聊了天,和李乐就好像是两个陌生人,就这样,静静地走了过去,也不知是错觉嘛,感觉那个杨雯静总是在说刘思源名字,

坐回座位上,不知怎,就发了呆,

“喂,学生天地七八期借仓可不是白打扫,你瞧,”

思绪被他句话拉了回来,这熊孩子,严重怀疑是他把木板拿走

他已经把都整整齐齐地摆在了,包括,所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他紧挨摆在面,心突然就觉得原来自己可以离他这么近,原来心满足是如此美妙,

所以是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也许吧,对他已经不知是何种感觉,只想多点和他在光。

所以脑海总会有与他啼笑皆非事儿,现在想来,好似发生在昨日,

——

国庆假过后,天,当走进教室,看就是这么副场景,同学们大都埋头正在奋笔疾,仔细瞧,互相在叽叽喳喳地说什么,放下包,没来得及开口问,身后个同学已经在问了,

“魏佳怡,你那个数学试卷上计算题写了没,借!”

李奇奇话令摸不头脑,啥试卷,啥计算题啊,正从大脑努力回想,作业就是那些啊,没听说有个试卷上计算题,

李奇奇也感知懵,

“害,赶紧吧,大多数同学都忘了,那是老班在放假天发下来,让们先把应用题写了,算了算了,赶紧补吧,老班课上要提问哪,”

来了,那天老班把数学试卷发下来后,特意留了节课间让们去先写应用题,说剩下计算题利用放假间去写,

但是,很明显,已经抛之脑后了,连忙从寻找那张试卷,终于在数学了那张夹试卷,

完蛋,忘得干二净,连忙拿出笔写了来,但是有几分钟就上课了,第节就是老班课,不知道为什么,手指好像不听使唤,大脑计算也稀糊涂,

本来平常可以很快算出来题,这个候竟然片空白,完蛋,希望待会儿千万别提问,所以胡乱地写了答案,

他进来后,好像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脸疑惑地问

“这要写?”

“那可不,赶紧能补多少补多少吧!”

来不及和他细说,连忙想是否有其他遗忘作业,

没想秒他扯过试卷,不管三七二十地就抄了来,

“喂,胡写,你敢抄?”

他没有回答,依旧在“奋笔疾,”好吧,大不了跳火坑,心想蒙混过关就成,应该没那么倒霉别老班叫吧,

但是呢,爱情公寓墨菲定律说很不错,你不希望发生事情总是会发生,挡都挡不住,这不,老班进来检查候,

“刘思源,说出这几道计算题答案,”

就这样,他慢慢地站来了,他可能也知道,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硬头皮说:

“第题24,第二题……”

没等刘思源说出下句,老班嗓音已充斥在了耳边,

“错误,那第二题呢?”

就这样看刘思源侧目瞅了眼,那眼神,充满了无可奈何,

瞅啥瞅啊,都说了胡写了,是你倒霉,成了小白鼠,自求多福吧,

“第二题53”

当刘思源说出来后,就清楚地看老班本来算和蔼可亲面庞,渐渐黑了来,两道眉紧紧皱了来,好像就要火山爆发节奏,

是错,坐下吧!看来这几天你真当放假了!”

刘思源坐下之后,他突然凑近身旁,句好像只有和他才能听声音涌入了右耳,

“再抄你作业,就是球!”

好吧,想笑,好像是第次听他突然爆粗口,竟这样好笑,他坐在那儿,

看你现在就像个充了气皮球,”

没想他斜眼盯,那种幽怨小眼神再次占据目光,好像真可爱又,可气。

——

那次过后,他好像真没有再抄过作业,也许是因为他已经足够优秀了,也许后来们早已不是们,但至少现在依然可以和他相处,这切依然记录在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