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回到茅山168号

小说:道寻归途 类别:都市情爱 作者:幽居听曲客 字数:3845

言的带领下买好东西,卤肉倒一大堆,但酒只两坛,因为村长不剩几坛,还要留着村里人成亲时用,不过言还蛮开心的,比预中还要好,本来觉得一坛都够呛的。

在提着东西回去的路上,又问起言,“二师兄,还没惊喜什么呢?”前面起的时候被张知画打断,现在起来,还蛮好奇的,道观能给他什么惊喜?

“惊喜?对,起惊喜我只能这样给的地位提高!”言还挑挑眉毛,一脸的神秘。

“哦?地位提高?”些纳闷,道士啥地位?还个小村外的小道观,“难道师父把观主的位置给我?”不明白也没事,不影响他猜测。

言瞪着眼睛看着,不敢置信的道:“小宝,没这样的人,原来一直在觊觎师父观主的位置,不过放心,我不会传出去的,因为我站在这边的,必要的时候我还可以帮一把。”着还压低声音,左右快速扫视一下,好似防着什么人听一耳朵过去一样。

满头黑线,这二师兄怎么二师兄,但又不八戒,思考问题的方式怎么能被带偏成这样,“二师兄,地位提高么?一个小道观,高能高到哪去,地位的也一个,观主!什么地位?”

“小宝,这地位一提高观主,我觉得对提高这两个字误解,那不提高,那一步登天,啥呢?”言鄙视的看着,尽好事,以为大师兄和我都死人不成,怎么也轮不到啊。

“那道观还地位的位置?义庄庄主?香堂堂主?还演武场场主?”这样的地方如果还要划分这些职位的话,那他离观主确实还很大一段的距离,但这些没听过啊。

言把东西交到一只手上,腾出一只手放在的额头上,然后又收回来摸摸自己的额头,奇怪道:“没事啊,啥呢?从哪编的这些职位,当官吧,这样不应该在道观,应该去天师堂,那里职位多,还官做,咱们茅山除掌门,长老,然后各分院的观主,没,不过观主,倒可以自己加这些职位,茅山派不管下面分号怎么经营,到时候给我个好位置啊,香堂堂主也好啊,师父现在把我派的到处跑,这不到米铺么?要不派这,哪会这些事啊,要我师父和胖……”

到这言一下停住,扭头看看通往村里的路,又转头对继续道:“嗯,两人肯定一腿,不然为什么不去找玄妙师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着。吧?”完还不忘把和自己拉到一个阵营,变成达成共识的战友。

听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该惊喜内幕,还怀疑二师兄无酒人自醉啊,都不敢相信他怎么长这么大的,这嘴,估计自己师父的话,得把他嘴撕烂,再缝上,再撕烂......还由得他在外面信口开河。

言一脸期待的等着向他靠拢,但让他失望斟酌下语言,然后道:“二师兄,我刚到门派没多久,这些师父的隐私不太清楚,什么什么吧?”

看着这样口无遮拦的言,更愿意相信这玄苗道长放出来的倒钩,专门吸引人上当,否则这句话但凡个人传,都会打死言的,现在些明白,他为什么这个道号上天在警示他,要活得长一点,还把嘴巴闭上,最好——“禁言!”

“好吧,不过准备抢师父观主位置的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言又重复一遍他自己的猜测,但这次从“”变成准备抢”不知道下次还会变成什么,但无所谓,变成啥他都认为自己会比言活的更久,因为言的嘴,预示着他随时可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这样二人话间都已经来到茅山168号的门前,让些无语的,一路上尽和言聊些的没的之类的八卦,用的东西一个也没,看着还在侃侃而谈的言,打断道:“二师兄,告诉我惊喜么?这一路都扯些什么啊,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啥?”

言抬头看看大门,然后转头对到,“啊,这么快,看来还聊天愉快,时间过得真快,不知道,我都快憋死,和师父话,他打我,和大师兄话,我十句他回一个‘哦’字,最后还不知道怎么得罪师父,把我发配到给胖大婶看米铺,他俩肯定事情!”

翻眼睛,心:和聊天我倒没怎么愉快,况且八卦的心和造谣的嘴。

“二师兄,慎言!我们不能随意猜测,我只问问给我的惊喜什么,都给我半个时辰,但我还不知道,其他的我也不听,听我也不信的。”看着缓缓打开的大门,渐宽的门缝中玄苗道长的脸逐渐清晰起来。

看着仿佛要结冰般的面容,连敷衍的话都不出口,不光义正言辞的批评他,还委婉的明不解,他自己答非所问,最后坚定自己的立场,我问,不听,也不相信,觉得自己这次自救可以打100分,至于二师兄,让他去死吧,言语中的措辞愈发严谨,死道友不死贫道,无量天尊!。

“咦,小宝,怎么回事?这还没进家门开始瞌睡,眼睛都快睁不开,不过闭这么紧也睡不,再以为进去师父睡,晚课什么的一样都不会少,还的熬,不过,等天实现自己的梦,把师父踩在脚下,自己当观主,可以安排我们三个睡觉、休息,师父打扫卫生,迎客进香,洗衣做饭真么的,哈哈,开心啊!”言看着给他挤眼睛,根本没接收到信号,非但如此,还要把拖下水。

纳闷:什么自己的梦?从猜变准备实施,从准备实施变成梦,在言这不到短短的一个小时实现过度,自己死定,还找我给陪葬吧?

“师父安好?我这次历练给您丢脸,靠张知画前辈逃得一命,还请师父勿怪,还所谓的观主不过一句戏言,然后通过二师兄的猜,然后变成这样,还请师父理解。”深深施一礼,再次看到玄苗道长心里还感触的,感动,还欣喜,这在这个世界目前来最深的羁绊。

玄苗道长现上下打量一下,然后点点头道:“嗯,为师清楚,小宝先进去吧,等后面时间再谈,现在我和二师兄谈点事,对,把师兄手上的吃食都一并接过去,钱买的东西别浪费。”和完话,然后面无表情的把目光转向言,那眼神看一个死人。

世界上最恐怖的表情表情,这种恐怖言今天好好享受一把,汗像蓄积的水珠一样往外涌,第一次见到汗水能从脸蛋上流出来,每次看到不额角、两颊,鼻尖、口周,再厉害也额头顺着鼻梁淌下来嘛,可这次言恨不得颧骨都用来流汗,这让感叹,这一个人得虚成什么样,才能这样的生理现象。

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法,把酒肉从言死死拽住的手上扣下来,然后从玄苗道长的身侧走进道观,继而把大门关紧,这才重重呼口气,缓缓心神,也不顾外面的动,急匆匆的跑进去寻找气去,现在不定气还能救言一命,在来,二人相处这么久,言又这么会作死,气怎么也得些急救经验的吧。

着不到饭点,大师兄肯定不在厨房,那先从神堂找起,然后转去房间,最后还在厨房找到气,“大,大,大师兄,快,快去大门口,二师兄错话,估计……得死。”这一路跑,差点没跑死,好不容易事,赶紧放下身上的所东西,一下瘫坐在灶前的木墩上,动都不动,哪怕现在嗓子都快冒烟

气看着瘫倒,转身先倒碗水递给,然后开口道:“小宝回来,很好。”完脸上挂着笑容,看得出他很开心的。

几口把水喝完,平复两下气息,赶紧道:“大师兄,救二师兄啊,他编排师父和米铺张知画前辈的关系,被师父听到不去他死定。”

气还一脸的从容,只眉头收紧点,语气还不急不缓,“无妨,师父数。”嘴上这么的,但依然放下手中的活,开始往外走,应该准备去看看

这时也缓过来跟着气一起去看看,心里都清楚不会把言怎么样,但皮肉之苦肯定少不的,万一只准备皮开肉绽的,结果气头上,下手一狠,变成缺胳膊少腿,那可不敢

二人很快门口,没二人预的场景出现,玄苗道长和言二人都已进道观,言身上也没任何的伤势,走路的步子都四平八稳的,虽然脸色不好看,但看上去并不怎么凄惨。

难道内伤?这可比外伤难治多,自己的师父不可能下手这么狠吧。

,玄苗道长看到他俩走来,招呼一声,都到大堂去,让给大家好好这次历练的经过,也好让气和言都学习下经验,因为总一天他俩会用到。

玄苗道长在前面走着,三人在后面跟着,这时候的余光看到言在给他俩挤眉弄眼,那只熊猫眼那么的醒目,看到这知道言啥事也没

气显然认为这玄苗道长打得,也没觉得什么不对的,只要言还活着的,在他看来没啥事。

四人在大堂坐定,再一次正式的施礼,不单单对玄苗道长,还两个师兄,然后开口道:“全赖师父奔走,我才能安全归来,师父大恩,没齿难忘!”

这几句话掷地声,他知道自己不管的再漂亮,这些恩情自己都无法偿还,玄苗道长为他做的太多,自己这几句话简单,但代表他的决心。

行,现在给我们这历练一路都遇到些什么,为什么会历炼失败,自己梳理下不足,也给两个不成器的师兄传授下经验。”玄苗道长倒在乎历炼失败,因为他长经验,毕竟在他看来还太小,经验都靠累积的,现在失败一下也许也件好事。

气和言对视一眼,都一脸的不爽;师兄师兄嘛,自己二人知道比小宝差远,但没必要加上一个不成器吧,何必在他们的心上再捅一刀呢?

……

“我从……这样的,二师兄才会被打眼睛,最后我们买酒菜回来,剩下的们都知道。”这一傍晚,玄苗道长本来以为这次历炼应该经验不足,遇到强大的妖邪失败呢,没到竟然会这么离奇,还这么坎坷,沉浸良久,实话让他不敢相信,如果自己来走这次历炼,肯定会比处理的更好,但身在的位置上,自己不见得能做的更好。

“小宝们这次历炼很不错,因为没面对邪修的经验,才会失败,相信经此以后,应该不会再这么轻易地栽跟头,嗯,把的灵鬼放出来吧。”正因为不敢相信,所以才找个参照物验证一下,又一夜练成啊,他也见识一下。

“师父可以么?咱们离村子只三里地啊。”些不放心,不知道这里受不受地脉的影响。连自己都没天还会站在陆芊芊的角度考虑问题。

“没事,道观不受地脉影响,村子的地脉交汇范围较小,而我们道观又以降妖除魔为己任,没必要占村子居民的用地,所以茅山168号从第一任观主开始建在这里。”玄苗道长看出来的担忧,于专门做个解释。

“好。”从怀里摸出一块灵玉牌,自从陆芊芊附到这块灵玉牌上,他把它单独放在胸口,主要害怕哪天不小心打出去。

灵力催动玉牌,然后道:“芊芊,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