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

小说:帅府有宠妻 类别:都市情爱 作者:言寺太 字数:2703

阮尚宭眼划过丝得色——宿王这个蠢货,居然真去找的麻烦。麻烦找就找了,竟如此痒的手段。

即便江湖人真的赢了又如何?大庭广众之下失了颜面。

蠢材就蠢材,好刀会用在刀刃上。这么位高手相助,更应该仔细谋划,定要击即使其损兵折将方可。

众人各自心怀鬼胎。

“寻常箭靶都看谁准头好,旦同时遇上两个射箭高手,届时你红我红,便难以分出胜负。”宿王兴致勃勃,“依儿臣看,如设些活靶子,岂更加看头?更能展现其风采。”

这话出口,止晋允帝面色铁青,就连百官纷纷摇头叹息。

晋允帝此刻只想遣人将这逆子给拖下去。

会说话就把嘴闭上!

说晋允帝向来自诩仁帝,即使大云朝最昏庸的帝王,曾如此拿人命当回事儿。

当即面色寒,沉声道:“宿王此言理,然就你来做这个靶子,估计这风采能展现的你此生难忘。”已然半分面子都留。

鸦雀无声。

宿王厮跟自家好歹沾亲带故,临堂侯几乎就要拍手叫好。

宿王被怼的脸涨成猪肝色:“,你……”

将军这般推辞,可敢?”年男子忽然开口。

“呵。”冷笑,“别给爷来激将这套,你爷爷我在战场上玩儿兵法的时候,你娘的还在吃|奶!”话出,后悔了。

惨了,当团子面说脏话了。

“噗嗤——”

人没忍住笑出声来,又赶紧正襟危坐,目斜视。

将军这番话虽说粗鲁,但实在怼的人通体舒泰。

些家眷小姐们霞飞双颊——哎呀,将军实在太流氓了。

知道的这话灌了内力直逼年男子去的,警告,威慑。

年男子虎目圆睁,下盘差点穏,连忙调动内力才能勉强稳住心神,再敢小瞧。

施宁宁看得目转睛,在抛出样的话后仅没生气,反而心尖颤,外界的切都与她隔绝了,仿佛天地间只能容的下这俊美邪肆的青年。

“阿宁,你还好吧?脸怎么这么红?”施元安惊呼。

怪她大惊小怪,实在施宁宁此刻的脸红的像染了最浓郁的胭脂。

施元安都怕她下刻头顶冒烟。

施宁宁回神,下意识摸脸,只觉温度烫的烧人,她自觉喃喃:“元安,我好像真的病了。”

“什么病?你究竟怎么了啊?急死个人了可真!”根筋通到底的施元安莫名其妙,焦灼的行。

施宁宁摇头。

施元安还要追问细节,被旁边实在听下去的施杰昀狠拽把。施杰昀瞪她眼,朝对面努努嘴,低声提醒:“傻了你!相思病啊!”

施元安愣,无言以对。

她默默想着,情情爱爱害人啊。

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施宁宁原本在男女之情事上就迟钝,这些年心没怎么动过,手倒动的少。

提临堂侯府这边众人百感交集,几乎逼出十成内力才没出丑的男子脸上青白交加,碍于身份实力敢还嘴,只得屈辱抱拳,咬牙切齿说:“还请将军,赐教。”

急。”翘着二郎腿,漫经心开口,“我忽然觉得你们方才的提议几分意思,过咱们换种玩法,以你我为箭靶,生死论,怎样?”

许!”对方尚未反应,温氏先行呵斥,“儿胡闹!”

嬉皮笑脸哄娘:“娘,儿子这些年在军经历的还少了?沙场无眼,万箭齐发我这闯过来了吗?几十万人面前的活靶子,如今这小场面儿子还真没放眼里,我心数。”

“你数个屁!”平日娴静的温氏被逼的柳眉倒竖。

笙擎十分眼力见的递盏茶过去,劝道:“娘,您消消气,端庄、端庄。”

岂料温氏对没好脸色:“你个省心的!”她余光瞥到问懿身上,叱咤朝堂的誉国公赶紧腆着脸笑,生怕夫人的怒火转移过来。

温氏没好气地哼声。

宿王兴奋了:“将军,此言当真?”冷箭无眼,况且还主动提议,可没人逼

环抱于胸,笑道:“找几个知躲避的人与寻常箭靶何异?”看向语的年男子,明明对方站着,坐着,却硬股居高临下的气势。

“你我二人各自施展轻功躲避。”

“爷今儿就把话撂这儿了——”

“你的箭若能挨着爷的根头发丝儿,都算你胜。”

狂妄至极!

年男子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睚眦欲裂。可此刻已骑虎难下,只能重重点头,答应。

还嫌这把火烧的够旺,继续道:“爷的箭,若你晴明处,便算爷输。”

“这活阎王,正经挺帅的。”施元安暗暗感慨,余光瞥施宁宁。

就见施宁宁此刻满心满眼都,俨然已被勾走了魂。

“阿宁,这大话放的太狠了。你就点儿担心?”施元安故意问,“赢了还好,这要输了暂且说颜面无存,残了伤了可得了啊。”

施宁宁看她眼,挺了挺胸,反问:“为什么会输?定会赢的。”

“你怎么清楚?之前还说对面男的内力高吗?”施元安解。

呀,施宁宁心说。

莫说,就连她可与之战,而且办法胜。

占了年龄大活得久的便宜,内力相对醇厚,可见得就能高过们。

师傅曾对她说过,武学内力这种东西,谁练的时间短谁就吃亏,内力会随着时间变得醇厚稳重,至于高高的,看个人天赋。

简单来说,的人穷尽许都达到天才随便练个两三年的内力,这种庸才。

这话说的残忍直白,很真实。

施宁宁颇些与荣焉道:“天才。”小小年纪,普天之下难逢敌手。

再来十个年男子样的,根本的对手。

施元安脸黑线,十分无语:“.…..天才,你么骄傲干啥?”

施宁宁偷乐,两颊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

因为师傅说,她天才。

天才对天才什么的,就很般配,嗯。

而另边的李柔萱心情就似她这般轻松了,虽然看似淡定,实则桌下的手帕都要被绞烂了。

表哥要……为何姨母姨父劝劝表哥?若什么三长两短要怎么办?

到时候她又怎么办?

年男子遥相对立站在处偌大的空地上。

只见身玄衣,身姿长挺拔,劲瘦的身体内蕴藏着极为恐怖的爆发力。额前几缕发丝被风吹得凌乱又随性,黑眸深邃,鼻梁与下颚线条冷硬锋利。

相貌无疑的好,引的在场多数未出阁的千金小姐们颗芳心荡|漾。

众人内心无暗暗感叹——即使论相貌,单说将军通身的气势就甩出对方大截。

若要再论相貌……可就太欺负人了

接过侍从呈上来的弓箭,随意背在身后,眉峰挑笑容张扬:“让你。”

年男子敢轻视,直接拉开满弓对准,注入了十成内力。

空气内劲四处乱窜,以二人为心的方圆几里万籁俱静。

跟个没事儿人样。

年男子眼光冷,离弦之箭“嗖”的声飞出去,夹杂着强劲内力朝袭去。

依旧纹丝动。

在场众人无提心吊胆。

高处的阮尚宭坐直了身子,双拳捏紧——若真能……

“啊——”在支箭即将戳双目时,已经小姐们惊呼出声,取出手帕捂眼睛了。

生怕下刻就看见血溅当场的惨烈画面。

满场除了誉国公家就数施宁宁最淡定,她甚至还能饶兴致地抓把瓜子嗑起来,边嗑边分给双胞胎:“嗑吗?”

双胞胎:“.…..必。”

施宁宁点点头,又专心致志嗑她的瓜子,闲余时间才抽空扫两眼边的情势。

场注定会赢的比试,什么好紧张的?

支箭起动的年男子,飞身至半空鼓作气接二连三地发箭,冷箭四面八方地包围住,使其避无可避。

外人看的眼花缭乱,更加担心被箭矢包围的

滴冷汗从男子的额角滴落至眼周,但敢放松警惕,生死场上,毫的马脚破绽都能致命。

没人能比此刻更为紧张。

外人看来似乎处于劣势的方,但只男子知道,根本

可能连三成功力都没使出来!

身处其才明白的可怖之处,小小年纪内力便已高到深可测,这哪里别人口的夸张实力!

后生可畏啊。

男子用力到指尖发白——为敌既已成定局,既然对方说过生死论,想必会手软,今日拼尽全力要将此子的性命留下。

反正众目睽睽,早赌约。

想罢男子袖口处寒光闪而过,直直向袭去。

诸多思量,在外看来过瞬息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