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似曾相识之人

小说:失落人间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北更琉璃 字数:9987

成天中学电动门敞开着,两名杂牌保安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保安室那台电视机应该是忘记关了,还在放着新闻。

“近日南极捕鲸队水手称在冰盖上发现了直立行走巨大型生物,疑似传说中造生命体恩!是自2007年以来类再次观测它们。”

璇停在了保安室前,他一向对种猎奇新闻很感兴趣,年纪小伙子,谁骨子里不是中二少年呢?

更重要是他之前其实去钻研过方面资料,起因是第一次听名字时候感觉和他兄弟似,咋都姓啊……姓氏应该还没么泛滥吧?于是璇不自觉地想去了解一下素未谋面“亲”究竟是什么玩意,。

类首次发现它是在2002年南极,据目击者描述,它们与类相似,皮肤光滑,能双腿站立行走,手臂,每只手5手指,全身雪白,是身长约20-30米左右庞然大物。时候它们也被描述成一种鱼,没尾巴,面部可见眼睛和血盆大口。

Ningen名字来源于日语罗马音,意思是间,其实可以把“南极Ningen”翻译成“南极”或者“南极”。

种不明生物过多次被目击记录,上一次报道刊登在2007年日本MU杂志上,甚至Google maps上还详细恩坐标。

种无神论者看种东西也是寻开心,从来没当真过,不过在时隔11年后2018年,居然又出现了与报道吗?么多年过去了注意力早恩身上移开,造谣也没啥意义吧?

不过看了一眼左上角频道标识,璇突然感觉自己被欺骗了,什么嘛,科幻频道……

大感失望璇拖起行李箱,走在空无一成天中学里,主道路上还是两排茂盛香樟树,以及一池蔫了荷花。

下午高三返校,现在才早上八点多,应该也他傻乎乎地么早来吧。他前面收了学校安排宿舍短信,已经点迫不及待地去看自己宿舍长啥样子了,虽然他心里已经大概,但毕竟璇第一次住校,想想心里还点小激动。

但在大路上走了一半璇突然停住脚步,他突然想起来昨天夏颜茜没带他去过学生宿舍,只参观了几主要场馆,各场馆间大路璇已经记得差不多了,可在小路和迷宫一样复杂学校他又该怎么找宿舍呢。

果断回头,他记得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成天中学地图,而璇硬是凭借记忆力花了五分钟了它。

校门口布告栏上贴着一张手工涂鸦成天中学地图,用了卡通画风,看起来还挺可爱,但璇一连看了几遍过后,才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啊!画上那纵横交错和小肠一样挤成一堆,他看得头皮发麻甚至还点想吐。

什么极品画地图还能被贴在里,也不怕误导别吗?”璇觉得第一次来成天中学开家长会父母们肯定也和他一样看着幅地图发呆,怎么看出来哪是哪啊?

无奈之下,璇启动了他终极必杀技——手机地图。

“果然还是东西好用,还带导航……”璇很快搜索出了去男生宿舍路线,别说,离里还挺近,导航女声听着几分熟悉,好像是那什么什么玲。

璇走两分钟之后发现自己错了,他离男生宿舍确实只剩五百米直线距离了,几分钟能走——按道理是

可现在他望着面前30°斜坡发呆,最后一段路居然是往上璇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坑爹啊。

是让家飙车用吗?”璇感觉在段路上铺木板都可以当滑梯一路冲下来了,换成电动车一定很爽,是要小心时候刹不住飞出去……规划者肯定是鬼才,为学校生活增添了不一样乐趣,但上坡时候绝对会让叫苦连天。

璇算明白了成天中学依山傍水怎么来,校门口和大海只隔着一街区,而附近座小阳山十分突兀,把成天中学布局压缩成一“U”型,然后学生宿舍干脆建在半山腰了。

无奈,璇拖着沉重行李箱三步一小歇五步一大歇地以龟速向上攀爬,短短五百米,他居然花了快二十分钟,真换只龟来说不定都比他快,璇可是看过乌龟上跑步机那张GIF,乌龟只是懒得动,真要跑起来估计能超过一大批

宿舍看起来也没想象中壮观,白色墙皮都掉了一部分,成天中学男生宿舍一共十栋楼,其中前三栋住是高三学生,璇来最晚,他被分三栋顶层,按照教务处发来消息来看,他好像只舍友。

间只住两,空间是绝对够宽敞,璇想着那倒霉老兄怎么一住,去其他宿舍挤一挤也不错啊……

璇一路把行李箱抬五楼,手都要累断了,在楼梯上他也陆续回来学生,不过一都不认识。

“怎么连电梯都没啊啊啊啊啊!”璇在叫苦连天中扣响了510大门,钥匙并没他手上,说是找那舍友拿完事了,但万一舍友不在怎么办,他干等着吗?

不过顾虑很快打消了,开门微胖年轻,五官端正看起来也并不油腻,总之挺耐看小胖子,不会让觉得难相处。

倒是让璇松了一口气,他之前还在想着万一舍友是问题学生,自己会不会受压榨。

“来挺快呀老哥,那边床位是,快点把东西搬进来吧。”胖子嘿嘿一笑,手指着一方向说,丝毫没对生警惕。

璇推开门发现房间空荡不行,摆着甚至是两张软垫床,床边则是木质书桌书架以及衣柜,排插上接热水壶还在咕嘟咕嘟响着,与其说是宿舍,倒不如说是酒店房间。

地方咋俩床,不是说六间吗?上下铺呢?”璇满头问号,和他想象中宿舍差距也太大了吧?难道不是监狱一样铁架床上下铺吗?

“嘛,间并不是学生宿舍。”胖子喝了一口热水,靠在椅子上给璇解释,“原本是作为宿管房间来使用,但楼下最近新建了一幢小楼给宿管住,房间空出来了,东西都是现成,除了床单什么得自备,其他房间连空调都没运气还真好。”

样吗……那确实是走运了。”

“自介绍一下,叫缪星奕。”缪星奕在手边白纸上写完了自己名字,举起来给璇看,出乎意料,他字写还挺好看,颠覆了璇认为男生字都很丑观念。

璇。”璇接过了缪星奕递过来笔和纸,在下面接着写了璇两字。

知道璇,很喜欢名字。”缪星奕眼神忽亮了起来,像是见什么完美猎物。璇则没来由地一阵恶寒,他下意识捂住了屁股,紧张兮兮地道:“想干什么!?”

“别激动别激动,真不是基佬。”缪星奕猛摆着双手,似乎是想要和那英文字母组成生物撇清关系,不过他样在璇眼里反而更可疑了。

“去厕所,厕所在哪。”璇把行李箱一脚踢了角落里,他才发现自己膀胱已经憋得十分难受了,再晚几分钟估计得直接尿裤子上。

“今天宿舍停水,要是想上厕所话最好去楼道边上公共厕所,那边不停水。”缪星奕拿着手机噼里啪啦也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璇注意他面前书架空空如也,居然连一本书都没摆,乱七八糟放都是些电子产品,看样子和璇一样也不是什么读书,不过璇起码会放两本课本意思一下,缪星奕直接摆明了是“老子不读书怎么办吧”态度。

璇边解着皮带边往外面走,缪星奕用余光瞥了他一眼,又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了。

“喂?是陈少吗?”门外路过时候大声打着电话。

已经发现那了。”

“对对对,昨天交代。”

们现在把他堵住,快上来。”

缪星奕听声音,掏了掏耳朵,越想越气,突然把手机往床上一丢,不玩了。“妈吵死了!”

璇此刻还在小便池前一边哼着歌一边愉快放着水,心说尿尿真是世界上最美妙事情,哦,仅限憋尿之后。

长达一分钟放水过后,璇拉上裤链往外走,结果还没厕所门口被两给堵住了。

染着黄色头发青年一看不是什么好东西,璇平常见都离得远远,不过回他们好像是冲自己来

很奇怪了啊,算想破了头都不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惹

两名青年一按住璇一只肩膀,把他固定在了墙边动弹不得,厕所地板湿漉漉璇心想回绝对连内裤都湿透了。

们两干什么?里可是学校!”璇怒视两,奋力挣扎着。

“傻逼,别乱动,们当然知道是学校,们也是学生啊,对吧?”一名青年扇了璇一清脆耳光。

“没错,们可都是好学生呢。”另一名青年把好学生三字加了重音。

“该死,们想干什么?一穷学生,没钱给们勒索!”璇多次挣扎无果之后也放弃了,是脸上火辣辣疼,俩混蛋下手还真重……

“那要问问干了什么好事咯,哟,陈少来了。”

眼前光线被一高大影阻挡了,逆着光可以依稀看出成天中学校服样子。

“陈……琛,他妈!”璇从牙缝里挤出名字,他来厦门些天如果说惹了什么话,那衣冠禽兽陈琛了。

“啧啧啧,文明是不能爆粗口。”陈琛笑着在璇面前蹲下,“今天是来问问题,没想为难。”

么问问题?”璇冷笑着问,他平常虽然是温和,但泥三分火气,总不可能家都骑脸上来了,璇还和他好声好气说话吧?

不是怕逃了吗?配合点嘛。”陈琛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白色烟,和天下尊尚,璇并不认识种一条近两万高端烟,他印象里好是中华黄鹤楼之类

“抽吗?”陈琛递了一根给璇,想了想又收了回去,“哦忘了,现在没手,那算了。”

璇没说话,只是冷眼瞪着陈琛。

陈琛用一黑色磨砂火机点燃了香烟,深吸一口后吐了璇一脸烟气。“说,夏颜茜走了,出国了,知道吧?”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关什么事?”璇反问。

“没是昨天查了点事情让比较在意,所以想来问问。”陈琛打开手机,寻找着自己需要资料。“夏颜茜来厦门是在六年前,而在此之前甚至是没出过湖南省土包,都查过了,之前生活中连夏颜茜一点影子都没,对啊,们怎么可能认识呢?看样子好像误会了,是刚好被夏颜茜拿来当解围工具而已。”

脑子是不是不太好使……”璇本来心都点凉了,结果来了180°大转弯,感情家伙查了半天资料,居然还替他解围了?他和夏颜茜确是第一次认识啊……不过夏颜茜似乎以前见过他,种违背常理事情怎么可能用资料查出来嘛……璇自己都觉得很奇怪。

“知道是误会了还在里堵?”

“夏颜茜走了,居然连一点征兆都没现在只想找好好发泄一下。”陈琛笑着把手指关节捏噼啪作响。“放心,医药费会帮付,假也会帮,够意思吧?”

“操,要挨打了要挨打了……”璇下意识闭上了眼睛,陈琛确是渣没错,说话还一副“大度”样子。

在陈琛准备用拳头往璇脸上招呼时候,忽然停下了手。

说陈少,幅无法无天样子比平常更可爱点,果然禽兽禽兽样,别整天装才是真正嘛,没听说过真实才是美吗?”外面传来嘲讽让陈琛血压飙升,他恼怒地转身,只看小胖子靠在门边对他微笑。

“缪星奕……来管什么闲事?”陈琛头上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火气直接熄了,甚至心里还几分惊悚。

好像想对新来舍友图谋不轨哦,要是把他打进医院了,去哪找新呢?”缪星奕一步步向陈琛靠近,无形气场直接压得陈琛些呼吸困难,他托起陈琛下巴,笑容宛如魔鬼般狰狞。“还是说想和一起住吗?”

“不……不是,缪星……不对,缪大少爷,是和嗯……璇,那,很友善地呃,交流一下,对对对,样……”陈琛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太清楚了,估计是被缪星奕吓了,腿都在一直发抖。

“卧槽!是什么展开?”璇和身边俩青年都看呆了,陈琛不是亿万富翁公子哥吗?在地方谁敢惹他?更何况是两句话把陈琛差点吓尿了情况。

璇看缪星奕在宿舍时候还好好啊,怎么化身杀伐果断霸道总裁了?说话间都带着上位者气势,不过霸道总裁长得并不帅,甚至还点可爱……

现在不是什么缪大少爷了,带着快点滚出去,看着碍眼,打游戏还能被们烦,真是晦气。”缪星奕扯着陈琛领子把他甩一边去,整还在地上滚了两圈,校服都被脏水浸透了,璇看着直呼过瘾。

两名青年也慌了,赶紧连滚带爬地去把陈琛扶了起来。

“狗腿子做种地步,也是没谁了。”缪星奕哼了一声,走璇面前,又变回了那畜无害小胖子。“璇,做得不错吧!”

靠,现在是不是要叫缪大少爷?喂喂喂,想干什么……”璇往背后缩了缩,缪星奕前后巨大差异他还没缓过来,家伙是双重格吗?怎么像是变了

是缪星奕呀,还能是谁。”缪星奕朝璇伸出一只手,“陈琛那混蛋也看他不顺眼很久了,刚好教训一下他。”

璇借力从地上爬起来,还是满脸疑惑,“可……可是陈琛不是来头很大吗?么不给他面子?又是什么……”

璇发现自己好像误入了一高端士才能混圈子里,但他自己却是花几十块钱都要精打细算穷光蛋。

“没什么,是陈琛他老爸跟着老爸做事而已,他还不敢在面前摆脸色。”缪星奕耸耸肩,像是说了一件无关紧要事情。“回宿舍再说吧,看看裤子,湿成什么样了都。”

“呃……歧义。”璇捂着湿漉漉裤子回宿舍厕所,虽然停水了,但他换条裤子还是没问题,缪星奕在外面阳台等着,两只隔了一扇空心塑料门。

怎么知道被他们堵住了?记得当时在玩游戏吧?”

是巧合啦,巧合!而且游戏刚好输了,觉得点烦出来逛了逛。”缪星奕拿着小花洒给阳台摆着多肉植物浇水。

少爷怎么没去读那些什么贵族学校,成天中学虽然是所私立,但距离真正贵族高中还是不小差距吧,看宿舍连空调都没……”璇边穿裤子边问。

缪星奕一壶水浇完,把花洒一丢,“不知道要融入社会吗?古代天子尚要考察民情,整天和上位圈那帮混早都腻了好不好,今天是公子明天又是那家小姐,数来数去都是那几张熟面孔,还不如来种学校意思,能见识各种各样。”

也行吗?怎么觉得解释很牵强。那知不知道为什么陈琛要来种骨子里都是优越应该一口一杂修才对,难道不怕被下等生命风气带坏了?”

对他了解太少了,他那是纯粹喜欢装逼好嘛,举几例子懂了。”缪星奕搬了条小凳子坐在门边,脚翘了阳台栏杆上。“知道陈琛座驾吗?”

怎么会知道,家伙了解只局限于他很钱好吗?”璇没好气地说。

“是一辆法拉利458,四百多万裸车价,上路应该要五百万吧。”

“卧槽?们驾照么快考了吗?还没成年诶。”

“重要是车!不是驾照!”缪星奕拍着门强调。

“哦好……不过他爸不是十几亿身家吗,开价位车不是很正常吗?”

去年九月满十八岁,花了一月拿驾照,现在出门习惯开宝马x6,也一百万吧。”

“也……生活吗?”璇听词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他辈子都没见过一百万好吗?他见过最多钱还在他背包里呢,萧煊给十万现金。

注意点好奇怪诶大哥。”缪星奕觉得自己和璇沟通点困难,璇总是抓不住对话重点,注意力会被一些无关紧要东西吸引过去。

“那该注意什么地方呢?”

“算了,直接和说结论好了。”缪星奕摸了摸脸颊,他忽然觉得点欠扁……应该说大部分都会觉得吧。“陈琛他爸是十几亿不假,但以为十几亿直接在银行卡里想用用吗?几乎都花在各种投资和股份上了,真正能随时随地取出来流动资金估计也是一两千万,陈琛直接花五百万买了辆车是什么概念懂了吧?他开车来学校只是为了装逼罢了。”

“而且每周住校五天,他也周末能把车开出去一会,顺便一说,因为辆车爬上陈琛床可不少。”

“高中上床,也太……”璇心头一惊,他虽然自觉阅片无数,但放现实里却想都没想过,他以为最少也是要大学了才可能做吧。

“陈琛座右铭是‘高中没能破-处生不完整’,觉得呢?”

圈子也太乱了吧……恕贫民无法理解。”璇只和缪星奕聊了短短几分钟,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知道了很多从来没听说过知识。

“没事,少了解点也挺好,反正脑子以后还要装其他知识……”缪星奕自嘀咕着。

说什么呢?”璇推开门走出来。

“没,赶紧去把行李箱东西拿出来吧,。”缪星奕突然殷勤了起来。

是不是想乱翻东西……”

“怎么会呢?要是乱翻了中午请吃饭!”

好像对来说根本不是什么惩罚吧?”

“被发现了!不愧是璇!午饭请了,把行李箱交出来吧!”

“滚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下午,1:40。

璇和缪星奕并肩来了班上,璇昨天上一下午课,其中一大半时间还在睡觉,班上同学除了陈琛基本都不认识,当然也不会知道缪星奕和他居然是一

缪星奕位置比较靠前排,两班上之后分开了,璇在路过隔壁桌子时候发现桌面上又多了一张便签,几乎是想也不想,他直接把便签扯下来装进了口袋,澈究竟想干什么他也不知道,反正昨天那两张便签效果他是见了,简直是未卜先知嘛,具体怎么做璇不在意,反正世界上奇怪事情多了去了。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璇倒是挺想见见,他还很多疑问在通话里没解答。

璇,来了~”略显肉麻声音从耳畔传来,只见缪星奕抱着课本站在他身边。

干嘛?”璇很警觉地问,他不祥预感。

“下午第一节又不是老班课,语文老师是意思,他才不会管坐什么地方呢。”缪星奕一屁股在璇身边坐下,把语文课本翻某一页展开,再用夹子固定住,看起来轻车熟路样子,估计以前没少干种事。

自己没同桌吗?咋不和他培养感情去?学校想巴结学生都要排成队了吧?”璇白了缪星奕一眼。

现在也是在扯虎皮拉大旗,身上一分钱没,而且自己瞧瞧,同桌是闷瓜,一点意思都没,整天知道读书读书读书……”缪星奕一张脸皱和苦瓜似

璇顺着缪星奕目光看了那戴眼镜男生,现在正抱着语文书摇头晃脑地也不知道在背些什么。

真惨,各种意义上。”璇当即表示理解,确实,种同桌不如自己一呆着,还安静没烦。

“对吧……璇,看看看!!那里那里!”缪星奕忽然瞪圆了眼睛,对璇猛打着手势。

“又怎么了,怎么整天大惊小……”璇话说一半卡在了喉咙里,他是确实被惊艳了。

是一很漂亮女生,和夏颜茜不好说究竟谁更胜一筹,毕竟并不是一类型。她海藻般长卷发下透出白皙肌肤,双眸间灵动与妩媚并存,微动红唇勾心魄,校服外套内罩着一件白得近乎透明绸缎衣裙,阳光在上面勾勒出优雅弧线,像是天使翅膀,圣洁而不显得丝毫暴露。但璇猜想具身体里绝对住着一只妖精,能把男骨头都吞下去那种……

“漂亮吧?她叫张曼嘉,可是整成天中学都排上号美女哦。”缪星奕戳了发呆璇一下,后者才堪堪回过神来。

“说不漂亮那是假说昨天怎么没注意班上么好看女孩子呢?”璇狠狠地点头。

“因为昨天满眼睛都是另一女孩子,当然看不上其他了……”缪星奕一撇嘴,吐槽道。

“……”璇听话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气氛一时间尴尬了起来。

璇,觉得她怎么样?张曼嘉。”缪星奕趴在桌上,眼神一直朝张曼嘉方向瞟。

“什么怎么样?还轮得评价吗?和什么关系?”

“当然是把她弄手啊!别看她整天一副妖艳风骚样子,但家伙可一直都是单身哦,据她亲口所说对另一半要求很简单,只要帅行,觉得挺帅。”缪星奕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她老爸也是小老板,家境还算殷实,开学那天可是坐着奔驰S级来学校,真是羡慕死了,要是能入赘她家好像也很不错。”

怎么好意思说家?”璇很想一拳打爆缪星奕脑袋瓜,不过转念一想种大少爷光一指甲盖应该都比他整都要金贵,瞬间打消了念头,没办法,穷啊!“不过很赞同一句话,也觉得自己幅皮囊长得还行。”

“咳咳,说认真。”缪星奕咳了两声,连忙把话题给扯回来,“璇,知道夏颜茜走了很难过,不过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至少也得多换几棵树试试,不觉得张曼嘉是一棵很好树吗?”

不提夏颜茜会死吗?”

“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嘛,谁让和夏颜茜昨天呃……一定会注意别用那种眼神看……”缪星奕在璇能吃目光下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比了OK。

没兴趣。”璇忽然想起昨晚看那一幕,些颓然地摇头。

“不喜欢张曼嘉是吧……那换一们班可是三大美女哦,不喜欢妩媚型,那咱们换清纯呗!来,咱班班长,郑雪纯,如其名,和白雪一样清纯!不过她是乖乖女,应该不会谈恋爱……但凡事无绝对,只要努力,还是机会!”

“不要,滚……”璇又是一口回绝。

“啧啧啧,位客,您口味还真是独特呢,是要使出最后必杀技了吗?反正们还最后一位美女……哦对不起,忘记那位美女前些天给星探挖走当明星去了。那没了,们班最出色女孩子居然都不感兴趣。”缪星奕无奈叹气,最终得出一结论:“是不是那方面问题啊?”

璇刚要发作,班主任李文彬老师和语文老师并肩走进了教室。

“他妈老班怎么来了……下午又不是他课,先走一步。”

缪星奕浑身一激灵,赶紧抱着课本窜回了自己位置上。

语文老师是戴眼镜小老头,把课本往讲台上一放转身去开电脑了。

“看样子还是语文课,那班主任来干什么……”璇隐隐猜了什么,估计李文彬是来宣布些事情

伴随班主任出现,学生们停止了窃窃私语,几乎在几秒钟之内安静了下来。

“同学们,今天下午大家庭又将迎来两位新成员,大家掌声欢迎!”李文彬大声宣布着爆炸般消息。

“什么?!种时候还转来?居然还是两?玩呢吧?”璇感觉分明是在扯淡啊!离高考剩一月时间了,种时候转学奇葩璇一已经非常不可思议了好吗?结果隔天又冒出来两病吗?明天是不是还要来三

在掌声停下之后,教室门口出现了一道小巧身影,应该只一米五多一米六身高,短发扎成马尾,身上穿着宽松黑色T恤衫,搭配则是牛仔热裤,露出笔直圆润美腿,看起来青春活力样子,不过在角度看不太清楚是了……

叫林烟,很高兴认识大家。”少女站在讲台旁朝所深鞠躬。“什么好自介绍认为在相处中慢慢了解应该更好。”

小狐狸精……”感受男生目光齐刷刷在林烟身上游荡后,张曼嘉立马给林烟打上了狐狸精标签。

“谁是狐狸精还说不定呢……”缪星奕靠在椅子上自言自语,两间位置隔得不远,他显然是听了张曼嘉话。

“缪星奕……”张曼嘉听话肺都要气炸了,但她还不敢大声爆粗,因为李文彬在上面看着。

缪星奕想着今天真得好好感谢下李文彬,不然璇和张曼嘉非得把他骂死不可。

璇注意缪星奕一直扭头对他挤眉弄眼,估计是想问璇喜不喜欢林烟吧……璇已经猜出来了。

璇对种类型女生确实没什么抵抗力,但也不代表自己一定要喜欢家,而且单着不也挺好吗?至少能去奢望下一,毕竟下一永远是最好

李文彬给林烟圆了下场之后让她自己找位置坐了,不过前排只陈琛没同桌……林烟一路往后排走,直接无视了陈琛。

陈琛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缪星奕看他样子整都快笑桌子底下去了。“哈哈哈哈陈琛小兔崽子也今天!”

“请问可以坐旁边吗?”林烟站在璇身边,朝他眨了眨眼睛。

陈琛整都快石化了,不是当面抽他脸吗?他甚至能感觉同学看他目光都变了,一班风云物之首地位岌岌可危。

高三一班公认四位风云物,排名第一是陈琛,至于上榜原因,钱啊!是爷,愿意跟他混是,说不定陈琛心情一好,鲜红钞票跟废纸一样往外扔。

而剩下三位缪星奕过,是靠颜值上榜三大美女。

缪星奕则自诩第五大风云物,并声称“四大风云是常识”。

缪星奕则默默对璇竖了大拇指。

“那,左边不是空位吗?”璇指指靠最里面那张空桌子,说了一句让缪星奕抓狂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笨蛋吗?世界上怎么会蠢货啊?送上门美女,不要要啊!!!”下轮缪星奕石化了。

其实璇现在脑子是白

“什么?最近走桃花运了吗?怎么身边女孩子突然多了起来,居然还女孩子主动要和同桌?啥情况啊,要是直接同意了会不会被觉得是贪图家美色?那还是先拒绝一下好了……”

于是神奇脑回路下达了拒绝指令。

不喜欢那位置,想要坐里。”林烟像是赌气一样直接坐在了璇身边,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种行为倒是挺符合她外貌,只小孩子才会么任性……

“行吧行吧随便……”璇把椅子往边上搬了一点,和女孩子靠太近会让他浑身不自在。

“不是说吗?”璇趴在桌子上嘀咕。

“他不是学生。”一旁林烟还在翻找着书包。

“什么?不是学生?那来们班干什么?”璇一下子直起身来。

“他来了,自己看吧。”林烟把语文书放在桌子上,并没抬头。

第一发出惊呼声是张曼嘉,她攥紧了双手,眼睛里全都是星星,完全是花痴样。

“各位同学好,会在大概两周时间里担任助教,们可以叫霖老师,什么问题不明白都可以问。”

霖今天穿着成天中学定制西装,而且时间整理形象了,于是看起来整都精神了不少,他五官本来精致女孩,要不是整天干盗窃抢劫之类勾当,他应该早被一些剧组请去演偶像剧男主角了。

萧煊也很帅,但更阳刚之气一些,棱角分明,比较man那种。而霖则比较阴柔,也是所谓“很漂亮”,也觉得是娘炮,但没办法,霖生下来样,他又没故意整形,种比较偏韩风脸还是很多女生喜欢,比如张曼嘉,现在差尖叫出来了。

“现在当老师也得要看颜值吗?看样子行业竞争也很惨烈……”璇看着霖那张漂亮都嫉妒脸,感叹道。

“大家什么想要问也可以现在提出来,霖老师会为大家解答,他可是在帕洛大学高材生,教教高中知识根本不在话下。”李文彬拍着霖肩膀,总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不少。

“请问霖老师,今年多大了!女朋友吗?”听李文彬说可以问问题,张曼嘉第一举起手,毫不避讳地问了出来。

李文彬瞪了张曼嘉一眼,刚想出声呵斥,但霖伸出手拦住了他。“没事,李老师您应该还其他事情吧,里交给和赖老师好。”

“好吧……们班刺头学生挺多,霖老师自己多注意点,别被他们带偏了。”李文彬点点头,但还是几分担忧。

李文彬走后,全班上下都舒了一口气,教语文赖老师一直没什么威信,他自己现在都坐在椅子上看着报纸,一副课堂与无关样子,只等霖结束后再开始讲课。

“好了各位,先回答位女同学问题。”霖看着张曼嘉微笑了一下,后者立马和丢了魂一样,整扭成一条蛆。

今年20岁,不比们大多少,是帕洛大学大二年级学生,不过目前在休学状态,并没恋爱经历。”

霖短短一席话居然让全班大半女生沸腾了起来,而对此毫无反应也只郑雪纯和林烟两了。

璇心中感叹是帅哥魅力吗,和他种只算清秀差距也忒大了点。

“霖老师晚上空吗?”

“对啊对啊,要不要考虑聚一次餐?”

赞成,当霖老师和林烟同学欢迎仪式了。”

女生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种时候想了……”林烟愤愤地说,那群女生根本是用她当借口邀请霖,她前面还感受了很多充满敌意目光。

璇看她气鼓鼓样子,想试着安慰一下她,“别在意嘛,家帅是事实……看男生们注意力不也在身上吗?”

“但那不包括看得很清楚,眼神处飘,像是刻意躲着一样。”

只是懒得看……”璇又躺了桌上,一下午犯困毛病真是改不了了,美女同桌什么用,他只会觉得尴尬,为了避免尴尬产生,少接触点是更好选择。

其实主要还是怕被视为男性公敌……时候天上地下怕是都没容身之所了。

“好啊家伙叫什么?”林烟看着把头扭向另一边璇,气得直跺脚。

“自己看呗。”璇把语文书推了林烟面前,上面七歪八扭地写着璇两字。

些事情等课程结束后再谈如何?今天晚上应该没什么安排。”霖简单作了回应之后走下讲台,璇左侧那张空桌子坐下,两中间只隔着一条过道。

璇为了看不林烟,于是脑袋刚好朝着霖边,两对视一眼。

璇注意虹膜是偏绿色,看起来很特别,亚洲种颜色虹膜。

“怎么种熟悉感觉,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璇心中没来由地想。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