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夜探红楼

小说:东海诀歌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许瑗 字数:2639

,侍女已经准备好早膳,两人坐下,慕自顾吃早膳。

“你会平时就这么人吃饭吧?”景瑞可怜兮兮地表情看

“是。”慕回道。

“也太可怜,我觉得你也,是时候让你的父皇给你选门亲事。”景瑞脸认真的说道。

“……”

“你该会是喜欢女人吧,难道你还龙阳之癖。”景瑞侧开身子远离

眼,匆匆用完早膳,便叫上征尘回书房,只留下景瑞人在后面喊

“到底要要带我去皇陵啊?喂……喂……”

书房内。

“上次让你查的事情可眉目?”慕问征尘。

“属下派人日夜跟二殿下,府中也安插密探,二殿下今日只在皇陵和王府之间往,从未去过处。”征尘说道,“地方比较奇怪,二王府内红楼,直以都是荒废的,可是最近段时间,这红楼被重整修整番,还二殿下最近采办的东西里,竟然多很多毒的药材和毒虫毒蛇,这些东西运进王府就知所踪,密探都查到。”

眉背手望窗外,思忖半晌。

“说奇怪,近日二殿下选些年轻美貌的女子进府,”征尘突然想起,“二殿下向近女色之人,要这些美女何用。”

“加派人手,继续盯。红楼里面的秘密,我们应该亲自去打探。”慕面色逐渐阴沉下双异瞳看上去格外凶狠。

西楚,天机楼。

东歌站在窗前,把玩块五彩石,这是她在归墟坍塌之时,由于过分慌张,随手抓住的块石头,没想到竟带,她把石头放在太阳下,闪五彩的光。

她突然发现这块石头里东西,小小的墨绿色的东西,看上去像某种植物的果实。

“你的命也真够大的,看样子在这海底的时间比我短,还好你被融进这五彩石,然早就化作海底的污泥。”东歌对石头说道。

“看什么呢?”白泽出现在身后。

东歌转身迅速将手藏到身后。

“你回,这几天去何处?”东歌随口问道。

“我去看朋友。”白泽说道。

“你在这凡间还朋友?”东歌嘲笑道。

“我感觉这屋里藏人。”白泽鼻子嗅嗅,“是女人。”

“哼。”东歌冷哼声。

“唉……劫数已到,好自为之。”白泽说边际的话便离开

永嘉城。

子时刚过,灯火通明的红楼早已陷入黑暗,两黑影略过墙头,闪进二王府,直奔红楼而去,两人轻功得。

红楼共四层,除层,上面三层每层房间,共30多房间,还算是否地下室、暗室之类的。

两人进入红楼,里面漆黑片,根本无法探明方向,更用说要搜什么东西,突然从角落传微微的动静,两人顿时警觉起

突然角落里人形的火球突然出现,把周围照的亮如白昼,这火球迈优雅的步子向们靠近,此刻们却怎么也动,等火球走近,才看清火焰中隐隐约约是女人的脸,长相俊美无比,眼睛里却露出杀气,身上捆铁链,铁链穿过她的两侧锁骨下缘,穿透她的身体。

热,非常热,火球走近两人,右手挥,两人的黑色遮面巾便瞬间化作灰烬落在地上消失见,慕俊美的脸露

热的让人难受,慕体内顿觉两股真气失控,仿佛要挣脱自己的身体,额上冒出冷汗,几乎站立住。

“殿下。”征尘赶紧过扶住,“你怎么,殿下?”

“原是老朋友。”那火球般的女人说道,声音空灵,犹如自另世界,太真实。

女人身上的火渐渐消失,周边的灯亮,她盯异瞳的眼睛,笑道:“原桃花眼,难怪我闻到两熟人的气息,雪神这老家伙,给自己造**烦出。”

听的云里雾里,听到雪神抬头看看她。

“你认识六公子。”

“六公子?哈哈哈,这老家伙可真能装。”女人笑道。

“那你认识白泽吗?”慕问道。

听到这名字,女子止住笑,脸上露出悲伤的情绪:“你见过?”。

“你是阿献?”慕心里已经确定她的身份。

在哪里?”女子问道。

直在找你,你出什么事感受到你的存在?”慕问道。

“我的元灵被封印。”女子说两步,铁链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在这黑暗里格外刺耳。

“你怎么会在这二王府,慕竑想用你做什么?你需要我怎么帮你吗?”慕问道。

“现在的你帮我。”她说掀开自己的衣袖,两只胳臂布满刀痕。

“这是……?”慕看的触目惊心,新旧疤痕层层叠叠,还新的伤口外翻

走到墙角栓铁链的位置,挥起勼浅砍下去,铁链丝毫未动,平日里削铁如泥的勼浅都砍动这铁链。

“被白费功夫,这是千年玄铁所制,上面盘古之血,还封印加持,这世上没人开得。”阿献说道。

“你的元灵是怎么被封印的,慕竑区区凡人,怎么能做到这些。”慕疑惑道。

是慕,你的二哥慕竑已经死在那片夺命森林里。”阿献说道。

“那是谁?”慕惊道。

这时门外阵响动。

,你们先躲到里面去。”阿献手挥,面墙打开,里面传出群女孩子的哭声,阿献把俩塞进最里面,随手从外面抓女孩子出,石墙缓缓合上。

和征尘窝在墙角,外面层抱头瑟瑟发抖的年轻女子,她们张嘴叫都被拔舌头。

外面传女孩子凄厉的哭声,里面的女孩子们也开始哭。

“好吃吗?多吃点,这样我可以取你更多的血,哈哈哈哈。”外面传竑的声音。

这些女孩子竟然是阿献的食物,慕胃里阵恶心,外面的女孩子很快便没声响。接是阿献凄惨的叫声传,慕清楚外面发生什么,闭上眼睛,心里阵难受。

很快外面没声响,石墙开条缝,慕和征尘钻出,眼前的幕令两人阵作呕,女孩子死瞑目的尸体,眼睛瞪得大大的,脖子已经被撕咬的血肉模糊,阿献靠墙坐,胸前浸大片红色的血,这是她刚才撕咬猎物时留下的,她的胳膊上又多条伤疤,她脸色苍白的靠在墙上,双手垂在地上,没丝力气。

“快……走……”阿献艰难吐出两字,两人悄悄离开红楼,出王府。

广泽王府。

换下夜行衣,征尘也早已换平日的穿盆水端进,慕把脸,看水盆里晃动的自己的脸,种无力感顿时布满全身,许久,起身,眼神变得犀利,握紧的拳头由于用力些发白。

是慕竑的话,到底是谁,这永嘉城什么目的?” 慕疑惑解,疑问没解决又只是想查明母亲的真正死因而已,为何如今竟牵扯到千里之外百濮,万里之外的九菌。

“……”征尘见过大场面的人也免对今晚的所见惊若惘闻。

“仇庸的尸体眉目吗?”慕问道。

“没,已经翻遍这永嘉城,还是找到”征尘说道,”就差地方没搜。”

“哪里?”慕抬头问道。

“皇宫。”征尘说道。

顿悟,是啊,怎么没想到呢,可是怎么才能想办法进皇宫查看番呢。

人或许可以助殿下臂之力。”征尘说道。

“谁?”慕问道。

“六公子。”征尘说出让慕大失所望的名字。

疯疯癫癫的散仙,现在又知去何处,要帮忙,简直……”慕知道该怎么形好。

“阿嚏。”六公子正在北溟自己没门的家里打坐,突觉人在骂,“这天还没亮,谁娘的小兔崽子说梦话也骂我,我招谁惹谁。”

“先回去休息吧,什么事天亮再说。”慕懒腰,这夜折腾的够呛,便和衣而卧。

征尘退出门外也找地方去稍稍打盹儿。

天刚亮,景瑞的叫声便由远及近,慕刚睡得正香,被这突如其的叫声惊醒,打哈欠,揉揉睁开的眼睛,场烦躁的翻身继续睡。

“起。”景瑞阵急促的敲门声。

过,翻身下床,抽出勼浅夺门而出,景瑞反应也快,连后空翻轻松躲过,慕没站定又连出几招,景瑞见势汹汹应付几下,慕海底捞月便把剑驾到景瑞脖子上。

“扰人清梦者,杀之。”慕眼睛瞪景瑞。

“清梦?我看是春梦吧。”景瑞拍开的剑,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