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长箭书信斥阴谋

小说:锋之所向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晚渡 字数:4924

看着后面紧跟而来的由光贵带领的一干马,言邱面露讥讽:“还敢跟着,一会儿见军看他们还敢敢造次!”

李超心情则没有言邱那般快意,而是直视前方一脸凝重的问:“过这片房区就是定疆门,为何如此安静?”

项誉一路上都担心躺担架上的老军,怕其受得这样的颠簸,直至听到李超这声发问,才想起应援的事情,顿时也是心感妥。思忖着若那姓叶的真是包藏祸心,见己方开始着手掌控兵权,很有可能狗急跳墙,若是前自家三叔嘱来援正是面临一场恶战,此刻临近门却安静至斯,情况还真是有些妙啊。

“会否我家三叔前并未与叶奎发生冲突?”

言邱闻言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二因何担心,脸色也立刻阴沉下来,对着二:“既然是咱们营里的传令官来报信,想必军应该是和仲平他们的部队汇合一处,那姓叶的应该奈何他们。”话虽如此,但就连言邱自己都觉得这番言语没有什么服力,于是几又重归沉默。

一个转弯,定疆门终于出现视野内。入眼处,一排排尖锐的拒马障与厚重的盾牌连成一线,其后有持矛以待、又或横刀而立,摆出一副生勿近的防守的姿态;再往门里面瞧去则是另一番情形,伤者与亡者甚众,有穿行其间进行着救治,亦有些搬运尸体与物资,全是一副大战后收拾残局的情形;上寥寥火光映出点点寒芒,叫即便能看清具体情形,也知该是有众多士正弯弓搭箭向着下直指而来。

“什么,立即止步!”一位小向着迎面而来的项誉一众高声示警。

“停!”李超连忙挥手队伍停下来,然后高声应:“春武营神羽队主尉李超,奉浮航命前来应援!”

听闻这声答复,盾阵突然间开出一条口子,前喊话的那位小策马而出,向着众急奔而来。

视力较好的李超率先认出的身份,心下稍安,立刻向着对方挥挥手,高呼一声:“胡广!”

策马来至近前,看着项誉一众也是顿敢欣慰的:“真的是李尉,你们怎么才来啊,害得我们担心的要死!”

“这个有些复杂迟些再,你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军现何处,是否安好?”李超用手指向明显刚刚经过一场激战的门下方,一口气问出心中的众多疑惑。

必担心,军无恙,现应该已经是防营接管兵权。”然后一挑拇指向着背后点几下:“至于这儿是怎么回事……三言两语也清,你们还是随我去见种尉吧,让他与你们细。”

一听浮航无恙,心中大石终于放下来,连忙带着队伍向着门楼处靠近。就这一千军士刚刚没入防守阵营时,身后的巷中马蹄声再起,黄贵终于带领着那一队马赶过来。

胡广本是出自春武营,自然知晓春武营的建制与数,根本会误会这伙尾随而至的两三千马是“自己”。于是看向李超,一脸疑惑的问:“先前墙上就观察到你们后面还有伙,这是……?”

李超用回头也知是怎么回是,对其冷冷:“就是那个调入咱们春武营的家伙,一路尾随至此,多半是没安什么好心。”

这一路上被像吊死鬼一样跟着,却急于应命支援能反身相搏,项誉一伙早已积怨至深。此时队伍已经按令抵达,又确认浮航并无危险,彻底没后顾忧,言邱脸上露出一抹残酷的笑容,对着李超:“你带着誉哥儿先去见老种,让我和胡广去教教这个姓黄的小子怎么做!”

李超却是一手拉住想要反身离开的言邱,对其摇摇头:“诶,,情况尚明朗,切莫把事情搞大!”

言邱挣几下却是没能挣开,刚摆出一副愤愤的表情,却还未等其开口,只听那名叫做胡广的小对着身旁的士吼一声:“警戒!”然后对着黄贵那方高声喝:“来军止步,禁止靠近!”

看着前方剑拔弩张的的情形,黄贵一脸疑惑,连忙挥手示意队伍停下来。

黄贵身旁一轻声问:“这些是哪来的,我们的呢?”

门好像被他们接管!”

用他出言提醒,黄贵自然也看得出来,眼前这队看守门的马并非几日前叶奎安排南军士。看着明显是刚刚经历一场大战的场景,黄贵顿感妙,心中暗自想着:莫是叶帅和原守军发生冲突,然后被强力镇压。带着众多疑虑,黄贵翻身下马,双手摊开以示毫无恶意,然后缓慢的向着门走去,一边走着一边高声:“我乃春武营代管黄贵,想要……”

话刚一半,只见一寒光破风而至,直奔黄贵袭来。黄贵脸色大变闪身急退,一个纵跃退回方才下马的位置,几乎同一时间,一支羽箭伴随着轻微的嗡鸣声,直直的镶入厚重的黄土中。黄贵双眼微眯,看着距离自己足五尺的地面,支箭羽入土三寸有余,想着方才若是再向前多迈上一步,还真未必躲得掉,免有些后怕。

只听上有高声喝:“奉浮航令,定疆门已由我春武营全权接管,除我营士外,一切闲杂得靠近门半步,违令者,杀!”

顿时士均是一声怒吼,壮若擂鼓。

看着脚前的那只羽箭,黄贵再次抬头看向对面问:“敢问,原来镇守门的兄弟们哪去?”

“哼!这事去问你家主子好,赶紧带着你的离开,休要此逗留,尔等若再敢靠前,莫怪我箭下无情!”

“启弓!”

上顿时又泛起点点寒光,看得下的黄贵好一阵心惊,几度内心挣扎,最终狠狠一句“我们走!”豁的转身,带着一脸茫然的属下向着前的那个巷退去。

“你那箭为什么要手下留情,直接射爆那个狗东西的脑袋才好!”看着手握长弓、从上快步走下来的种仲平,言邱一脸愤恨地

种仲平一边走来一边坏笑着:“军只授我处理门防事宜权,可没示意我可以这般行事,我这一招虚张声势吓退他们就好,哪好真的动手杀。”看着项誉身上多处包扎的伤口,种仲平先是一愣,随即剑眉一挑有些愤怒的问:“黄贵这个狗东西竟如此大胆,见到武令还真敢与你们起冲突?”

“起冲突?你他娘还真会捡轻巧的,林老被那小子阴的就剩半条命!”言邱看着刚刚来到近处的种仲平,颇有怨气的

“什么!”见言邱一脸愤恨毫开玩笑,种仲平脸色也立刻阴沉下来:“林老哪?”

“快把老军抬过来!”

只见言邱身后的群立分,几连忙向着那处瞧去,两名气喘吁吁的兵卒抬着一副简陋的担架从中小跑而出,仍是昏迷醒老军抬到身前。老军脸上毫无血色苍白若纸,再似往日那般威风凛凛。看着的老胸前露出的那一小节箭杆,种仲平心中一沉,一手指向楼对着两名兵卒厉声:“快把老军抬进门楼去!”

敢怠慢,忙依言抬着林老军冲进门楼的中的一间小室中。因为空间所限,且救治过程宜受打扰,项誉一众被阻室外,种仲平就趁着这段时间,自他离营求援至此时发生的所有事情进行简单的描述。

原来,当种仲平与那名刘姓尉官刚刚出营多时,便发现有一伙儿鬼鬼祟祟潜伏暗处。两心感妥,认为极有可能是叶奎耍弄什么阴谋,于是决定立刻分头行事,由种仲平召集距离最近的那队马,率先去接应浮航,而刘姓尉官则负责召唤散落其它地方的部众,最后再青园与汇合。

种仲平的动作可谓快,就其刚刚与浮航汇合久,叶奎便带领数百南军士赶到青园。据叶奎所中有作乱行刺监军,虽已被就地处决,但仍难保内没有余孽潜伏,于是其担心浮航一行的安危,便亲自带领手下前来护卫。过任他如何伪装友善,种仲平仍是一口认定他此行定然没安什么好心。就浮航与叶奎两好一番的虚与委蛇时,望疆门与定疆门近乎同时传来的敌袭战报,于是二各自带领双方马分别前往望疆门与定疆门支援。

浮航带赶到定疆门时,原门守军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刘姓尉官带着千多强撑场面。浮航见状当机立断,采用计伤亡的打法快速控制住门,的主力部队阻断外,然后经过一番浴血厮杀,终于完全掌控住局势,这才彻底的消灭攻入内的所有敌

你一言我一语相互阐述各自经历时,一名军医一脸疲惫地从室内走出来,项誉率先反应过来,急忙冲到军医的身前问:“敢问大夫,林老军他情况如何!”

军医看着一脸焦急的项誉轻叹一声,随即摇:“这箭伤位置太坏,有些凶险,老军如今昏迷醒又这般虚弱,贸然拔箭,怕是会一口气上来,就这么……”

一路上都担心老军安慰的项誉,此刻听到军医这番话语,情绪再也无法控制,忽地一巴掌扇自己的脸色,双眼通红有些哽咽的:“都怪我,若是当时我能小意些,老军何至于受此重伤!”

军医急忙抓住项誉的手腕,连声宽慰:“小兄弟先莫要激动,老军并非无药可救!”

项誉顾得擦拭脸颊上的泪水,急忙向后退一步,对着这位军医躬身一礼极为郑重的:“还请大夫您尽全力搭救老军性命!”

见少年突然行此大礼军医免有些慌乱,急忙伸手去扶并佯装微怒的:“诶,这是做甚,且我等敬重老军,救死扶伤本就是医者职,又岂有尽全力的理,你这少年莫要如此轻视老夫才是。”

作为中的老,这名军医自然知晓林老军没有子女,近些年来倒是与中一群穷苦家的孩子相处颇为亲厚,更是把其中几个孤儿视若子侄一般。军医曾见过项誉,虽看他长相颇为俊秀,却是蓬头垢面、衣着褴褛,配合一身的血渍与泥垢,活似个小乞儿一般,军医也只当他是那群孩子中的一个罢。见其哀伤至斯,心中亦是一阵忍,对着项誉再次开口劝:“待我先调配些药剂,帮老军恢复些气血,并助他苏醒,届时林老有气力,又有所准备,想来是可以挺过去的!”

一旁的李超与种仲平见项誉声泪俱下,也是连忙开口劝

“对对对,誉哥儿你先莫慌,林老他肯定还有救。”

“林老他这些年大小战役经历无数,比这严重的伤知受多少,这次定会有事的!”

你一言我一语劝慰着这个未曾见惯生死的少年郎,反倒是性格耿直、一向粗犷惯的言邱该如何言语,如同木桩一般站旁边,几番的欲语又止反倒显得有些扭捏。

军医以配制药剂为由就此退去,项誉的安慰下终于控制住激动的情绪,随着种仲平的引领下一同来到门楼的外墙侧。

前那个方向三里外尤见火光,敌该是顺着那边撤走的。”

顺着种仲平手指指向的方向望去,却只能看见远处一片黑蒙蒙的夜幕再无其它,李超思忖片刻问:“沙伏丘?”

种仲平略一点头轻声应:“也只有那里才能藏得这么一支队伍。”

一旁的言邱有些解的问:“虽沙伏丘距这足十里,于轻骑而言过是一次全力冲锋的事情,可他们的攻器械怎能也这般来去如风?”

“他们该是纯靠马冲进来的!”言罢,种仲平又手指投向脚下门处。几依言向着下望去,只见一小队马正下清理战场。李、言二都是久经沙场的老,立刻领会种仲平的意思,于是各自眉头紧蹙,陷入沉思中。

项誉观察良久仍是一头雾水,于是有些狐疑的开口问:“门未破,面对如此高险的墙,只靠力,纵有绝世轻功也进来吧!”

李、言二依旧沉浸思索中,并未回答项誉的疑问,而是由种仲平向项誉解释起来。

时下情形紧张,谁也会再度来袭,加手有限,于是种仲平只派出少量手来搜救生息尚存的战友,并没有着手如清缴战马、整理物资又或是清理双方士尸体等事宜,所以外的战场的情形大抵没什么变化。

外敌尸体基本集中门这一片区域,敌撤退迅速且没有所留下任何辎重,下亦没有半点诸如撞车、落石、又或者云梯等攻器械的痕迹。凡此种种迹象表明,敌并没有运用任何攻手段,此次能够成功入内只能有一种原因——有开门迎敌!

听完种仲平的分析,项誉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难是姓叶引狼入室?他,他怎么敢?”

言邱冷哼一声:“打第一眼瞧见这厮就觉得是个好东西,未成想还是个敢通敌卖国的狗杂碎!”

一旁的李超却是依旧眉头紧锁,伸手抚弄自己稍有轻茬的下巴疑惑的:“这没理啊,若他真有通贼意,前那些日子就可以动手,偏偏等等军一行到此才开门迎敌?”

种仲平对着李超点点头应:“我与军亦是心有解,若他真有此意,敌军已然攻入门,他没理由隐忍到此时还发难啊。”

项誉今日已经历太多,乍一听二的分析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再无法凭自己做出判断,于是目光投向言邱。

“也许是他觉得时机成熟,又或者外的敌集结出差错,再或者他怕做的太明显手下的会倒戈?”连番猜测后,言邱自己都觉得解释的有些牵强,最终大手一挥:“管他是何原因,这些日子他又是抢夺兵权、又是控制门防的,要没有贼心,打死我也信,这等贼自当是越早收拾越好!”

李超却是以为然的轻轻诶一声,随即:“这事没那么简单,没搞清楚缘由前,我们能擅自行动,若是一个处理好,可是极有可能造成南军士哗变的!”

话音刚落,只听得下隐有骚乱声传来,几连忙移步来到靠近内那侧的墙边。几循声望去,只见正有几围绕着一条拒马障议论纷纷,周围的众士则是摆出一副防守态,场面看上去有些凝重。

项誉看着下情形有些好奇的问:“发生何事?”

也是看的一头雾水的看着下,知如何作答。只见木障前的一名军卒忽然离开原来的位置,向着门楼的石阶处跑来。那军卒健步如飞,多时就来到身前。只见军卒一手擎着一支长箭,另一手则握着一封信笺,对着面前的种仲平低声:“禀种尉,方才有以箭传书。”

种仲平伸手接过信笺,并没有急于启信查看,而是连忙对着兵卒问:“可有看清那长相?”

那兵卒摇摇头,伸手指向远处的一条街巷:“箭大概是来从那个方向射过来的,距离太远,方才并未有注意那个区域。”

言邱伸手推推种仲平,有些急可耐的旁催促:“快拆来看看!”

种仲平齐齐的注视下拆开信笺,然后平举到众面前,信笺微弱的火光下映出两排小字,看的项誉由得倒吸一口凉气。